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70章 并非白玉佛像,而是铁青鬼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怎样破解分分彩定位胆生财有道图库六彩图库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70章 并非白玉佛像,而是铁青鬼相

    难得听柳蔚说这样的话,金南芸倒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却并不觉得有何不妥,只道:“京中局势多变,你且小心为上,眼下你到底还挂着柳家少夫人的名,出入行走也谨慎些,对了,你说见过星义,可知晓他的落脚点?”

    金南芸滞了一下,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金南芸的表情:“总之,你小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点头,又问:“你特地将我叫来,就只是说这些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我想确定付子辰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嗤了一下:“确认他的行踪又怎样,他若真的涉险,你还能去救他?就你现在这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想出狱,随时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留下?”

    玉屏公主一案,在京中闹得沸沸扬扬,柳蔚也不怕与金南芸明说。

    金南芸听了,蹙了蹙眉:“说来,我也是见过那玉屏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倒没想到,顿了一下,才看着金南芸,又一次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金南芸道:“这玉屏公主,名声不小,尤其是在道观寺庙内,常有人提及,我做行商之事,对诸天神佛,自然多有信赖。前阵子我去清香观,在那儿,与玉屏公主有过一面之缘,当然,玉屏公主是贵人,有诸多师太陪伴,我只是个信客,远远看了一眼,权当好奇,也没多想,不过现在你说起来,我倒是想起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玉屏公主请了尊佛像回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:“佛像罢了,有何奇怪?”

    金南芸摇头:“那佛像是玉屏公主亲自从观堂里捧出去的,但因为路上刮了风,罩在佛像上的红布被掀开了,我恰好看到,那并非白玉佛像,而是铁青鬼相。”

    这个柳蔚倒是不知。

    柳蔚未言语,金南芸也继续说下去:“所谓铁青鬼相,一来,相身非玉非金,非万贵之器,用的,却是黑物,比如碳灰,铸铁,总之,乌漆麻黑,看不出一丝祥和,其次,那相上雕刻的也并非诸天神佛,而是……阎罗王。”

    “请了尊阎罗王回宫?”

    “吃惊吧。”金南芸道:“我当时也吓了一跳,玉屏公主不是佛前玉女吗?不请佛像,不请观音像,请什么鬼仙?阎罗七煞,非命格奇硬之人,哪里敢上香供奉,阎罗也不带福气,不带祥气,带的全是煞气,有人会把煞气带到自己身边?反正我是没见过,但这玉屏公主,就是请了尊阎王像走,其后,我也听到几位师太议论,说那阎罗之像,内里安了得道高僧的舍利子,其灵性不似泥塑,竟是有了脾性,若是与人太多接触,怕是会遮人阳气,害人性命,后来玉屏公主不是薨了,当时我就想,没准当真是被那佛像克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话音未落,就感觉额头一疼,捂住头,吃惊的抬眼,看着眼前女子,生气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闲闲淡淡的喝了口水,道:“将你叫醒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佛鬼克人?”

    柳蔚嗤了一声:“我信这天下有鬼怪,有神佛,但我不信玉屏公主的死因,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没准真的是呢,玉屏公主成日与佛打交道,这么突然的就崇尚鬼仙了,是不是入了什么魔怔?或许当真是被妖邪作祟,或是让鬼怪上了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完没了是不是。”柳蔚懒得与金南芸废话,看了眼儿子哼哧哼哧熬了好半晌的药汁,说:“可以起锅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甩甩微酸的胳膊,去端着瓷盆过来盛药。

    柳小黎在忙着,金南芸却不依不饶:“你非说与那佛像无关,那你解释解释,为何玉屏公主要请阎罗回宫?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能否认,玉屏公主是中邪了,突然神志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直觉得金南芸有些呱噪,便道:“在诸天神佛中,阎罗虽为鬼王,但也是仙,不是当真妖魔鬼怪,你说非命格奇硬之人,不会供奉阎罗相,我只能说,这是你的偏激,因所有武将,府里几乎都供了一尊阎罗相,阎罗带煞,安魂,能定惊定身,常年刀口舔血之人,最怕的就是怨鬼缠身,而有阎罗镇压,妖魔鬼怪,可还能有所作为?”

    “怎可能,我怎的没遇过……”金南芸闷声嘟哝,但实际也开始回忆,但想来想去,也没想到自己与哪个武将熟识,也没得参考。

    柳蔚一直不反对迷信,从这次穿越来看,这就是最大的迷信,但是,柳蔚也会在迷信中寻找逻辑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的死,与鬼神无关。

    玉屏公主的尸体柳蔚验过,是高手所为,虽现在无法锁定凶手身份,但至少能证明,是人力而为。

    要说这世上有没有鬼怪害人之事,要柳蔚说,是有。

    但不是真鬼,而是心鬼。

    以前柳蔚在曲江府就遇到一桩案子,受害者家属声称受害者撞鬼了,临死之前的几天,日日夜半惊醒,直嚷着有小鬼拉他的脚,要拉他下地狱,还说有饿死鬼在咬他的脚趾头,他每日醒来,都要确定自己的双腿是否健全,而突然一日,他就暴毙而亡了。

    此事在曲江府闹出一阵旋风,只因古人都惧鬼神。

    一时间,街头巷尾,皆是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后来,柳蔚接了此案,很快便发现,这受害人有虐畜一爱好。

    他因小时候遭野狗咬过,所以长大后,对畜生尤为暗恨,在街上,只要看到猫狗,就要抓起来,然后百般凌辱,将其弄死。

    有时候,他心血来潮,还会将死猫的脑袋割下来,连着肠子,打结拴在青天白日的晒衣杆上。

    好几次,睁大双眼,倒头悬挂的猫头,吓得邻居们惊慌失措,魂不附体。

    而每次这种时候,他还特别兴奋,最后,就更加肆无忌惮的虐待牲畜,再用牲畜的尸体去捉弄人。

    但好景不长,有一次,他遇到只烈性子的狗,那狗防范心极重,还尤其残暴,受害者一靠近它,它就呲牙咧嘴,受害者对这狗使用棍棒,它就直接咬上去,最后一番撕扯,那受害者被咬掉一块肉,狗也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接着没几天,那受害者就言说见鬼,还说被小鬼咬脚趾头,其实,不过是再次被狗咬后,心理阴影复发,从而,从心理变态,变成了心理惶恐,最后,自己将自己活生生吓死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柳蔚检查尸体时,发现尸体被狗咬过的伤口已经溃烂得连骨头都快被腐蚀了。

    柳蔚判定,那野狗有病,后差人去找,终于将那病狗找回来,一番治疗,现在已经是曲江府警犬队的一员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