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25章 搂着娘亲就不撒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免费一肖一码一尾六合搅珠结果2017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25章 搂着娘亲就不撒手

    半夜时分。

    空气静谧,圆月当空。

    小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床顶的帷幔,那帷幔层层叠叠,看起来有些令人眼花。

    小黎眼睑疲惫的垂下来,不想再看那帷幔了,而是将视线,投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他晃荡着像是灌了半桶水般,摇摇晃晃的脑袋,扭头,看到的,是一团黑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东西就依偎在他的枕头旁,团成小小的一团,却无比熟悉。

    珍珠。

    小黎想叫珍珠,可是张嘴,就觉得喉咙好干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便打算碰碰珍珠,小黎侧了侧身子,却不想,一动,踢到了一个重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低头看过去,小黎这才看到,自己床脚那头,还窝着一只巨大的身子,那庞大的体积,不是咕咕还是谁。

    小黎有些委屈,虽然他现在有点迷糊,但他还是记得的,自己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病,他没什么印象,但就是不舒服,一直不舒服,脑子也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好不容易找回点意识,看到的,却是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小黎不开心,他都病了,珍珠和咕咕竟然还要和他抢床睡,真是太坏了。

    小黎想起来将珍珠和咕咕叫醒,诉说自己的不满,但他却起不来,一动,身子就软绵绵的,根本无法支撑到他坐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也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,全身无力,也是正常情况。

    但小黎不知道这些情况。

    小黎只是知道,自己肯定生了很重很重的病,但问题是,他都病得这么重了,珍珠和咕咕还要欺负他。

    他太委屈了,委屈得都想掉眼泪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小黎鼻尖就酸了,眼眶也变红,大颗大颗的泪豆子,从眼角滑向鬓角,委屈的无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被这抽泣的动静惊醒了,珍珠缩卷的身子动了动,抖了抖翅膀,一抬脑袋,就对上小黎那湿漉漉的眼睛。

    小黑鸟明显愣住了,呆呆木木的好半晌,也没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小黎艰难的伸手,去推了它一下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珍珠莫名的被推后了两寸,这才回过神,黑眼珠子立刻闪烁着亮起来,它爬起来,冲着小黎就叫唤:“桀!”

    小黎不理它,扭过头,闷在被子里继续哭。

    珍珠不解其意,但有些着急,就跳到小黎另一边,用嘴去叨小黎的被角,想让小黎出来。

    小黎烦躁的捂着被子,沉闷又干涸的声音,从被子里传出:“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,沙哑得毫无辨识度。

    这下珍珠更着急了,它蹦跶着小身子,在小黎身边上蹿下跳,光溜溜的没毛肚子,第一次被它毫不介意的展露出来也不知。

    咕咕被这动静吵醒了,扬起大脑袋,还懒洋洋的“咕~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珍珠气死了,跳过去就在咕咕脑袋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脑袋疼疼的,咕咕终于醒了,亮着眸子,眨巴眨巴的望着珍珠,似乎在询问怎么了?

    珍珠桀桀桀的叫唤。

    咕咕听了,眼珠子再转向床榻上那鼓起来的被子包,小心翼翼的神展开身子,过去,试探性的用脑袋靠了靠那被子包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上有重量,珍珠扭着身子不让它碰。

    咕咕懵然的收回脑袋,呆呆的望着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似乎是思考了一下,就飞起来,飞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隔壁房间的窗户,就被叩响了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披着外衣赶过来时,小黎还在哭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过去,将被子掀开,一掀开就看到里头,小黎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原本就苍白憔悴的小脸,这会儿更是白的近乎透明,像是要随时晕厥过去一般。

    柳蔚抱起小黎。

    感受到娘亲的气息,小黎也急忙缩进去,在娘亲的怀里找个了舒服的位置,搂着娘亲就不撒手。

    容棱坐在床边,拍着小黎的后背,问道:“怎的了?”

    小黎哭的太过头了,已经说不出话,他尝试性的张嘴说话,但一开口,就是打嗝声。

    于是,小家伙就一边打嗝,一边控诉的伸手去指咕咕和珍珠。

    两只鸟儿并肩坐在床内,很无辜的互相对视。

    柳蔚搂紧了儿子,先摸摸儿子的额头,确定没有发热,又检查儿子的脉搏,确定脉象温和,才一边为小黎擦眼泪,一边问:“到底怎的了?刚醒来,可是做恶梦了?”

    小黎还在打嗝,眼睫上挂着泪珠,抽噎着,终于沙哑的说话:“它……它们……抢我……被子……”

    抢被子了?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两只鸟儿,两只鸟儿则还是用那委屈又无辜的黑眼珠子,望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失笑,将儿子抱进来,轻哄:“你昏迷多日,它们一直守着你。”

    小黎敏锐的捕捉到“昏迷多日”四个字,他愣了一下,哭泣的声音也停住,半晌,他抬起通红的小脸,有些无措的望着娘亲,又望向容叔叔,最后,才看向床上两只乖巧的鸟儿。

    两人两鸟也在看着小黎,于是,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,小黎小嘴一撇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着急:“你又怎的了?”

    小黎搂紧娘亲的脖子,可怜的说:“我饿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自己已经昏睡好几日了,原来自己好几日没吃过东西了,难怪,难怪这么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难怪浑身都不舒服,还疼……

    将自己所有的不适归咎于“饿”上,小黎就又委屈了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则松了口气,容棱主动伸出手,将小黎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些,伤口。”

    小黎很乖顺的没有抵抗,转手又搂住容叔叔的脖子,柳蔚则拢了拢身上的衣裳,出了房间,下楼。

    小黎知道,娘亲是去给自己弄吃的了。

    等柳蔚再回来,手上已端着一碗清粥,小黎被放回床上,背靠着软垫,屹然一幅养病的少爷模样。

    柳蔚一勺一勺的将清粥喂给儿子吃,小家伙吃了两口,眼泪泡泡也不往外冒了,抽泣的声音也停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一碗清粥喝完,小黎打了个哈欠,困了。

    将儿子再次哄睡着了,柳蔚忧心忡忡的想,所以,儿子醒来,到底是伤情好转了,还是被饿醒了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