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51章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明珠台在线观看衣服的码数字母表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51章 有件事我要告诉你……

    此刻这间屋子里,算上小黎,便只有他们四人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得去净房,我憋不住了,我肚子疼!”秦中一说完,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便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柳蔚欲言又止的冷下表情,看着空空如也的大门口,又看向坚守岗位的墙角,最后抿了抿唇,对小黎道:“你可看出了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小黎探过去脑袋,支着下巴看了好久,中间还戴上手套,去玉屏公主肚子里挖了挖。

    林盛远远的看到这孩子伸出手时,就觉得不好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看到那小公子掏出一块血粼粼的不知是圆是扁,但血肉模糊的东西时,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看到那小公子将那东西放在手上掂量掂量,又凑过去嗅嗅,甚至掰开了,揉碎了,又仔细瞧了许久,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林盛终于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虚弱的靠在墙根,半晌立不起足。

    小黎这时,却有了答案:“爹,这个……太碎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等着儿子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小黎就道:“我从未见过碎得这般严重的肾脏,我觉得……”小黎有些迟疑,似乎不能十分确定,但又觉得那种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让他说。

    小黎这才道:“这内脏,是被震碎,并非摔碎的。”他说完,又忐忑的看了娘亲一眼,想确定自己说的对不对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回答儿子,但眼里,没有不满。

    其实,在切开尸体后,柳蔚就有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死因。

    真正的死因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没什么好看的,摔死还是摔死,但是摔得内外不符,又是为何?

    用逆反心理推断一下,答案很快便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的尸体,无论从里还是从外看,摔痕都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所以,柳蔚可以推断,此人,的确受过摔伤,且致命,但有人,有会武的高手,在公主死后,以内力震碎了公主的内腹。

    否则,摔,不会摔的如此粉碎。

    凶手为何要多此一举?为何要有所作为,是出于变态,还是想做什么其他的事?

    柳蔚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若是其中牵扯了第二人,那么也就是说,此案为他杀的可能性,大于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是啊,当然是他杀。

    莫非堂堂公主,还能找个悬崖峭壁,自个人跳下去不成?

    其实也并非没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个案件,柳蔚从一开始便没有给其定型,究竟是自杀案,还是他杀案。

    不能因为案发现场被移动过,便说明这是他杀,因为移尸的,或许是别有居心的人,但却不见得就是凶手。

    但柳蔚却可以通过尸体内脏碎裂痕迹的差异,确定此案为他杀的几率大于自杀,只因你碰尸体可以,你挪来挪去,搬来搬去可以,这些都不足以说明你杀了人。

    但若尸体内部有了如此巨大的明显伤痕,那你就摘不开了,你动了真正死因,且还是一个,正常仵作,不会去检验到的死因。

    古代仵作,是几乎不会有人,将遗体解剖的,尤其此人还是堂堂公主。

    而既然如此,凶手为何还要在玉屏公主的内腹里动这个多此一举的手脚?

    柳蔚将现有的线索理顺,重新检查了一遍内腹里,其他的地方,确定没什么可看了,才拿出针线,打算缝合。

    缝合过程过,秦中回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便直接道:“尸体看过了,再来说说时间问题吧,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,差不多是前日,你们说此人几日前便死了,绝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林盛立刻反驳:“不,就是几日前,当时许多人都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柳蔚还是那句话:“肝温,血温,虽然看不出内脏,但眼球肿胀度,皮肤活跃因子流动性,都显示,此人并非死于几日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林盛皱眉:“可是当真几日前,许多人都见过玉屏公主遗体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才是问题,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就在京兆尹衙门,正忙忙碌碌的验尸时,皇宫里,容棱又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喝得醉醺醺,拉着自己不撒手的华衣男子,容棱很烦。

    不过是离宫前去了一趟乾宁殿,想确定一下大妞小妞是否安好,却正好遇到饮宴之中,自个儿喝多了,跑出来吐的容飞。

    容飞也当真是醉了,但醉了就醉了,却还认得人,在瞧见容棱时,容飞张口就喊了声:“三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惊了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只得将人拖走,扔到了无人的小厢房,却被此人拉着,不撒手了。

    “三皇兄,你回来了啊,咱们当真是好久不见了……嗝……”

    满身的酒气,容棱嫌弃的推开他。

    刚推开,此人又缠上来,迷迷糊糊的抓着他的衣摆,摇摇晃晃的说:“你看你多好,想走就走,想回就回,我呢?我算什么狗屁王爷,什么倒灶的一品大臣,我就是个给他们收拾烂摊子的,你还不知道吧,我要成亲了,呵呵……呵呵呵,三皇兄,届时可要早些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里,满是嘲讽与轻蔑。

    看他这稀里糊涂的模样,显然是当真喝多了。

    容棱其实与容飞不熟,到底是太子一母同胞的兄弟,哪怕之前因为容矜東,他们多了些接触,但许久未见,应当又生疏了回去。

    但此时,容飞这狗皮膏药的姿态,却来得太过莫名。

    容飞也当真是受多了委屈,这会儿逮到人,便尽数倾诉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要告诉你……”容飞突然睁开眼睛,浑浊的双眼里,全是笑意:“你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就听容飞压低了声音,故意看看左右,然后满脸醉红的说:“父皇要动宜贵妃了,容溯要完了……母妃一知此消息,便使尽了手段,将她那宝贝侄女,给要了回来,这不,又要塞给我了……三皇兄,你说这次,我该用什么法子对付她们才好?”

    容飞虽说是在问,但显然自己是没有主意的,问着问着,整个人都是精神恍惚的。

    容棱看容飞那醉的人事不省的模样,心想,皇上这会儿却是动不了容溯,只因,有了权王相助,容溯怕就是这京都里,最稳的那人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,怕才是那当头第一人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