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04章 再无自由,只能有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现在开个彩票站挣钱吗?11303管家婆玄机彩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04章 再无自由,只能有我

    咕咕将整个大身子都趴下来,脑袋往珍珠那边挤。

    珍珠转身,用屁股对着它,然后埋着头,小心翼翼的用小嘴,去碰自己剩得没几根的秃毛毛,力图用那几根小毛毛,盖住旁边的皮肉,像是这样,就能掩藏自己没有毛的事实。

    咕咕看的很是心酸,狠下心,啄了自己身上几根毛,放到地上,用嘴小心翼翼的推到珍珠面前。

    珍珠抖着光了一半的身子,绕了一个圈,避开那些毛,也避开咕咕,自己走到旁边去,还是不理咕咕。

    咕咕很伤心,整只鹰都抑郁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暗卫们似找到机会,两三个小心翼翼的挪着步伐,悄悄往门这边走。

    鸟兽听觉敏锐,直觉一流。

    咕咕顿时瞪大眼睛,犀利的鹰凖一反面对珍珠时的懦弱,突然挺拔起来,朝着暗卫们嘶鸣:“咕咕咕咕咕咕!”

    暗卫们吓得接连后退,跌跌撞撞的贴到了墙壁边上,终究不敢再上前了。

    乡间小屋里的气氛很微妙。

    地面上,数人二鸟,对峙分明,楚河汉界。

    地面下,一男一女,缠绵交错,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地窖的大门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暗卫们顿时振奋,珍珠和咕咕也挪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下一秒,地窖门全部打开,一身整待的容棱,怀中抱着个昏睡的清瘦身影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一名暗卫立刻上前,报告眼下情况。

    数十暗卫方才一拥而上追捕,却依旧放走了钟自羽、魏俦二人,而其中大半暗卫,现已再去追捕,此刻留在这里未走的,都是贴身伴于容棱身侧的,要护送他安全回城。

    容棱简短的听其说了两句,只吩咐全力搜捕。

    暗卫应了一声,又看向容棱怀中,被裹得严严实实,一丝不漏的的身影,问道:“大人,柳大人他是否有事……”那人说着,便想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却被容棱冷瞥一眼。

    那暗卫一愣,不知自己如何惹了容都尉大人不悦,忙低头认罪。

    容棱不发一言,只从几人身边走过,护着柳蔚,未让她一丝皮肤暴露于空气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暗卫们面面相觑,心中百般疑问,但都全部咽下。

    既然是暗卫,便该懂得规矩,主子的事,看不得,听不得,问不得,这是最最起码的。

    马车,颠簸的往城内驾着,咕咕让珍珠坐在它背上,如护卫一般,紧跟马车,在上空盘旋跟随。

    暗卫们再次隐藏黑暗,整条官道上,寂静空旷得仿佛半点异样也没有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晕了过去,终究是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只是容棱为她把了脉,确定她体内药效已全散,此刻昏过去,也只是累着罢了。

    他将人小心的托在怀中,动作间,轻易便看到她衣袍内光着的皮肤,眼神微黯,又将那衣袍盖得更加严实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对此人的占有欲,只到九成,到底余了一成的空间,那么经此一事,他想,他的目光,是再难从她身上挪开了。

    手指抚摸着女人的脸颊,明明知道她不会回答,他还是说:“知道从今往后,你会如何吗?”

    车厢里寂静无声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你会,再无自由。”

    再无自由,只能有我。

    嘴里这般说着,容棱的心,却前所未有的安定。

    比起柳蔚对他的在意,容棱清楚,自己在她身上,跌得更惨,入心更深。

    以往,两人虽说在一起,虽说默契十足,同出同进,但容棱一直都少了一份身为柳蔚男人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柳蔚崇尚自由,他一直怕,自己捆不住她,终有一日,不知发生何事,她会一走了之,再无踪迹。

    按照此人的性格,这种事,她绝对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但今日之后,他却是安定了。

    这份安定,并非水乳交融后,他笃定了她,而是,他笃定了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走又如何,躲又如何,他总有法子,将她找出来,若是还想走,便绑起来,捆起来,总之,哪怕不折手段,上穷碧落,柳蔚,也莫想逃出他的手掌心半寸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柳蔚若是知道容棱心中所想,必然会深深反思,自己,真的就这么让他不信任吗?

    貌似,她也没做什么红杏出墙的事,怎么就让人,这么笃定她有朝一日会走,会跑?

    柳蔚这一睡,便不知今夕何夕。

    或许是心里安定了,也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,柳蔚睡得非常安稳,再醒来时,首先映入眼帘的,不是容棱,不是小黎,却是一张秀丽的女子容貌。

    稍稍回神半晌,柳蔚才眨了眨眼睛,唤了眼前女子一声:“云织梦?”

    正埋着头绣香囊的云织梦闻言抬了抬眼,嘴角一撇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捂着吃痛的额角,想坐起来。

    云织梦却道:“是我就不会乱动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不知其意,撑着手臂,要起身,却顿时感觉全身一麻,手臂一个跄踉,直接摔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一摔,后背疼得火辣辣的烧人。

    云织梦用一种“我就知道会如此”的微妙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柳蔚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柳蔚却蹙着眉,问道:“我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织梦开口:“是不是很惊讶?是不是觉得,哪怕内力还未恢复,身子尚且虚弱,也不至于,全身连一丝力气也没有?更甚者,手脚酸麻,后背剧痛,明明你身上所有的伤里,后背算是最完整的,此刻却疼的最是钻心,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呐呐的看着云织梦,点头。

    云织梦冷笑一声,一手砸在柳蔚床褥上,满脸冷意:“都惨得只剩下壳了,还不忘逍遥快活,后背,你说后背怎么了?什么粗糙烂地就敢光着身子在上面蹭,不磨掉一层皮,算对得起你了!还有,你们竟然敢荒唐到如斯地步,你再感受一下,还有哪儿不对!”

    柳蔚认真感受一下,刚想问这是为什么,又猛地想起什么,顿时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容棱,真真实实,没有他说得那般温柔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