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00章 老子就知道你他妈会连累老子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空彩票特彩吧金彩网4合生肖是什么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00章 老子就知道你他妈会连累老子!

    术有专攻,钟自羽武艺高强,深不可测,心思也诡谲,但对杏门一术,虽有天分,却到底有限。

    况且,钟自羽接触医学时年纪已大,学的时间有限,擅长的,说到底也就是催眠一术。

    但催眠如何配合药物,却是新的尝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钟自羽就需要一个杏门高手助他实验。

    魏俦,就是这人。

    魏俦此人,要说名字,在眼下的青云国,却是没几个年轻人知晓,可往上再数二十年,却是大名鼎鼎,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镇格门也好,大理寺也好,刑部也好,甚至兵部,魏俦这人的累计文案,都多不胜数,原因只有一个——邪。

    丹邪老祖,最爱之事不是其他,正是用活人做实验,研制阴邪毒物,再将各种毒药,以价相卖。

    谁有需要,谁有钱,魏俦就卖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大奸大恶之辈,奸淫妇儒之辈,造反叛国之辈,江洋大盗之辈,魏俦一律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那阵子,可谓一提到丹邪出品,便是人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而作为一个非法药品商,魏俦自然是要被请到局子里喝茶的,然后,这人就血洗了京都大狱,那回,可是闹大了。

    原本你就是个间接杀人罪,现在就成了连环杀手,别说皇榜通缉了,那时候镇格门都派出来了,千里追踪此危险分子下落。

    但时至二十年,那魏俦好似人间蒸发,再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方才钟自羽喊他魏俦,容棱当即凌然。

    但容棱分身乏术,便踢了一颗石子,先将人拖延一分,却见这人连这轻轻一招竟都避不过,容棱这便怀疑此人并非魏俦,或许真如魏俦所言,他只是个乡下农户,钟自羽故意叫喊,不过是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但随着此人越说越多,且越来越主动,容棱知道,钟自羽没有说错,此人,想必果真就是魏俦本人。

    一般乡野农户,又怎敢在如此危急关头,还侃侃而谈,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手指在空中发了一道指令,顿时,四面八方涌出数十暗卫,齐齐将他们三人包围。

    魏俦就知道有埋伏,所以被容棱踢了一石头,也不敢走!

    眼下看着人果然出来了,顿时气得咬牙,恨不得吃了钟自羽,但魏俦还在垂死挣扎,抱着他家野鸡,瑟瑟缩缩的惊叫一声,连忙倒坐在地上,连声求饶:“大人饶命,大人圣明,小人当真冤枉,当真冤枉啊……”

    钟自羽也猜到有埋伏,想来也是,容棱既然找到他了,又怎可能单枪匹马的过来。

    他将人诱出院子,让魏俦将柳蔚带走,如此保守退却的法子,就是为了能最大程度的脱难。

    可魏俦犯傻,此刻,他们却已经彻底失了胜算。

    数十暗卫齐齐涌上,全部对准魏俦。

    而钟自羽这边,容棱还是以一相敌。

    容棱剑势陡然转变,变化多端,钟自羽心中有火,本就焦躁,回击招式,虽说狠辣,但到底不敌容棱。

    如此不过一会儿,钟自羽身上又多出十几道口子,最深的一道在肩膀,已经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脸色微微发白,钟自羽也算看出来了,冷声道:“容都尉好雅兴,柳蔚生死不明,下落不知,此等关头,你还能与我游戏往来,怎的,猫捉老鼠的把戏好玩吗?你逗弄与我,便是当真不怕这蹉跎光阴,某人,已经身首异处?”

    容棱再是一剑,直射钟自羽眉心。

    钟自羽眼神一眯,反倒停下了动作,直直的站在那里,不偏不倚,就让他刺。

    锐利的剑尖越来越近,眼看着已要刺中钟自羽,钟自羽却依旧不动,容棱心中恨不得将人杀了,但到底理智胜于仇恨,容棱手腕一转,长剑也一转,错开死穴,袭向钟自羽耳朵。

    不能杀了,割掉一只耳朵,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但岂料钟自羽早就等着容棱收手那刻,他顿时回身一击,手中一拳,砸向容棱手臂。

    容棱略一缩手躲开,不料钟自羽并非志在回击,而是身子一退,眨眼间已经退出十步,身子一起,顿时消失原地。

    容棱眯紧眼睛,眸中戾气大涨。

    那头被团团围住的魏俦终于发火了,大叫一声:“钟自羽你个王八蛋!老子就知道你他妈会连累老子!”

    魏俦说着,也不装无辜了,钟自羽跑了,自己落在容棱手中,镇格门刑罚是什么花样,他又不是不知道,怎会傻傻自投罗网,于是魏俦袖子一抖,袖中落出一颗豆子,那豆子砸在地上,看似无谓,一众暗卫也没发现什么,容棱却大喝一声:“后退!”

    暗卫们训练有素,虽说不明就里,但也齐齐后退,而就在此时,那粒豆子顿时暴起,随即,轰隆一声,平地一声雷暴,火光四起,周围暗卫被这汹涌波流,震得面容扭曲,向后弹飞。

    等到众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,四周,还哪里有魏俦下落。

    匪火弹,当初,血洗京都大牢后,炸开百尺精铁大门的,就是这东西。

    容棱面上一片寒霜,而此时,魏俦的屋子房顶上,珍珠仰着脖子喊着: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容棱忙看过去,珍珠已一跃身子,往屋子里钻。

    容棱追进去,就看珍珠立在屋中桌子底下,而它踩着的,是一片虎皮地毯。

    将那虎皮一掀,下面,果然有扇地门。

    拉开地门,里头,一股霏霏香气,直入鼻息。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珍珠当即尖叫一声:“桀!”

    此香有异。

    容棱心神一晃,胸口一荡,喉中涌出腥甜,他咬紧牙关,可血丝,依旧从嘴角漫出。

    后面跟来的暗卫大叫:“都尉大人!”

    容棱抬手,制止他们靠近,只抿了抿唇,将嘴角上的血迹擦干。

    催魂散。

    果然,藏人的地方,哪能如此大摇大摆。

    钟自羽好心思,魏俦好手艺,能有如此药效的催魂散,怕是也只有丹邪老祖,方能制出。

    这世间里,毒药何其多,但能瞬间便要人性命的药,却不过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容棱提起内力,压住体内毒气,身子一跃,竟是迎着那催魂散的香气,不怕死的直接进了地窖。

    容棱相信珍珠的判断,柳蔚,一定在此。

    而容棱一入地窖,看着眼前的此番情景,当即,眼瞳赤红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