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514章:方才那种武功,用了就容易饿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澳门永利总站?址澳门永利平台app下载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14章:方才那种武功,用了就容易饿?

    纪云霓却记吃不记打,在后又怒骂一句:“也就只有纪夏秋,才生的出你这种没教养的野种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连纪微都觉得自家娘亲是疯了。

    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,对方好不容易放过她们,她们为何还要争这一番口舌志气?

    有什么必要吗?

    这分明是说了就还要挨打啊。

    可纪云霓若是有沉稳之心,也就不是那个在族内四面威风的小公举了。

    纪云霓兀自说完,话音刚落,便亲眼看到对面的柳蔚没动,但容棱动了。

    只见容棱遥遥的举起手掌,接着不知做了什么,纪云霓突然身子一悬,就好像无形中有只手,将她举起一般,可对方明明没有靠近自己,但自己竟当真是被举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纪云霓吓得面无人色,柳蔚也惊讶的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这招,究竟是什么招?

    柳蔚曾经在跟不算师父的师父习武的时候,曾亲眼瞧见过师父站在原地,远远地,对着十米外的一根木桩一挥手,那根木桩竟像是被打一般,拦腰而断。

    当时柳蔚面上不显,但心中吃惊异常,只因这招数,似乎已超过武学,抵达了更深的,柳蔚根本不懂的那一层境界。

    师父当时说:“这招,名叫隔空擒物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那断口整齐的木桩,说道:“叫隔空杀人更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师父笑了一下,说:“你要是能练出来,叫隔空柳蔚都行。”

    柳蔚瞥了师父一眼,但自那日起,当真想过总有一日,要练此招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现在,柳蔚也未习得一招半式,而那师父,也早已生死不知,行踪不明。

    可眼下,却有人在柳蔚面前,用了此招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,垂在两侧的双手,不自禁的握住,指甲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纪云霓也同样惊讶,她的武功只是平平,在族里,因为父亲为族内长老的缘故,她从小就过得比其他人顺遂,苦练武功这种事,她不愿意,父亲又怜惜她早早没了娘,便一再纵容,也因此,她的武功,自以前到现在,也仅仅是够用罢了。

    纪云霓很少出岭州,只在岭州境内,武功是绝对够了。

    眼下遇到高手,且这位高手武功路数诡谲可怕,纪云霓一下子就慌了,而容棱没有给纪云霓后悔的机会,他手指一收,纪云霓只觉得喉咙被捏住,仿佛下一刻,就要咽气一般。

    纪微吓得上气不接下气,又故技重施,扑上来抱住容棱哭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纪微靠近容棱,容棱袖子一挥,一道袖风,就将纪微挥得老远,纪微囫囵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儿,灰头土脸的,却是当真近不得容棱的身。

    纪微急了,哭的更凄惨,这次,重新找回柳蔚,扑进柳蔚怀里就嚎啕大哭:“表姐,我们真的知道错了,你求求那个哥哥,不要杀我娘,不要杀我娘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,目光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而那边的纪云霓,已经难受得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眼看着容棱仿佛真的打算在衙门内杀人,柳蔚忙叫住他:“算了,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滞了一下,目光,幽幽的转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不在意的,不屑脏手,别弄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容棱停顿一下,过了许久,才收了手。

    容棱手指一松,纪云霓从半空落下来,匍匐在地上,全身是伤,奄奄一息,不住的咳嗽。

    纪微扑过去,努力的护住娘亲,回头,还不住的道谢:“多谢表姐,多谢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纪微知道,只有道歉,才能让这两人消气,也才能提醒娘亲,不要再乱说话,女儿都认错了,娘也认错吧,毕竟,没有什么比命重要了。

    纪云霓这次是真的怕了,果真一句话不敢说,容棱随意的捏了捏结实手腕,不再看这母女二人,转身,拉着柳蔚的手,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扯得很紧,又走得很快,走出衙门很久,才问:“怎的……这么急……”因为容棱武功好像比柳蔚想象的高,柳蔚言语间,不自觉就带了些自己都没发觉的敬畏。

    柳蔚没发觉,容棱却发觉了,他看了柳蔚一眼,说:“饿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脱口而问:“方才那种武功,用了就容易饿?”

    难怪以前师父经常背着她大吃大喝,却对她说,习武之人要修身养性,不能贪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看来是武功路数不同,注定了食谱也不同。

    柳蔚这么想着,容棱斜瞟了柳蔚一眼,竟然发现柳蔚不是在说笑,竟是当真这般认为,不觉好笑,嘴里也顺势接下:“嗯。”

    于是,这下换柳蔚急了。

    柳蔚反手抓住容棱,拽着他走,一边走一边问:“一会儿你想吃什么?红烧肉?蒸蹄膀?还是三鲜大锅?”

    刚吃过晚膳,其实只是想骗这女人吃点东西才说自己饿的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容棱和柳蔚离开后,纪微颤颤巍巍的扶着娘亲往内衙方向去,可走到内衙门口,却被两名衙役拦下。

    纪微说:“我们是来找季师爷的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两人也经常会来衙门,偶尔纪云霓会送些东西来给纪奉,这里的衙役,都算是认得她们了,可今日,却生生将她们拦下。

    两名看守衙役尽忠职守的道:“府衙后堂,闲人免进。”

    纪微皱着眉:“我们要见季师爷。”

    衙役冷面无情的重复:“府衙后堂,闲人免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季师爷出来,我娘受伤了,季师爷知道了,一定会立刻出来。”

    衙役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府衙后堂,闲人免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纪微气的手指头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可衙役就是这么软硬不吃,最后,眼看着娘亲气息越来越不好,纪微也拖不起,赶紧扶着娘亲去医馆,惟怕迟了,娘亲有个什么好歹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们离开后,一味摸样福气,笑逐颜开的大娘,端着两碗莲子羹过来。

    一瞧见大娘,两个方才还冷面无情的衙役,顿时笑得开怀:“大娘还没歇息吗?”

    盛大娘温笑着说:“知道你们俩值夜,给你们送些暖身子的吃食,大冬日的,别寒了身子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