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06章 背后还有什么高人,出了手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真准四肖红财神报花仙子财神报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06章 背后还有什么高人,出了手?

    云织梦先还能保持镇定,过了一会儿便有些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到最后,云织梦有些生气了,将手上小袋子取下,一边从里头扒拉出两片人参片,一边对柳蔚道:“你失了内力,这参片是大补丹泡过的,你现在吃一片,明日再吃一片,两日助补,加上内息调理,内力应当能回来三四成,其他的,便不急了,待康复了,再想法子练回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说着,将那人参片又放回小袋子里,将袋子递给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接。

    云织梦皱皱眉,把袋子塞给小妞,道:“盯着你家公子,一会儿吃了。”

    小妞乖乖的接着,却很犹豫,小妞觉得,柳公子先生脸色不好,估计不会这么容易听话,让吃就吃。

    云织梦也知道这个道理,但云织梦心虚,不敢多问,假装不在意的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云织梦刚一转身,就听后面,小妞的叫声又响起:“公子,您别动了,求求您了,您的伤口都流血了,不能动,不能动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织梦咬着牙转过头,果然看到柳蔚执意下床,与小妞一番争执时,手臂上的位置,浸出了血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只穿了件白色亵衣,那血迹从衣衫里透出,看起来狰狞又鲜艳。

    云织梦不自觉来了气:“你乱动什么,不是让你休息吗?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光着的脚,已经站到地面上,颤着腿,扶住旁边的床柱。

    云织梦终于怕了,忙上前把柳蔚拖住,不自觉发了火:“你到底要干嘛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我儿子!”柳蔚回答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云织梦很气:“你儿子很好,不能更好了,已经快醒了,再用两日的药肯定能醒,再不然,你先休息,一会儿我将他抱过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眯了眯眼,眼中暗涌沸腾,看着云织梦,半晌问:“你能动他?”

    小黎那伤,最不宜的就是搬动,唯恐伤口生变。

    云织梦听柳蔚这般说,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硬扛着道:“说了他好了很多了,哪里那么娇气,抱一抱还是可以的,再说……再说我会很小心,不会伤到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烦躁的催促:“你快躺下,别动!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站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云织梦不知怎么跟柳蔚说,越发着急,而就在这时,微敞的大门外,一只黑色的小鸟儿,猛地窜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珍珠的那一刻,柳蔚眼中抑制不住的喜。

    珍珠也看到柳蔚,瞧柳蔚已经醒了,还一副活蹦乱跳的摸样,高兴的“桀”了一声,炮弹一样的朝柳蔚冲来。

    小家伙一脑袋砸进柳蔚的怀里,柳蔚哪怕身子再不好,托一只巴掌大的鸟儿还是不妨事。

    珍珠被柳蔚环在手里,高兴的用尖嘴去蹭主人手腕。

    柳蔚眼角带着笑,一下一下抚摸珍珠的背毛。

    珍珠舒服,在柳蔚怀里打滚,竟直接把肚皮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珍珠光秃秃的肚子,有些心疼,羽毛对鸟何其重要,但在命面前,又显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柳蔚要救珍珠,因此将它的毛都剃了,只是儿子那小家伙醒了,发现自己秃了,只怕是要伤心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看到珍珠翻了肚皮,眼皮抖了一下,忙伸手要将珍珠抱走,嘴里还假装说: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你先休息,这黑鸟也该回去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这手伸过来,动作也太明显,柳蔚看了一眼,眼见珍珠从自己怀中,被挪了出去,视线一动,却突然蹙眉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手指一顿,心都提到了嗓子口。

    柳蔚拂开云织梦的手,坐到床榻上,低头仔细将珍珠腹部的毛又扒拉开了些,随即,指着上面一道新的创口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云织梦身子一僵,一边强迫自己冷静,一边道:“能……能……能是什么,就是伤啊……不是你割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柳蔚回答得很笃定,眸子一抬,视线直射云织梦。

    每位外科医生都有自己的医学手法,这个就跟验尸法一样,算是个人风格,独一无二,自己割开的创口,跟别人留下的,柳蔚再是糊涂,也不会将这个认错。

    再看云织梦那吞吞吐吐,明显在逃避什么的模样,柳蔚冷冷的道:“云姑娘觉得,不该解释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解释的!”云织梦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柳蔚垂了垂眸,也不等云织梦回答,低头,问珍珠:“你醒了几日?”

    云织梦心里松了口气,心想这人竟然不逼问自己,那好,柳蔚不逼问,自己更不会说了,可刚打定主意,就听那黑鸟二话不说,竟然就这么乖乖的冲着柳蔚叫了两声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而它刚一叫完,就听柳蔚淡淡的道:“哦,醒了三日了?怎么醒的?”

    云织梦顿时瞪大眼睛,知道这黑鸟很有灵性,甚至与柳蔚这个主人,偶尔还能心有灵犀的交流,但却不知,他们的交流,是直接对话。

    一个用人语,一个用鸟语。

    珍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醒的,它就记得自己醒了,然后修养了半天,吃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就能扑腾着翅膀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听了,眼中的神色,越来越不定,最终,柳蔚终究看向云织梦,而云织梦一与柳蔚目光接触,直接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道:“珍珠的伤情,不可能这么容易好转,若是我不在,不出意外,伤情甚至会直接恶化,但它不仅没恶化,还好了,且容棱对小妞千叮万嘱,要小妞听你吩咐,好好照料我,我是否可以怀疑,云姑娘,是你救了珍珠,更甚者,小黎或许两日后真的就会醒了,这其中,也是你的功劳……不过,我都救不好的人,治不好的伤,神通广大的云姑娘,竟可轻易治疗,姑娘既这般能耐,又何必假模假样,要与我偷师?”

    云织梦此刻已经汗如雨柱,心里很慌,但既然柳蔚怀疑是她治好的黑鸟与小黎,自己或许也可以厚着脸皮承认下来,反正是真是假都不重要,先糊弄过去最重要。

    就在云织梦刚要开口道“没错,我就是这么深藏不漏”时,却听柳蔚话锋一转,又道:“还是,云姑娘背后还有什么高人,出了手?若是柳某没记错,云姑娘上次似乎提到,你八秀坊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坊主,就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一落,云织梦已经整个人都僵了,甚至连一丝一毫遮掩的表情,都做不出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