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59章 呼呼喝喝的容三王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资料彩票之家香港正版挂牌图更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59章 呼呼喝喝的容三王爷

    柳蔚其实问过月海郡主,旁敲侧击的打探过,但月海郡主只说接到京兆尹密报。

    柳蔚昨日也问了林盛,林盛言之,就是有一普通小童,来衙门门口报了信,说是收了人的好处,过来跑腿。

    那小童已经被拘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调查结果是,此小童身世青白,父母皆是本本分分的京都百姓,且祖孙三代,都在京都落根,实实在在的老实巴交。

    京兆尹也让小童描述了差他跑腿之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小童却说,那人带着面巾,根本不露容貌,他只是收了那人三根糖葫芦,两包甜枣,才跑来禀报。

    小童家人闻言后,将那小童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线索到这里,却是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昨日柳蔚验尸途中,秦中将那小童找了来,柳蔚问过两句,瞧那孩子眉目眼神,便知晓他当真什么都不知,便将人放了。

    所以,究竟是谁通风报信公主遗体下落,至今仍旧是个谜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此人就是凶手的可能性,高达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想到这种种事态,柳蔚的心绪便难平。

    柳蔚想,自己现如今还能做的,仅剩的东西,怕是就是去公主寝宫瞧上一次了。

    根据其他人所言,玉屏公主是在宫中失踪,在宫外遇害,尸体被带回后,遗体消失,最后出现郊野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寝宫便是重要一环。

    只希望,时隔多日,那里面,还有能觅得的线索。

    要进宫,自然不能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柳蔚现下虽说闲适,呆在牢房里懒洋洋的,但一入夜,便想要潜入皇宫。

    没了镇格门给开后门,就还得想想法子,怎么混进去更方便。

    这皇宫柳蔚拢共没进去过几次,地方太大,现在让她记起来格局,她也有些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柳蔚就睁开眼,委婉的目光,在容棱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昨日柳蔚就想,要进宫肯定要依仗容棱,但方才这才说了月事来了,按照容棱待自己的态度,会让自己进宫?

    毕竟,便是没常识的人也知道,月事来了,上蹿下跳最不宜。

    柳蔚的目光太过灼人,容棱还在揉柳蔚的腹部,见状,他看过来,瞧着柳蔚的脸,沉默一下,道:“你再这般瞧着我,小日子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一笑,突然坐起来,小心翼翼翻身坐到男人身上,倾身,捧着他的脸,对准嘴唇,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揽住柳蔚的腰,避免她摔下去,眯起眼睛,眼眸有些变红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道:“今夜咱们进宫玩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下,挑眉:“玩?”

    柳蔚趴在容棱胸口,下颚磕在他衣襟上:“五王爷不是遇刺了,咱们去探望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他很熟?”容棱语气凉淡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好歹也算相识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不熟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这男人像是死不松口了,柳蔚抿着唇,半晌从他身上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却一把将她按住,翻身,动作小心的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柳蔚就这么看着容棱,男人倾身,咬住她的唇,柳蔚有些吃痛,含糊一声,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容棱到底放开她,抵着她的唇瓣,低声道:“想去便去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前一亮,想了想,又问:“若是你在,可有什么法子,能快速进去?”

    “有内应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镇格门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容溯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已经将容溯的人,视若自己的人般呼呼喝喝的容三王爷,对那位被他坑害的七弟,没有丝毫愧疚感。

    而经他这么一提醒,柳蔚也想起来什么,问:“小妞大妞昨夜一夜未归,容溯是如何说的?”

    嘴里问着这话,柳蔚不着痕迹的从男人怀中退出,惟怕他压着压着,便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出她的动作,没有阻拦,轻松让开。

    待柳蔚坐起身后,才听身畔男人道:“暂住七王府。”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,不太愿意:“为何要住在七王府?大妞小妞,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这儿不安全?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想到什么,掐住男人的衣领:“莫非,你便是用两个丫头,换取了容溯那儿的人?你把她们卖了?”

    容棱握住柳蔚的粉拳,掌心包裹着,摩挲一番,被柳蔚甩开后,方道:“这几日,我暂不打算泄露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,倒是愣了一下,若说最近几日不打算泄露身份,那便是说,他不打算回三王府。

    柳蔚不觉得容棱会是故弄玄虚之辈,若他当真执意隐藏身份,便说明,有些事,只有暗处行动最为妥当,而若是隐在暗处,那必然,就要受一些无法预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如此,大妞小妞跟着他们,的确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只是跟着容溯……

    柳蔚有些不乐意,柳蔚想,清醒着的小妞,应当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与柳蔚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七王府内。

    烟侧妃的屋子里,娇滴滴的俏丽女子,正询问着底下的丫鬟:“王爷当真是这般说?还有,昨日那两个不知从哪儿被带回来的野丫头,被王爷安置在了二院门的厢房?”

    丫鬟连连的点头道:“不止如此,还吩咐了前头的人,送了好些新衣裳过去,余姑娘那边就在说,怕当真是……王爷与外头的谁,生的。”

    那烟侧妃皱起眉头,不免抱怨:“这府里头公子小姐这般多了,爷怎的还领人回来,当真是嫌这后院还不够乱?”

    丫鬟不敢说话,只得听着。

    烟侧妃又问:“可打听了,那两个丫头的生母是谁?”

    “好几处都在打听,但好似,还未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烟侧妃蹙眉,突然起身:“走,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丫鬟伴随在侧,殷勤的搀扶着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侧妃,一出院子,这排场自然是少不了的,可但这烟侧妃带着一溜烟的丫鬟到了二院门子外头,却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院子里头,起码站住了三路人,原侧妃,肖姨娘,余姑娘,竟是都挤在这儿。

    里头三人也瞧见了烟侧妃,彼此对眼,目光都不友好。

    烟侧妃蹙了蹙眉,也不管这些,直接走进院子,往屋子里去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