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84章 该赞叹他的勇气,还是谴责他的残忍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7今期跑狗玄机论坛图香港王四不像图128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84章 该赞叹他的勇气,还是谴责他的残忍?

    清晨的太子府,冷霜般的雾气还未散尽。

    太子妃院后的回廊下,老嬷嬷裹着厚厚的棉衣,缩着脖子,搓着双手,对眼前的一排姑娘们道:“今个儿是娘娘进宫的日子,都给我仔细着点,娘娘这身子可是金贵,小世子不日就要诞下了,若是磕着碰着了,看太子不责罚死你们!”

    每月特定几日,太子妃都要与太子一道,进宫给皇后请安,今个儿便是这等日子。

    原本太子妃出行,也没那么多讲究,但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,可不就得更精细些,唯恐出个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太子妃嫁予太子后,怀的第一个孩子,头一胎,更上心些,也是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老嬷嬷教训了一众要跟着一起进宫伺候的丫鬟们,又打了打眼,突然觉得不对,问:“可还有人未到?”

    有丫鬟看看左右,说了一句:“像是云儿和婉儿还未到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登时蹙起眉毛:“这都几时了,不要命的臭丫头!去个人,将她们叫来!”

    立刻有伶俐的应下,匆匆跑回丫鬟的院子。

    可那人去了许久,也没见回来,老嬷嬷眉头更紧了,来了火气,索性带着人,呼啦啦的亲自过去。

    后头跟着的丫鬟们窃窃私语:“看来云儿婉儿是真要受罚了,昨日她们不是回来得挺早?怎的这个时候还未过来,当真是不要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这几日得娘娘恩宠,有些找不到北了,真当自己能成一等丫鬟呢,早着呢,不过是被吩咐去给殿下送了两次药,莫非还就成娘娘的近宠了?美得她们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各怀心思,在老嬷嬷的带领下到了院子。

    一过去,便看到先前过来叫人那个丫鬟,正站在门口敲门,里头却半点回应没有。

    那丫鬟看到嬷嬷亲自来了,便过来禀报:“嬷嬷,这门是从里头锁的,我打不开,她们也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老嬷嬷火气一盛,直接吩咐:“给我把门撞开!我倒要看看,她们是睡不醒了,还是死在里头了!”

    嬷嬷一声令下,幸灾乐祸的丫鬟们,立刻七手八脚的去撞门。

    虽说都是姑娘家,但到底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从小干粗活的丫鬟,手劲不比一般男子小。

    再加上人多力量大,没一会儿,门就摇摇欲坠,又过了一会儿,只听“咯噔”一声,是门里头的木栓被撞掉了。

    老嬷嬷当先一步,一脚去踹开门!

    可门一打开,里面扑面而来的怪味,却让那嬷嬷险些呕了出来。

    捂住鼻息,老嬷嬷后退两步,呵斥道:“奶奶的,这是什么味儿,臭成这样!”

    其他姑娘家也都捂住脸,有胆子大的往里头看了一眼,就看到里头两张床都是鼓着的,也就是床上是有人的,这丫鬟立刻告状:“嬷嬷,云儿婉儿当真是没起床!”

    “去,将她们给我拖出来!”不想再闻那怪异的臭味,老嬷嬷退到门外,其他丫鬟们则兴致勃勃的进去掀被子,想将人拉起来。

    可被子一掀开,她们看到的不是睡得安稳的两人,却是两双瞪大眼睛的惊恐脸庞。

    那两张脸,看起来再正常不过,就是云儿婉儿的脸庞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却睁大双眼,眼里血丝暴现,嘴唇苍白如纸,脸色更是透着一股灰墨的青色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起起伏伏的尖叫声响起,丫鬟们纷纷花容失色的退出来,嘴里哆哆嗦嗦的喊着:“她们……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半天,却说不清一句整话。

    老嬷嬷也被丫鬟们这模样给吓到了,斥了一声:“她们怎的了?快说明白!”

    丫鬟们这才咽了咽唾沫,满脸惊吓的道:“死……死……死了……她们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太子府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容矜東从枯井里爬出来,身上裹着昨日偷来的衣裳,他回到地面上后,去看了看柴房,发现锁头还是锁着。

    脸上并没什么表情,容矜東转身,捞起一旁绳子上已经结冰的衣服,忍着手心冰棱,将衣服扔进枯井,然后便往附近的小林子里走。

    这大冬天的,林子里也是光秃秃的,容矜東走了好久,才捡到一抱枯树枝,也扔到枯井下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再爬下去枯井时,却听身后有声音。

    他回头一看,惊讶什么人都没有,但是听到有人说话:“那两个丫鬟,如何死的?”

    容矜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,掩盖住眼底的失望,索性坐到井口边,道:“一氧化碳中毒。”

    陌生的词汇让空中的那道声音,沉默了。

    容矜東似乎也猜到对方应该听不懂,就说:“她们房中用不了上好的碳,用的是普通的木炭,将木炭燃烧,紧锁房中所有出口,燃烧过程中,室内氧气会遭到消耗,其后碳和氧不完全挥发便会结合成一氧化碳,一氧化碳能与血液内的血红蛋白紧密结合,使之失去气体交换能力,最后会因为头晕,眼花,四肢无力等症状,造成严重缺氧,从而致命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矜東解释完,仿佛并不在意自己用此种方法杀了两个人,他淡淡的说:“这些是小黎弟弟教我的,我只试过一次,没想到真的有用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矜公子杀人了,一个九岁大的孩子,用如此怪异的方法,杀了两个一直欺辱他的丫鬟。

    该说什么好呢?赞叹他的勇气,以及嫉恶如仇的性情,还是谴责他的残忍,以及嗜血的心态?

    空气里,无人再出声。

    但容矜東知道,对方还未走,所以他也没回井底,只是坐在井口边,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,默默等待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儿,男音再次出声:“为什么要杀她们?这不是她们第一次折磨你,为什么这次要下杀手?”

    自从容矜東被送回来,身边就一直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空中的人也知晓,昨日那脱了衣服擦地的折磨,实则并非极限。

    容矜東还遭到过更惨的对待,干粗活重活都是其次,吃不饱穿不暖也是其次,这孩子……还险些被人作践。

    那位太子妃的房里,有个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天生天阉,是个不能人事的,往往这种不阴不阳之人,都有一些毛病,那小厮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小厮知晓这位太子府的大公子无权无势,懦弱可欺,无人出头,便动了不该有的念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