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570章 您吃的一嘴都是血,当然黏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神童免费资料单双四肖129期四不像正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70章 您吃的一嘴都是血,当然黏!

    胡哥替盛大娘接过手上的东西,再将人请了坐下,才道:“大娘,这位是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憨厚的盛大娘忙起身,向前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柳蔚抬手,示意盛大娘无须拘谨。

    因着是衙门里的自己人,大家都熟络,问起话来也爽快。

    胡哥问了话,盛大娘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桌上那锦绣小盒子,脸色有些苍白的道:“这是今个儿一早瞧见的,就在大门口,我进门的时候瞧着的,就给拿进来了,没成想……”

    胡哥拍拍大娘的肩膀,看向了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捏起那小盒子,随意的摇晃一下,盛大娘看着,果然脸色又难看了些,眼睛下意识的避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观察了一会儿,问道:“大娘拿这盒子的时候,可曾瞧见旁边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盛大娘摇头: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:“大娘无须回答得这般快,想清楚再说,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盛大娘却目光朴实:“大人,当真不曾,民妇当时见着那盒子,就以为是谁落下的,特地四下看过,确定无人,这才捡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只垂着眸,一时叫人看不出神色。

    盛大娘有些紧张,但看看时辰,又起身道:“大人,民妇知道的都说了,就是这些,再没别的了,这……现下时候也不早了,民妇该回厨房忙起来了,若不然一会儿午膳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扫了盛大娘一眼,目光中夹带着什么,但速度太快,一闪而过,随即,柳蔚勾勾唇,温润的点头:“若还有事,随时找大娘,可成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民妇就在后厨,随时都在……”盛大娘说完,柳蔚便摆摆手,示意盛大娘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胡总役心疼大娘提两个菜篮子,便差使小衙役给盛大娘送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人走了,孙奇烧饼也吃完了,才拍拍手,擦擦嘴,开口问道:“那这手指头,究竟是不是钟自羽那贼人的?柳大人,您可有定夺了?”

    柳蔚随意的将那盒子放下,神态轻松的打开盖子,顿时,一根人指便直挺挺的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脱下手套,将那手指头捏住,放在鼻尖嗅了嗅。

    孙奇瞪大了眼睛,看得十分入迷,只等着柳蔚分辨真伪,但却在孙奇以为能听到什么惊世骇言时,柳蔚突然将那手指放在唇边,嘴一张,咔嚓咬掉一半,吃进嘴里,慢慢嚼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孙奇吓得从椅子上滑下去,整个人身子都麻了:“柳,柳大人,柳大人您……”

    胡总役连带几个小衙役也吓得眼睛都红了,一个个后退数步,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他们做衙役的,在刀口上过日子,见过尸体,见过死人,见过残肢,但就是没见过人吃人肉的。

    还大庭广众,吃人肉吃的这么香。

    厅内的所有人,顿时都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,只觉得头皮都发胀了,胃部更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柳蔚粉嫩的舌尖探出,舔舔唇边的血浆,吃了半晌,又评价一句:“有点黏。”

    能不黏吗?您吃的一嘴都是血,当然黏!

    而且,黏是重点吗?是重点吗?是重点吗?

    你吃了人肉,吃了手指头,人的手指头,你把它吃了!

    厅内的人都慌了,孙奇已经面无人色,瑟瑟发抖的往胡总役身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胡总役也觉得压力很大,他知道柳大人很厉害,验尸厉害,武功也厉害,所以这么厉害的人,要是想吃他怎么办?当然,他是可以逃的,凭着他这一百多斤的肉,边被吃边逃还是有希望的,但就算他逃得掉,躲过一劫,那孙大人怎么办,其他小衙役怎么办?他总不能放着其他人不管!

    胡总役心里盘算着,要不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所有人撤离?还是,干脆叫人算了?

    不过整个衙门武功最好的就是他,他都不行,其他人来不是送“菜”给柳大人吗?

    而就在胡总役乱七八糟,想了一堆时,柳蔚已经将那手指头吃了一半,剩下一半丢回盒子里,一边擦嘴,一边看着躲躲闪闪的其他人,皱眉问道:“你们也想吃?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摇头!

    柳蔚将那半截手指递过去,说道:“想吃就吃吧,味道一般,不过食材挺新鲜的,很甜。”

    被挡在最前面的胡总役急忙摆手,干笑着道:“大人……您,您吃,我们……我们不饿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见他们真的不吃,将手指放回盒子里,盖子一盖,道:“我不爱吃甜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盒子顺手放到一边,自己起身。

    柳蔚一动,所有人跟着倒退数步,挤挤攘攘的,还差点互相绊倒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外头的天色,道:“既然没什么事,我便先回去了,案件有了新进展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”孙奇想叫住柳蔚,说明明就有新进展,但你把进展吃了!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孙奇又不敢说,最后只能又缩回胡总役背后,怯生生的道:“您……慢走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孙奇一眼,“嗯”了声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柳蔚走一步,其他人就躲避一步,等到柳蔚走出大门,大家终于松了口气,而就在这关键时刻,柳蔚又回头,众人顿时一凛,一个个肌肉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那桂花糕吃不完就扔了,过了夜容易引蚂蚁。”

    桂花糕?哪里有桂花糕?

    孙奇幽怨的顺着柳蔚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只看到那个锦绣盒子,安安稳稳的放在那里,桌面,没有任何其他茶点。

    孙奇不敢说话,胡总役却大着胆子开了口:“柳大人,我认识圣仁堂的苏大夫,您要不要,去他那儿坐坐?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嗯?”

    胡总役急忙表态:“只是坐坐,不是治病,您若是不想治,绝无人敢勉强您……您……您别过来,大,大人……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……我什么都没……柳大人,属下错了,您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胡总役边说边退,躲在他后面的人,已经一眨眼,跑到了屋子另一头,唯恐跟他同一阵线受连累。

    胡总役一边暗叹其他人没义气,一边后悔自己不该多嘴,看吧,柳大人兽性大发,要吃人了!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