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40章 一种为人嫂子的使命感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kj788港台最快直播香港马会2018年不开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40章 一种为人嫂子的使命感

    柳蔚既不愿说,他也不逼,彼此都保留着一股默契,就像以前那样,不给柳蔚束缚。

    以前,柳蔚不愿自认女儿身,不愿告知他小黎的身份,他又何曾逼过她?

    现在依然如此,柳蔚不说,他不问,柳蔚说了,那他,自然也会给她一个满意答复。

    只是,他何时才能等到她说?

    十月怀胎,肚子逐渐大起来,遮无可遮,避无可避那一日?

    或许等不了这么久,只是,估计,的确还需要些时候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的情况,容棱是明白的,与第一次相同,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怀了这身孕。

    有的人,对此觉得惊喜,觉得欢喜,但有些人,却需要时间去思考,去判断,去更理智的拆分一切细节。

    前者,心易宽,人简单,后者,心思多,人复杂。

    柳蔚是后者,容棱很清楚。

    柳蔚聪明,机敏,睿智,博学,而有了这些特点,便不难猜测,柳蔚那更多隐藏的性情。

    其实,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一句。

    柳蔚独立,太过独立,独立得出了任何人生大事,优先的,必然是思索,且是自己一人思索,一人应对,只等她自己有了应对之策,万全之策,才会说出来,与信任之人分享。

    容棱在等柳蔚分享。

    但却更愿意看到,柳蔚不管不顾,出了事也无须考虑,无须过虑,只告诉他,让他操心便是。

    但容棱知道,现在的柳蔚,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是本能,与柳蔚生来的脾性有关,与柳蔚自小到大的生处环境有关,而他容棱,还无法凭这短短数月的相处,便将柳蔚这足足二十年养成的性情,全数给推翻。

    他不急,他会等,无论多久,无论何种代价,何种坎坷,他都会等下去。

    手轻轻放在女人身上,缓慢的抚摸着,动作柔软得格外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睡着的女人无知无觉,却是浅眠的小妞,睁开了眼睛,看到眼前多了一人,惊喜极了。

    小妞嘟嘴刚要说话,却被对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小妞立刻点头,压低了声音道:“三公子,您可算回来了,您若再不回来,咱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摸摸小妞的头,让小妞下床。

    小妞爬下床铺。

    容棱走出牢外,小妞跟出去,待重新关上门,站在逼仄的天牢通道口,容棱才问:“我不在,有没有人为难你们?”

    小妞摇头。

    可小妞现在有满肚子的其他话要说,便不管不顾,直接将容棱走后,发生的所有事,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小妞说的仔细,容棱听得也是仔细。

    待都说完了,小妞才耷拉下脑袋,有些忧伤的嘟哝:“我娘说……好人家的姑娘,生不入天牢,死不下地狱……可我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拍了拍小妞的小黑脑袋,道:“此地并非天牢。”

    小妞愣了一下,抬起头懵然地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“此地,乃我与你家柳公子,行公之地。”

    小妞睁大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:“所以,我们不是被抓来关押?只是,只是走了一趟衙门,来办公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小妞听了很高兴,但立刻又有质疑:“可那位,那位郡主说,说咱们杀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此事,一路回来,容棱已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之死,上上下下均透着古怪,且中间波折繁多,糊里糊涂,但再是古怪,也终有漏网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于三到四日前发现遗体,其后遗体又凭空消失,再不存在。

    但昨夜他们见着尸体时,柳蔚分明说,死者死亡不超过五个时辰,那也就是半天不到。

    同一具尸体,为何会出现两个死亡时间?

    这已是最大的疑点。

    而这疑点就像线头,找到线头,只要方法适当,这条线,总会解开。

    只是解线之人似乎并不着急,还在里头睡着午觉,如此悠哉。

    柳蔚窝在被子里,其实,柳蔚早就醒了,从容棱进来的第一刻。

    但柳蔚戏好,装得出神入化,愣是没让容棱看出来。

    装睡也只是权宜之计,总不能一直睡下去,柳蔚闭着眼睛,开始思考,自己一会儿,该如何与容棱解释啊?

    好好在城外等他,为何自己却跟着月海郡主跑了,跑了就跑了,还主动跑到天牢里来,这不是有毛病吗?

    柳蔚破罐破摔的想,不若就告诉他自己有毛病吧,反正她晕车严重,不若就说晕得头晕脑胀,四肢乏力,神志不清,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,又被柳蔚打消了。

    虽晕车,但也还不到丧失智商的地步。

    且一路过来,柳蔚一直奄奄疲惫,却也没做什么头脑发热的傻事,现在突然用这个借口,不说容棱信不信,就是柳蔚自己也不信。

    那还能用什么借口?总不能直说,就是知晓那女尸乃是他容都尉的亲妹妹后,自己冷不丁的产生了一种为人嫂子的使命感,本能驱使着自己,要进一步调查,将案件尽快破获。

    这么说,好像感觉是把自己卖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一路而来,真的从与月海郡主的频频对话中,窥得案件五六成内情,并且柳蔚很清楚,如果容棱在,月海郡主与那苏公公,绝对没那么容易,让人套出话来。

    柳蔚左右为难,到最后,更是不敢睁眼。

    直到又过了一会儿,牢门再次打开,柳蔚立刻绷紧身子,赶紧恢复睡姿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回来的是小妞。

    柳蔚听到了动静,是小妞爬回了床上,却没重新进被子睡下,而是动静很小的推了推大妞。

    大妞含含糊糊的被叫醒,懵懂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妞道:“三公子回来了,三公子说柳公子还在睡,他还有些空闲,要带咱们去赴宴,你去吗?”

    大妞有些呐呐:“赴宴?”

    小妞点头:“三公子说,是一个他们家人的小宴,但三公子身边没有丫鬟,咱们要不去,三公子就只有一个人,看着会很丢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一定要去了!”大妞立刻清醒了,坐起来,就开始刨头发:“你等我换个发髻,我要让自己看起来贵气一点,像大户人家里的丫鬟,不给三公子丢脸。”

    小妞“嗯”了一声,也开始倒腾自己的发髻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