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32章 能让容棱觉得熟悉的,却少之又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内部人员信息凤凰平台分分彩害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32章 能让容棱觉得熟悉的,却少之又少

    荒郊野外,深更半夜,一具尸体,这无论是谁,在何种情况下,怎的都会悚然一下。

    车夫颤颤巍巍的退到马车边,显然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路途原因,柳蔚等人一路走来,雇的都是本地车夫,没让容棱的人驾车,只因本地车夫更熟路,而几乎每到一个城镇,他们便换一个车夫,也算是保护行踪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车夫,是从上一个驿站雇来的,送到下个驿站,也就是京郊驿站口。

    可现在却在途中,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灯笼的光到底微弱,柳蔚借着容棱的手,看到那草地上,鲜血淋淋的一片。

    柳蔚凑近些,蹲下,只是去看,没有用手碰。

    直到容棱将灯笼给了柳蔚,又贴心的回马车里给柳蔚拿了手套,柳蔚才套上手套,开始翻看尸体。

    “性别,女,年龄,十五至十八,死因,外表观察为摔死,脑浆爆裂度高,骨骼断裂,四肢胸腔,多处出现碎裂性骨伤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慢慢的将发现的重点说出来,又将那女尸翻转过来,看女尸的脸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是一张如花似玉的俏丽脸庞。

    若不是现在满脸鲜血,看着极为可怖,放在谁家院子里,都是让老爷爱入骨髓的小妖精。

    既然有了这张脸作为辅助,柳蔚自然就要检查更多。

    首先是手脚,其次是身体,柳蔚没将女尸的衣服解开,只撸上了袖子,看一些不算出格的位置,毕竟这还有旁人,这女尸也不想在两个陌生男子面前被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“手指纤细,不沾春水,是个养尊处优的,身上也没明显欢爱痕迹,不是奸杀,再看这打扮,大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丫鬟,只是死在这荒郊野外,便有些蹊跷,而且……”柳蔚抬眸,看看上空,喃喃:“这附近,并没有山。”

    没有山,是如何摔死的?

    这是一处林子,最高的地方,或许就是旁边的大树。

    但这大树也不过不足两层楼高,要将一个人摔成这种摸样,至少也得是十层楼的距离,没看身子大部分,都快摔成肉泥了吗,脑浆更是爆得四处都是。

    容棱也看了看四周,再看那尸体时,眼神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柳蔚发现了容棱的眼神,问道:“怎的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认识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没追问,这里已经快到京都,这女子一身丫鬟装,却华丽非凡,必然是京中权贵家的人。

    容棱堂堂三王爷,虽说性子冷淡,但好歹在京中过了二十多年,当真见过也不奇怪,只是能让容棱觉得熟悉的,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看来,果真是漂亮的姑娘,就容易让人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不过再漂亮,也落到了红颜薄命的下场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道:“此地不是第一案发现场,土地上有拖拽的痕迹,还有车轮痕迹,死者应当是摔死后,被人抛尸在此。死亡时间不超过五个时辰,因在冬日,计算京都昨日的气候环境,冷空气比例,再看尸体僵硬度,死亡时间的准确度,会有一到两个时辰的徘徊,现在丑时,也就是说,死者是昨日的申时到酉时遇害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将手套取下,在这样的环境内,柳蔚能看出的东西很有限。

    光线实在太差,哪怕柳蔚夜视能力好,也极有可能错看一些小细节。

    将手套随意捏在手里,柳蔚道:“看来今夜,咱们想赶路也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搂着柳蔚,将她护回马车。

    车夫还缩在马车角落,见状胆战心惊的问:“两位公子,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柳蔚语气淡淡:“还有什么如何是好,守着呗,明日一早再去报官。”柳蔚说着,又顿了一下,提醒道:“莫要靠近,莫要破坏案发现场。”

    虽说不是第一现场,但如何从第二现场上的一些细节,推测第一案发现场的位置,也是门学问。

    只是现下光线实在不行,不若明日天亮了,再好好端详。

    车夫忙不迭的点头,这粉身碎骨的尸体,谁敢靠近,也得有这个胆子才行啊。

    柳蔚上了车厢,立刻对上小妞大妞两双黑漆漆的眼眸,柳蔚安慰一声:“无事,睡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哪里睡得着,挤成一团,也不说话,只闷闷的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容棱拧开水壶让柳蔚洗手,洗好了,擦干净了,才将人重新楼主,让她继续睡。

    马车里并不大,五个人睡,实在勉强,但索性三个都是小孩。

    三个小孩顺着睡在里头,倒是刚好塞下,而外面,也就只够一个成年人躺平,这个人自然是柳蔚。

    而容棱,则只是坐在柳蔚旁边,守着柳蔚,至于咕咕与珍珠,只得睡在后面的行李车厢里了。

    咕咕与珍珠没有醒,小黎也没醒,柳蔚却是睡不着了,没有人在刚发现一具尸体后,还能心无杂念的睡过去,而且,那尸体就在他们附近不出十米外。

    车厢里很安静,过了好一会儿,小妞才问:“公子,真的是死人吗?”

    柳蔚“嗯”了一声,拍拍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小妞就钻过来,钻到柳蔚怀中,缩在柳蔚胳膊里。

    大妞看了,有些眼热。

    柳蔚对大妞挥挥手,大妞忙也钻过来,两个小丫头年纪都小,哪怕在古庸府经历了许多,但在那儿好歹还有硕大的客栈可供休息,还有人来人往的人,这里,却只有他们几个,担心害怕,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“是被杀了吗?”小妞闷闷的问。

    柳蔚迟疑一下,才说:“还不确定是自杀还是他杀。”

    容棱偏过头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别这么看着我,就算此地不是第一案发现场,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,目前有的确切资料只有死因一条,若是死者自个儿在其他地方摔死,被没责任心的人运到这儿来扔了,也不是没可能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些古怪,小妞不解:“谁会这般无聊?”

    “那就得先知道,这死者有什么恩怨了。”死者那张如此漂亮的脸庞,带得来男人的垂帘,也带得来女人的憎恨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