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56章 这便是对棱哥哥的不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彩吧天空彩高手与你2017香港马会资枓大全直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56章 这便是对棱哥哥的不忠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昭宁宫外的小长廊里,月海郡主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今日宫宴,月海原本去的很早,但途中却被聘贵妃叫去。

    聘贵妃乃玉屏公主亲姨母,蓝贵妃早逝后,这宫中,玉屏公主便依仗着聘贵妃而活。

    两人情分,说是亲母女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聘贵妃叫月海去,自然是因为月海找回玉屏公主遗体与嫌凶之事,已经落入了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惊讶这位四贵妃之一的娘娘消息灵通,在这些贵妃面前,月海郡主虽说娇蛮,但从不过度,也秉持着该有的礼数。

    聘贵妃有些哀伤的询问了一番关于玉屏公主之事,月海郡主便说了许久,等到询问完毕,昭宁宫那边的宫宴,听说已经进行到一半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迟了,月海郡主也不特地赶去,慢悠悠的从聘贵妃这儿离开,一路都走的闲暇。

    但在月海还未抵达昭宁宫前,却听说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五王爷遇刺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上下刀子般的大事。

    要知,五王爷,那可是皇后娘娘的心头宝,便是太子,也没得五王爷这份在皇后娘娘心中的重量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步伐很快。

    在宫中,她最最依仗的是皇上与皇后的娇宠,父母离世后,进宫多年,这两位,待她如珠如宝,她便是轻待哪位王爷,哪位公主,也不敢轻待太子与五王爷。

    “郡主,这边。”昭宁宫的小宫女看到月海步伐紧凑的过来,忙撩开帘子,给月海指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进去,彼时,便看到屋内平平静静。

    安静的显得异常。

    原以为五王爷遇害,在昭宁宫习宴的女眷们,会蜂拥而至,不曾想,这儿倒是一个旁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坐在床榻前,背对着门,树甄在皇后旁边伺候。

    床榻上隐隐约约能瞧见个人影,月海郡主猜测,那是五王爷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放轻了声音,月海郡主小心翼翼的靠近。

    树甄此时回头,对月海郡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又谨慎的看了皇后娘娘一眼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这便住了嘴,再走近一些时,方才发现皇后娘娘的脸色,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亲子遇害,做母亲的面色难看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有些心疼,刚要说话,却听床榻上,朦胧传来一声动静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看过去,皇后与树甄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容飞没醒,太医离去后,他便一直昏睡,到现在,绵绵断断的也就是几声呻吟,但很快又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不知五王爷伤情如何,又不敢贸然问,只得乖巧的站在皇后娘娘身后,眼睛却一直看向树甄。

    树甄没有说话,只是表情很微妙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五王爷又睡了过去,月海郡主还在胡乱猜测时,皇后突然开口:“月海。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立刻应声: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回头,漆黑的眼眸看着月海,半晌,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忙将自己的手递上,送到皇后手心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抚摸着月海的小手,声音有些轻慢:“本宫有一事,要托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有何吩咐,月海定然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皇后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,再看了月海郡主好一会儿,才缓缓道:“林家那门亲事,本宫想退了。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一愣:“娘娘是说林家,莲姑娘与飞哥哥那桩?为何?娘娘不是说,莲姑娘是最合适飞哥哥的人选,还说,飞哥哥现下虽然对此事有些抵触,但日子长了,自然明白您的苦心,也自然明白莲姑娘有多好?”

    容飞的婚事,月海郡主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不止知晓,还从中参与了不少,包括如何让皇上收回成命,撤了林棋莲与七王爷的婚约,又如何代子下聘,让林家收下五王府的彩礼,且让容飞骑虎难下,这两个主意,月海都知情。

    林家是皇后娘娘的母家,现在林家如日中天,将来太子登基,五王爷又有林家做助,这对兄弟,将来只会越做越大,君臣得宜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是知晓这里头的利害关系,也因此,皇后娘娘这突然要退婚,让人懵懂了。

    皇后没有多做解释,只是拍着月海郡主的手,道:“你可愿,帮帮本宫?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忙道:“虽不知娘娘意欲为何,但娘娘要做什么,自然有您的道理,有何事,您吩咐一声便是,月海定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皇后欣慰的笑了一下,道:“那明日,你便将退婚书送往林家吧,只是,若你去送,怎的,也得需一个名头。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正想说,自己一个外人去送这退婚书恐怕不好,再听皇后这般说,便静观其变,等待皇后后头的话。

    “既你决定帮本宫,不若,你便以飞儿未婚妻子的身份,去送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?”月海郡主吓了一跳,唬得本能要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但皇后拉紧月海的手,没让月海退,只是语气更加凝重了,但言辞却在解释:“飞儿眼下身子不便,本宫自也不得这空,虽说以这样的名义,会委屈了你,也害了你的名声,但若不托付与你,本宫又还能指望谁?这宫中诡谲,多少双眼睛盯着这昭宁宫,多少人又盼着本宫死,月海你是个好孩子,自你到本宫膝下,本宫何曾委屈过你半分,此次,当真是穷途末路,本宫,才指望上你。”

    月海郡主这次是真的被吓住了,皇后娘娘是何许人也,后宫之主,万民之母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相处多年,这是月海郡主头一次见皇后将姿态摆得这般低,低得,竟仿佛在哀求于人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很不可思议,但同时,也真心相信了,皇后此刻的状态,不好,很不好。

    或许,五王爷的伤情很重,重到了皇后已经无法承受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月海郡主便心疼了,回握着皇后的手,抿紧了唇道:“娘娘,月海不是怕声誉受损,这京都内外,谁不知月海刁蛮任性,我又哪里还有什么声誉可言,只是,我若以这样的身份去林家,林家,怕是要恼怒的,娘娘是林家人,便是有什么话,也可直说,这样弯弯绕绕的一圈儿,月海不懂。”

    皇后面上露出一丝苦笑,垂着眸子道:“便是因为本宫是林家人,此事,本宫才不得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皇后却不说了,只是看着月海郡主的眼睛,问:“你便说,你是否愿意帮本宫这个忙?”

    既然说到是帮忙,自然是愿意帮的,只是要应承下来,却总有些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想到容棱,想到自己竟要以另一个男子的未婚妻身份外出行走,虽说只是一次,只是一天,或者只是一个时辰,但,月海还是觉得不舒服,仿佛,这便是对棱哥哥的不忠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