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21章 想你定然还未睡醒,给你醒醒瞌睡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新版跑狗图官网06543con黄大仙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21章 想你定然还未睡醒,给你醒醒瞌睡!

    容棱还是没动,但容溯却已经坐不住了,他直接起身,道:“我去叫。”只要能暂时离开这里,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容棱也起身,拦住容溯,眸色平静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容棱,两人对视,四周静谧。

    容煌这会儿倒是不说话了,笑眯眯的坐在那里,支着下巴,就这么看着他们,似乎看两人起矛盾,是件很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有些古怪,直到,二楼传来开门声。

    几人回首看去,就见一身穿戴整齐,看着并无大碍,只面色有些苍白的柳蔚,正缓慢的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容煌立了立身子,就在那几个呼吸间,已将人从上至下打量一遍。

    柳蔚注意到权王犀利的视线,便看过去一眼,顺势也将对方打量一遍。

    两人的审视,都很明显,不带一丝掩藏,等到柳蔚下了楼,两人目光也都变得正常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柳蔚,见柳蔚气色还好,不觉表情也好了些。

    倒是容棱,有些不快的道:“怎的下来了?”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站到容棱的身边,对权王微微颔首,算是行礼。

    容煌很洒脱的点点头,对柳蔚比了比自己对面的椅子:“你身子不好,坐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随即坐下。

    容煌又将人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儿,眼中露出一丝满意,这丝情绪露出得有些奇怪,至少,柳蔚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让这人值得满意的地方,自己如何,时好时坏,应当都与这人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哪怕权王是容棱的皇叔,但应当也没到为侄子相看侄媳妇的地步。

    心中有异,但柳蔚面上未显,只是淡定的坐在那里,开口道:“知晓尊驾特地前来,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出门在外,这里又是客栈大堂,一些称呼总不能说,只索性,对方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容煌笑呵呵的道:“无事无事,是我来早了,你可睡得还好?可还睡得够?是不是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容棱和容溯同时看向皇叔,方才不是说早睡早起身体好?怎的一下子就改口了?

    柳蔚方才在楼上也听到了这位权王殿下的说辞,此刻权王一改态度,让柳蔚也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但错愕之后,柳蔚也只是回道:“劳驾惦念,我很好!”

    “受的伤,可有大碍?”这种突然用关切的语气询问的态度,让柳蔚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容棱与容溯在旁静静看着,表情也都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柳蔚回道。

    容煌道:“现在看着无碍,但没准之后会伤变,来人。”权王唤了声,身后的下属擦了擦额头的汗,抱着箱子走上来。

    容煌温和又慈爱的道:“这是给你准备的一些伤药,疗伤效果极好,你且用用看,若是不够好,再与我说,定给你找更好的。”权王说着,挥了挥手,让下属将东西放下。

    下属老实的放下后,急忙退下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眼前的木盒子,迟迟未动。

    容煌催促:“可以现在就打开看看,看是否都合用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很犹豫,自己与容煌素不相识,这第一次见面,对方对自己的态度,好的太过古怪。

    眼下这殷勤备至的模样,更是让柳蔚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容棱与容溯倒是从头到尾一直防备,但看那箱子摆出来,便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,没准,容煌就是大清早睡不着,过来送温暖呢。

    容煌噙着一双真诚的眸子,一直催促柳蔚看东西合不合心意,柳蔚哪怕心生不妥,但也终究伸手,去开那个盒子。

    打开锁扣,推开箱子,突然,里头弹出来一个东西,接着,便是悚然一声:“轰隆!”然后,眼前一片白雾,待柳蔚回过神来时,满脸,全是面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容煌在对面,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容棱与容溯也愣了一下,而最错愕的,是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默默的坐在原处,透过眼前飘飘散散的面粉,这才看清,那盒子里,放了一盒面粉,只要一开箱子,便会触动里头机关,里面轰然一炸,面粉自然弹飞,直接扑向离之最近的人。

    柳蔚的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容棱已经走过来,蹙眉抬袖,替柳蔚擦干净脸,容溯却猛地想到什么,暗中鄙视容煌,都过了多少年了,还玩这种老把戏。

    是的,容溯想到自己小时候也中过此招,只是当时,他脸上铺满的可不是面粉,而是泥巴。

    对容溯,这位十五皇叔,可从未客气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好玩不,有意思不?”容煌边笑,边捂着肚子,一脸乐趣的询问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不想和这人说话,柳蔚觉得,这位权王殿下,脑子可能不太好使。

    机敏的小妞,这会儿已经拿了张湿帕子过来,容棱接过,为柳蔚继续擦拭,等到终于擦干净了,柳蔚才深吸一口气,淡淡的问:“为何?”

    容煌终于笑完了,掐了掐眼角的泪说:“大清早的,想你定然还未睡醒,给你醒醒瞌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醒了。”柳蔚黑着脸道。

    容煌非常不要脸,道:“现在醒得更彻底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容煌背后的下属,心很累,下属眼睁睁看着王爷准备这个箱子时,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说好的探病呢,说好的要有诚意呢,为何会是这个打算?

    但最后,下属那薄弱的挣扎,也没打消王爷一颗顽童似的心,只是现在,下属有点紧张了,看三王爷与七王爷那表情,好像有点要出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,还能完整的走出这间客栈吗?

    将手中的湿帕子放下,容棱看了容溯一眼,容溯了然,转身,去了厨房,容煌没觉得不妥,还在炫耀自己的成果,并且每次看到柳蔚鬓角发丝还沾着的面粉,就嗤一声,又笑出声。

    柳蔚忍了又忍,忍得手指都发抖了。

    而容溯此时从厨房出来,他双手背在身后,漫不经心的走回容棱身边,然后,淬不及防的,突然从身后伸出手,他手上,赫然抓着一只老鼠,接着,他就把老鼠迅雷不及的丢到容煌怀里。

    容煌在愣了一下后,爆发出惊天的尖叫。

    后来,柳蔚才知道,这位权王殿下,天不怕,地不怕,独独,就怕老鼠,因权王小时候,被老鼠咬过,还险些因鼠疫而就此丧命。

    当然,当年那带病的老鼠是谁送到权王寝房去的,就另当别论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