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27章 这算是纪邢,第一次与柳蔚单独见面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马经救世报258图库2017鸡年125期开奖记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27章 这算是纪邢,第一次与柳蔚单独见面

    云织梦想到内室的娘,咳了一声,道:“孤男寡女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柳蔚是男是女,云织梦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柳蔚挑眉,又看看楼下,瞧见下头果然还有人好奇的往他们这儿看,便明白了,这是避嫌。

    如此,柳蔚便道:“不关门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云织梦还想拒绝,却听柳蔚下一句道:“准备笔墨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顿时就一愣,随即精神一震,捏紧手中的两样宝贝,期待的问:“你可是,还要写一些秘法给我?”

    柳蔚扫了云织梦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柳蔚没否认,云织梦自然理解为默认,当即笑着将人请进屋子,却也特地让柳蔚背对着内室的门。

    笔墨纸砚,很快都准备好。

    柳蔚试了试笔锋,觉得不太好,便朝小丫鬟要了碳条。

    这大冬天的,什么都不多,炭灰炭条倒是多,但要这东西干什么?

    小丫鬟满脸狐疑,却被云织梦催促:“快去快去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忙去了,极快的便捧了许多炭条回来。

    柳蔚选了根顺手的,便在那宣纸上,勾勒描绘起来。

    云织梦不知柳蔚在做什么,在柳蔚旁边耐心的看,没一会儿,便看纸上出现一道人形。

    只是,这绘的是丹青?不是要写秘法?

    云织梦狐疑却没问,而随着柳蔚画的越多,云织梦的目光,也变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旁边的小丫鬟,却在画了一半后,就捂住了脸,羞涩的红了脸颊,嘴里嘟哝:“怎的,怎的画这种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东西,是什么东西?是最正规专业的人体结构图,只是,因涵盖全部结构,因此,当然是裸着的。

    小丫鬟觉得这东西wu秽,云织梦一个学医的,却能看出这东西的价值。

    眼神当即不一样了,等到柳蔚收笔,云织梦的目光,已在那chi裸干净的人体图上,停滞许久。

    柳蔚又拿起毛笔,在上面书写,边写边道:“神庭穴,人中穴,天突穴,紫宫穴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个个穴位,在图上清晰的被标注出来,云织梦的眼里,迸发出神彩。

    医书谁都会看,上面的字谁都认识,但正统医书上,关于穴位的讲解晦涩而稀少不说,更不可能将此一目了然的画出来,供人更清明的观看。

    等到把最后一个穴位标注出来,柳蔚又写了两本书名,算是辅助书,也是柳蔚在古代,仅能找到的两本,在穴位认识上,也是描述最多的书。

    但这两本书,都属于冷门货,普通书铺,必然找不到。

    柳蔚琢磨的是,云织梦总有法子找到,毕竟自己也能找到,那便说明,只是冷门,不是绝迹。

    云织梦现在真想抱着柳蔚亲,但云织梦还是会克制的。

    柳蔚在交代完了所有事后,简单的提了自己不日将要离开,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云织梦看着柳蔚的背影,心想,不枉自己喜欢此人,特地来告别,又特地送了这么厚的礼,果真是嘴硬心软,别扭,又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,云织梦却没乐完。

    直到盛大娘从内室出来,云织梦还捧着那宝贝似的三样东西,与娘炫耀。

    盛大娘失笑一声,也看了看那穴位图,眼神也变了,最后二话不说,直接道:“我带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一愣,下意识的挡住画纸,满脸警惕:“娘,这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盛大娘道:“我就是看看,这上头有些骨头的排列,倒是有趣,还有穴位的位置,总之,我看过便给你送回来。”凡是习武之人,对这些东西,都有探究之意,盛大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但云织梦不乐意:“那娘你要看,就在我这儿看吧,带走了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不还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,就在这儿看,带走了不行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得来的宝贝,绝对不能被抢走!

    云织梦态度很坚定。

    但看娘脸上露出不快的面色,云织梦又有些胆怯,最后灵机一动,道:“若是被有心人发现了怎么办?这不是将柳蔚暴露了?”

    一涉及到柳蔚的安危问题,盛大娘果然沉默了,犹豫一会儿,到底妥协:“那便在你这儿看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松了口气,忙背过身,偷偷摸摸的将画纸卷好,抱着藏进内室柜子里。

    从八秀坊出来,柳蔚直接回了客栈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,在经过一间打铁铺时,柳蔚却突然驻步,随即,目光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铁铺里“砰砰咣咣”的锤炼声,响彻于耳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这大冬日,还满头大汗,站在火炉旁铸铁的铁匠,目光一转,又转向铁匠身后的椅子上,坐着的粗衣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长了一张英气中带着冷意的脸,似乎是柳蔚的视线太直接,那男子也抬起头,看向了柳蔚。

    火炉上头冒出的烟,将空气扭曲,两人隔着那歪曲的烟雾,对视了许久,男子才起身,上前了两步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只是两步,他便停住,又看了柳蔚一眼,却是转头,与铁匠说话。

    铁匠频频点头,末了,又继续打铁。

    而等那男子再抬头看向外头时,却哪里还有那白衣清隽的身影?

    男子微沉的眸子,敛了敛,他停顿一会儿,突然走出铁铺,左右巡望,而这时,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视野,却是柳蔚从拐角的墙内,走出来,目光淡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找我?”

    男子没有说话,只沉默的看着柳蔚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柳蔚靠近男子,走到男子跟前,将他上下打量一圈儿,问:“怎么穿这样的衣服?听说,你是纪家管刑罚的,说来,大小也是个内官,行头也不讲究点?上次见你,你被软禁衙门,穿得都要比这体面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纪邢,第一次与柳蔚单独见面。

    方才,他实则并不想与柳蔚说话,哪怕柳蔚在铁铺门口看了他许久,但他觉得,他和柳蔚没什么话说,无论从任何方面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追出来了,不知缘由,仿佛,还是有些话想说,但又不知怎么说。

    柳蔚的态度,并不算差,但也绝对称不上好,尤其是对纪家人。

    但纪邢,柳蔚觉得自己可以对其友善些:“我失踪那几日,容棱说,他拖了你找我,不管最后是否因你找到,我都欠你一声谢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