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10章 岳重茗的儿子,叫什么来着,纪冰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wapwzcn彩票大全王中王是什么生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10章 岳重茗的儿子,叫什么来着,纪冰?

    纪枫鸢有些不耐烦:“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岳重茗,岳单笙,重姐姐去世多年,但我想,你们纪家,应当还未忘记岳重茗吧?况且,岳重茗的儿子,不是还在你们岭州?叫什么来着,纪冰?是这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织梦,你今日很奇怪。”岳重茗,这个禁忌般的名字,这个纪家的叛徒,竟然,被云织梦总挂在嘴边上!

    岳重茗此人,纪枫鸢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已经是六岁的纪冰,被送到岭州,纪冰刚到岭州时,情况并不好,据说是胎里带的毛病,有点先天性的痴傻,整日混混沌沌,人也不认得。

    岳单笙将纪冰送到纪家,便走了,只说是想法子给他找药。

    但从此,却再未归来。

    过了整整一年,岳单笙才托人送回来一枚冰镇的盒子,说是盒子里的东西,能解纪冰胎毒,但岳单笙人,却并未出现,那东西果然有用,不过三个月,纪冰便像是变了个人,聪明,睿智,机灵,那从前痴痴呆呆的脑子,也像是换了一个,突然变得灵光至极,看过一次的书便能倒背如流,听过一次的话,便能原样复下,宛若神童。

    然后,纪冰开始找他的父母了。

    可他的父母是谁,在哪里?却没人能告诉他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身份自然很明确,但人已经死了,说出来,也只是令人伤人,而他父亲是谁,却至今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总之,从一开始,因为是岳重茗的儿子,而受到族里一致排斥的纪冰,自从表露了他过人的天赋,身边便再无一句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他很安定的在岭州住了下来,甚至一小小稚龄,参与了许多药物研制过程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许久,也就是半个月前,十六叔来找了自己。

    纪枫鸢刚才知晓,原来,那在古庸府人人称颂的钟先生,极有可能,便是纪冰的父亲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从未想过,这人竟是离他们这般近。

    十六叔却说,他见过一次那人,但绝不是钟自羽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可,连纪槿纪茶都能拿到纪冰做的人皮面具,作为纪冰的父亲,怕是对那一门路,也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其后,又爆出了连环杀人案,钟自羽被视若凶手,逃之夭夭,再然后,又是更麻烦的事,比如,连那柳蔚,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可这些,又与自己有何关系?唯一算得上好事的,便是为了寻找柳蔚下落,那容都尉,将纪邢放了。

    容都尉的原意,是想纪邢通过纪家人的渠道,将柳蔚找出来。

    但容都尉却不知,整个古庸府分支,却是无一人会听纪邢之命。

    在族内,纪邢掌握生杀大权,但在古庸府,却只有两个能说话之人,其一,十六叔,其二,便是她。

    纪枫鸢在寻找柳蔚这件事上,沉默了。

    而十六叔,因为知晓了钟自羽的身份,与李叔他们,成日忙碌,又与族内诸多接触,忙到分身不暇,像是根本不知道有这件事。

    当然,也无人会去特地通知十六叔便是,纪枫鸢知道自己不会,那容都尉,想必更是不会。

    这件事,本就这样过去了,自己三日后便要走了,永远离开古庸府,但云织梦,却在现在,找上自己,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纪枫鸢蹙眉,很不想谈。

    云织梦也看出纪枫鸢的表情,只冷笑一声,道:“你或许不知,柳蔚已经脱难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纪枫鸢挑了挑眉,表情一成不变,顿了一下,也只是看着云织梦,一脸淡漠:“所以?”

    云织梦一笑:“没什么,只是很好奇,你们纪家,就当真如此不愿接受柳蔚?”

    “你既知这是我纪家之事,又何必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多管闲事,但那钟自羽却不是个好相与的,你没瞧见,他将柳蔚折磨得多惨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敛了敛眉:“你告知我这些,又有何用?我对他们的事,毫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此人是你族人?”

    “柳蔚是不是我族人,不是我说了算,也不是你说了算,是族内长老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哪怕血缘相同,你们也否认了柳蔚?”

    纪枫鸢终于不耐烦了:“我想,这些与你都无关!”

    云织梦勾了勾唇,表情透着一丝轻蔑,话锋,却是一转:“看来我的确管的太多,只是,希望你不会为今日的说法,后悔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不发一言,眼神,却是笃定。

    笃定自己,绝不后悔!

    云织梦点点头,道:“今夜的共舞,好好跳吧,终究,将来便没机会了。”云织梦说着,便转身要离开,可走到门口,又停下,转头又道了一句:“对了,我忘了说,那钟自羽天性残暴,若是知晓他的儿子就在你们纪家,恐怕,不日就要找上门了,想想那数十只人皮灯笼,那数十具活生生的人尸,场面是不是很惑人?”

    纪枫鸢抿紧唇瓣,表情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云织梦只是耸耸肩:“别这么看我,我总不能让柳蔚再次受到伤害,柳蔚受一次苦就够了,第二次,总要留给别人,本来我还在犹豫,将你们纪家拖下水,会不会不太好,但看你们如此‘家大业大’,想必也不在乎这些小麻烦,纪冰的下落,我会透露出去。我想,一个似是而非的女人,与自己同源血脉的儿子,钟自羽的注意力,应该暂时会被移开,还有,算是最后的忠告,若我是你,我现在就会上书回岭州,劝那边,加强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云织梦!”纪枫鸢咬牙切齿,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,自己要回岭州,要彻底摆脱这里,这人却在临走前,给她丢这么大个包袱!

    若是那钟自羽真的找上门,族内长老势必会将刚刚回岭的她,与同在岭州住了数年的钟自羽牵连上来,这个锅便是她不想背,也得背到底了!

    一想起,纪枫鸢便眼神发冷,语气生硬:“你我无冤无仇,你究竟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什么冤仇!柳蔚又何曾与那钟自羽结过仇?若非重姐姐,若非是你纪家,柳蔚会只凭着这张脸,便被盯上?你既对柳蔚所受之苦无动于衷,那我拭目以待,将来你们若是受同样之苦,是否,便能感同身受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