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565章 要不,干脆把小妞过继给你弟吧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大乐透开奖结果西湖明珠频道回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65章 要不,干脆把小妞过继给你弟吧

    深夜的古庸府里,冷风呼啸,因着前两日才下了冬雨,所以这几日夜里,尤其的凉。

    容溯躺在床榻上,被子盖过脖子,耳畔,听着窗外风声吹拂。

    他双目紧闭,侧身枕着自己的手臂,在这安静又略显嘈杂的夜晚,进入梦乡……

    他睡得很浅,一丁点异样声音,便能惊醒,但所幸,今夜没什么大的动静,多睡睡,总能睡着。

    夜晚很长,就在容溯意识开始涣散,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入眠时,耳边,“哐当”一声轻响,将他那刚刚唤来的瞌睡,给惊走了。

    容溯蹙了蹙眉,下一秒,眼眸睁开。

    “哐……”那声细响,还未停止,且声音比刚才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容溯猛地坐起身子,眼睛直视窗口方向,目光偏深。

    “哐……”那声音还在继续,这次容溯看清楚了,是窗外,屋子的窗外,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窗栏。

    眉头紧皱,容溯下了地,手探到床底,摸了一把匕首,背在身后,走过去,站在窗前。

    今夜外面没有月光,周遭都是漆黑一片,容溯无法从窗户剪影,判断外面是有人,还是有老鼠,只得站在窗前,沉思判断。

    “哐哐……”这次,是两声接连。

    容溯眯了眯眼,手猛地一推,将窗户推开。

    呼啸的冬风扑面而来,夹杂着夜晚的寒凉露水,吹得容溯满脸湿气,他后退半步,以防外面有谁动手偷袭。

    但瞧着,外面好似并没有刺客,甚至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是风吹响了窗户,才发出哐哐声吗?

    容溯这般猜测着,又走近一些,想再次确定。

    可刚走一步,窗外,一颗脑袋,便从下而上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容溯下意识地后退半步,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在看清那颗人头的主人是谁后,容溯的表情变了。

    小妞双目紧闭,挣扎着从窗户底下的壁缝儿边,往窗子里头爬,小妞的动作很慢,也很迟钝,短手短脚的,仿佛一个不注意,下一秒便会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小妞第一次爬窗了,但小妞显然业务依旧不熟练,爬得战战兢兢的,最后,还是容溯伸手,将孩子小鸡似的提起来,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安全的重归地面,小妞谨慎的踩了踩地面,才直直的,熟门熟路的,往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塌边,小妞便脱了鞋,圆溜溜的滚进去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小妞一系列动作,心里,只想到了两点。

    一,不是说好的两日可以不管这孩子吗?

    二,不是说好的醒不过来吗?

    容溯很徘徊,现在是应该如平日一样,先将这不省心的小丫头哄睡着呢?还是现在就提着人,把小丫头扔回给那柳先生。

    毕竟,两日期限未到,那人与他有过协议,不可食言。

    而就在容溯纠结时,床榻上的小丫头,已经卷着被子,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容溯走过去,伸手推了推。

    小丫头没醒,睡得非常熟。

    容溯挑了挑眉,心说今日倒是乖觉,往日都要哄着,照料着,否则是吵死你也不会睡,今日自个儿就睡了,实在难得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容溯便没那么急着将人送走,而是也上床,如平日一般,睡在外头。

    小妞睡得很甜,容溯单手支着头,侧着身子看着小丫头的睡颜,想了想,大手握住小丫头藏在被子里的小手,探着小妞的脉门,摸了摸。

    脉象平稳,不像有病。

    莫非,是真的好了?

    容溯并不是大夫,但到底是习武之人,勉强也通药理,可也就是普通把脉可以,深一些也是探不动。

    就现下看来,小妞是没大碍了。

    倒是不知,那柳先生,果然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那有点本事的柳先生,正窝在某人温热的怀抱中,疲惫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日柳蔚高强度针灸数个小时,容棱也在衙门忙了一日,加上身上有伤,两人都累的不轻。

    但小妞醒来的动静,还是惊醒了两人。

    柳蔚支着下巴,迷迷糊糊的往窗外看,揉着太阳穴道:“小妞去你弟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应了一声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倒是没想到,这么快便醒了,看来,小妞虽说没有神智清醒,潜意识却已经恢复了,每晚睡觉都去找你弟,昏迷了竟然还未忘记,要不,干脆把小妞过继给你弟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睁开眸子,瞧了眼窗外,随口又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乐意了,在被子里踢他一下:“不准,小妞如此乖巧,我哪里舍得给人。”

    容棱吐了口气,转过头来,看着柳蔚,一言不发,只是眉头皱得很紧,仿佛在说,要送人的也是你,不送的也是你,大半夜的……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俊美却不失刚硬的脸笑,然后,又凑上来,吻了吻他的唇,将脑袋靠在男人肩上,半眯着眼睛,呢喃一句:“能醒就好。”

    容棱搂着她,无声安慰。

    柳蔚容棱这边,还在因为小妞竟然可以不靠神智,靠潜意识闯过这关而欣慰,隔壁房间,容溯却已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被子慢慢被全部卷走,最后一个被角都没盖着的露在一边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认命的起身,去柜子里,把小妞的小被子拿出来。

    把被子抖开,他想拉开小妞身上的大被子,给小丫头换上小被子,但小丫头却似乎感觉到了温暖被掠夺,非常霸道的赶紧把自己卷成一个春卷,结结实实的和被子合二为一,就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容溯尝试几次后,都没将被子拿回来。

    最后,在眼看这样闹下去,估计都要天亮了后,容溯沉默的躺回床上,身上,屈辱的盖上那床小被子。

    小被子是按照孩童的体型配的,容溯一盖,膝盖往下,全都露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床顶的帷幔,长长的吐了口气,只觉得头,有些疼,胃,也有些疼。

    这一晚,容溯睡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,而果不其然,天亮之前,睡在床里头的小丫头,便爬了起来,闭着眼睛,身子摇摇晃晃的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小丫头拉开门闩,神态木木的走出去,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    容溯见状,跟了出去,目带不解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