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79章 请问,您老又受什么刺激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一肖中特小强106官网彩票合法吗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79章 请问,您老又受什么刺激了?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将那番薯夺过来,放到桌上的空茶杯里,给没收了。

    小黎咽下嘴里奢侈的仅有的甜番薯肉,才委屈的揪着指头,道:“爹,我还没吃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许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已经拉肚子了!”

    小黎病了。

    一向狗生病,他都不会生病的小黎,这次却病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到感冒咳嗽,卧床不起的地步,但是,一日跑好几次净房,到了夜里便手脚冰冷,这无一不证明,小黎的确是病了,且若是不尽早想办法,迟早会闹到发烧的地步。

    柳蔚总结了原因,觉得是地牢寒气重,将孩子凉着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柳蔚就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,心忖,看来牢里真的不是久留之处。

    有了想离开的想法,柳蔚就开始纠结,出去了住哪儿?

    晚上,容棱隐秘的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将喝了姜汤提前睡下的小黎打理好,转头才问容棱:“你打算何时表明身份?”

    表明身份就能住回三王府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三王府有明香惜香,两个丫头都极为细心精巧,定能将小黎照顾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不在正常时间段睡下的小黎,走了过去,手背贴了贴小黎的脑门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还没发烧,但有些闹肚子,这里环境终究是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容棱抚了抚小黎的脑袋,看也没看柳蔚,道:“不是你执意进来?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没有任性,而是将脑袋搁在男人肩膀上,半个身子靠在容棱怀里,说道:“不是已经不气了,怎么又开始翻旧账?”

    容棱顺势将柳蔚搂着,手臂护着柳蔚的腰肢,避免她摔到碰到。

    柳蔚将脸在容棱肩窝处拱了拱,双手环住他脖子,声音软下:“我想,要不你先将小黎送回三王府,小黎毕竟是一个孩子,也不算扎眼,至于我,住在镇格门客室便可,只要不出这大门,想必也不算声张。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未落,就被容棱拖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只好站直了身子,看着眼前男人,却见男人伸手,掐住她的下颚,二话不说,照着她唇瓣便吻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吻有些突兀,愣在当下,直等到吻毕,才道:“请问,您老又受什么刺激了?”

    容棱警告道:“别乱撒娇。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人表情笃定,柳蔚不得不思考,自己莫非真的撒娇了?可她,一点感觉也没有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算了,这不重要。

    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,柳蔚问:“那我说的你同意吗?我住上头,小黎回三王府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不。”

    柳蔚瞪眼:“你不同意?我儿子都病了,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容棱按住柳蔚的脑袋,将柳蔚升起的火气压下去,道:“三王府回不得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自是知道容棱不会无的放矢,既然说回不得,必然就有原因,猜测一番,问道:“有人监视?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:“看来,你归来之事,到底还是让一些人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。”容棱道:“我本也没指望,能瞒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,你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身份若是被揭穿,那便意味着隐藏已经没了意义,那身份公开不公开,也没多大差异了。

    “还早。”容棱道:“现下三王府布满眼线,但其中多为试探,到底没抓到我人,怕是就算怀疑,也只是猜测,终究,无证无据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明白容棱的意思,又问:“那你便打算这般先拖着?”

    “暂时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拖到太久,倒是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容棱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他到底什么打算,便就耸耸肩,不多言了,只是三王府回不去,小黎又该去哪儿?

    说到底,住哪里倒不是问题,重要的是,安全,可靠,还得,能压得住这兔崽子。

    “今日容溯来了?”容棱话锋一转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和咱们猜的一样,算我输你一次,我倒还真以为,他要将我递出去,毕竟,他现在不是身怀大事吗,时间对他而言怕是至关重要,随意为一桩不知何时才能侦破的案子耽搁时间,实在不是他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容棱眸子深邃,道:“他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的脸庞,愣了一下,突然明悟道:“又是你?你与容溯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信。

    容棱却不说了。

    柳蔚啧了一声,不喜容棱这般吊人胃口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床榻上的小黎嘤咛一声,翻了个身,将手指放到嘴里,嘬着指尖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过去,将他的小短手拿开,又给他重新盖好被子,才回头,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明早,我派人来接孩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讶然一下,心中隐有个猜测,这人莫非是打算将小黎,送到那儿去?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京都城另一头,正抱着熟睡的小妞,给孩子念一本志怪话本的容溯,突然感觉后脖子凉了一下,而后,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缩在容溯怀里的小丫头听到后,小身子拱了拱,从叔叔般的王爷怀中坐起来,仰起脑袋。

    容溯拍了拍丫头的头,道;“无事。”而后翻了一页书,继续念下去。

    刚念了一句,小丫头就蠕动起来,然后从他怀里跳下去,蹬蹬蹬拉开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容溯将话本放下,起身去看小妞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却见小丫头回隔壁房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又跑回来了,手里,揣着一个瓶子,然后宝贝兮兮的把瓶子打开,抖了一个药丸出来,递给身前大人。

    “何物?”容溯盯着那药丸,没有去接。

    小丫头也不说话,只往前又递了递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丫头固执的小脸,终究没再坚持,接过,问:“治风寒的?”

    小丫头迟疑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我吃?”

    小丫头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容溯吐了口气,纠结再三,最终将脑中“来历不明之物不可食用”十个血红大字抹消,把药丸放进嘴里,和着水,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这回高兴了,乖乖的又窝回大人怀里,听他说故事。

    容溯也没觉得不妥,关了房门,继续念书给丫头听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