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23章 应当是与要保钟自羽那人,是同一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优德w88是正规网吗优德88手机中文版登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23章 应当是与要保钟自羽那人,是同一人

    多年挚友,这点了解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容煌被戳破了目的,咳了一声,道:“总之,付子辰快回京了,莫非你当真不打算回去?你可知付家这趟浑水,若是也搅合进眼下局面里,这结果,会有多扑朔?”

    柳蔚当然知晓。

    眼下京都新贵林立,老牌世家已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却唯有三朝元老付氏一族,久经不衰。

    但付家的活跃地,却并非京都,而是在离京都最近的青州。

    青州之地,面积不大,但十分富庶,且整片州地内,只有一会徽阳府,而付家,便在此地立足,算是为京都镇守住两江边缘所有异动,其重要程度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,与柳蔚没什么关系,甚至与付子辰也没多少关系。

    哪怕付子辰身份贵重,乃是付氏嫡孙,但付子辰早已被驱逐在外,付氏子孙林立,付子辰要崛起,不说困难,只说机会,便是渺茫。

    自愿去曲江府当一个区区府尹,是付子辰的悠哉之选,也是付子辰远离是非的方式,更是付子辰让族内欲对他处之而后来之人的安抚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付子辰为何要回京,也不知是谁诱惑了他。

    但柳蔚明白,若是付子辰回京,那必然是有所动作的,而恰恰又是在这柳家出事的关头,时间上太巧合,就忍不住让人想的更多。

    将信折叠起来,柳蔚对容煌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容煌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钟自羽逃之夭夭,被钟自羽所害那些无辜之人,又要如何交代?作为仵作,我的本职是还死者一个公道,既然已有死者,那便必须有凶手偿命,就算不为我,不为我儿子报仇,钟自羽,也必须得死。”

    柳蔚字字铿锵,说得掷地有声,容煌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自己都将付子辰的信拿出来了,这人还这么不管新京都发展,只执着于一个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容煌忍不住笑了一下,给出保证:“放心,钟自羽终究会死,只是时候到没到的问题,杀人偿命,天公地道。”

    柳蔚认真看着容煌,确定容煌的表情不是敷衍,才垂下眸子,将信收入袖袋,道:“既殿下已这般说了,吾等小名,也只得乖乖听从,只是这古庸府还有些私事要处理,若要离开,也不会太快。”

    “七日之内。”容煌道。

    竟然将时间设定得如此严苛,柳蔚不得不怀疑。

    而容煌也不怕直说:“我来古庸府,自然并非偶然,此地与惠州极近,而惠州眼下是何局面,想必你们都知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惠州,柳蔚便立刻想到容溯。

    或者是说,想到容溯手上那枚兵符。

    而柳蔚想到的,容棱自然不可能没想到。

    惠州眼下算是无主之地,一个惠王遗孤,月海郡主,已经被皇上掌握手中,惠州兵符一到京都,惠州所有将士,也将成为皇上私兵。

    而显然,权王也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,且,还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下意识的看向二楼,心想,容溯又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因为这枚兵符,容溯一路被追杀,好不容易遇到他们救他一命,现在权王都找上门了,容溯还有什么可挣扎的余地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那难不成,先前追杀容溯的人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柳蔚又看向对面的权王,心中暗叹,果然人不可貌相,心狠手辣之人,多半是外表看不出来的,藏于心机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顽皮的亲王形象,似乎也只是海市蜃楼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只是,容溯若是被抢走兵符,又如何还能再回京都复命?

    但显然,有人是不在乎容溯如何自处的。

    容煌表情很淡定,似乎一点不怕被柳蔚看穿,容煌只是给出最终忠告:“不想惹祸上身,七日内离开,最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觉沉眸,过了许久,又问:“你若要在古庸府有举动,那古庸府,是否会成为第一个战场?”

    容煌笑了:“怎的,小家伙,住了一阵子,住出感情了?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:“我已在此买了房子,钱都付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就说古庸府人杰地灵,风景好,山水好,还开发了旅游业,成为热门城市,指日可待,所以柳蔚抓紧房价不贵的时候,投了房产,此事交给衙门胡哥去办的。

    胡哥给柳蔚磨到了低价,柳蔚心情好,还一口气买了两处宅子,心说一处自己住,一处给空着看,反正便宜。

    但若是此地战乱,那房子就白买了,亏了。

    容煌似乎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,扑哧一声笑出声,又恢复了之前那吊儿郎当的样子:“放心,此地有人保了,我倒是想动,也没那底气。”

    都敢造反了,还有谁能让权王没底气?

    柳蔚没问,但也能猜到,应当是与要保钟自羽那人,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听容煌的语气,说到此人时,语气都透着相同的无奈。

    与权王将话说得很开,柳蔚却也没下最终决定,只是回头,又看向容棱,是否离开,何时离开,是回京还是如何,柳蔚一个人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况且现在,小黎还没醒,虽说这两日应当就要醒了,但醒来,也总要调理几日,日子当真说不准。

    容煌看出他们有话要单独说,也不罗嗦,直接起身,告辞。

    两个晚辈起身,送皇叔出客栈的大门。

    此时,外头的天色,也才刚刚蒙蒙亮而已,柳蔚一下明白了权王这么早来的原因,权王来古庸府来的如此堂而皇之,必然不可能无人跟踪,权王选了这个时辰,必然是在暗处之人眼底子外头行动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大早的扰人清梦,又捉弄了自己一顿,柳蔚还是决定报复一下。

    眼看着容煌越走越远,柳蔚突然在后头叫了一声:“呀,老鼠!”

    走在前头的容煌顿时毛骨悚然,直挺挺的跳了一下,然后眼睛审视而敏锐的看着左右,身子忍不住靠近了他那位下属。

    下属为主子挡在前头,却左右看看,并未瞧见老鼠,再一抬头,客栈门口,哪里还有人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”容煌也知道自己被戏弄了,气的磨牙。

    下属忧心冲冲的叹了口气,觉得自己好累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