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88章 厉鬼索命,惑人阴阳,神颠志乱,笑亡人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心水高手土论坛彩票挂机方案大小轮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88章 厉鬼索命,惑人阴阳,神颠志乱,笑亡人间

    琴儿此时还仰着头,小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沁阳公主,问道:“公主当真不要奴婢了吗?”

    沁阳心想这宫女好生奇怪,本身便不是自己身边亲近之人,送人或者谴走,是再正常不过之事,怎的还对自己怨念上了。

    厉起眉目,沁阳冷声道:“是,你既一心为皇姐效忠,本宫成全你,你应当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琴儿盯着沁阳公主许久,眼睛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沁阳公主被琴儿那目光看的有些渗得慌,又扬声唤道:“来人!给本宫来人!”

    可外面,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琴儿此时,却从地上站起来,她慢慢的朝床榻走去,在沁阳公主逐渐慌乱的目光之中,她突然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道:“公主,你叫不来人的,她们都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沁阳公主终于意识到不对,脸上表情变得难看极了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琴儿微笑着道:“公主,这世上有鬼,但玉屏公主不是鬼,玉屏公主是仙子,是圣人,您说的没错,玉屏公主是需要人伺候,但奴婢还有许多事未做完,还不够资格去伺候玉屏公主,所以,便劳烦公主您,先去陪陪玉屏公主吧!奴婢算过了,您八字与我家主子最合,您,是最适合陪伴玉屏公主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琴儿说着,背在背后的手,突然伸出,手里头,竟攥着一把匕首,在烛光下银光闪闪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胆……来人,来人啊,有刺客……有刺客……”沁阳公主吓得嘶吼起来,一边吼,一边疯狂的将手边的东西往琴儿身上砸。

    可沁阳在床上,能扔什么东西?

    那些软绵的被子垫子,根本造成不了伤害。

    沁阳公主想下床跑走,却在好不容易寻到机会冲向大门时,腿被拉住,沁阳回头一看,就看到那琴儿正咧着一张笑脸,一手抓着她的腿,将她整个人给拉扯回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刺耳的尖叫声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房间里,影影绰绰的烛光,摇曳晃荡,窗外的月光,却明亮皎洁。

    这是个平静的夜晚,也是个不平静的夜晚。

    第二日,沁阳公主遇害一事,在后宫中,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月海郡主昨夜一夜未睡好,早上才迷迷糊糊打个盹儿,刚醒来,便被宫人的禀报声惊住:“什么?沁阳……沁阳公主?”

    宫人忙点头:“是,是啊郡主,就是沁阳公主,公主她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怎的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她……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沁阳公主死了?

    明明昨日还活蹦乱跳的人,一夜过去,竟没有了呼吸。

    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,冬日的寒冷还在继续,乾凌帝在皇后处醒来,接到消息时,正被皇后伺候着换朝服。

    听了禀报,皇后显然也愣住,反复问:“公主菀了?怎的可能?昨日不是还好好的?怎的突然就菀了?”

    宫人惶恐的跪在地上,头都不敢抬起:“奴才……奴才不知,只是公主宫中的婢人来传……那人就在外头,娘娘要不要见见?”

    “将人叫进来!”回答的不是皇后,而是皇上。

    听出皇上那带着明显戾气的声音,宫人不敢耽搁,急忙跑了出去,没一会儿,便将个哭的双眼都肿了的宫女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宫女是沁阳公主的贴身宫女,将今早起来,发现公主遗体之事说了一遍,便不敢再吭声,连哭都只敢捂着嘴哽咽。

    乾凌帝当即一怒,传令下去,早朝延后一个时辰,而后亲自去瞧沁阳公主住处。

    冰凉的宫殿内,呜咽的哭声四处皆是,已是苍苍老态的一国之君,在国母的伴伺下,走进那悲伧的大殿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贵妃,见着皇上来,贵妃勉强维持住该有的仪态,请了安后,被皇上亲手扶起。

    皇上难得温柔,贵妃当即一声泫然,身子扑进皇上怀里,又是一阵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皇上爱怜的拍拍贵妃的背脊,贵妃沙哑艰涩的声音,才溢出:“皇上,您可一定要为沁儿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,朕知道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亲女,加上沁阳公主乃是贵妃所出,身份非同小可,哪怕是女儿身,也素来得皇上宠爱。

    将贵妃交给皇后,皇上过去,看到床上那宛若熟睡的青涩女子,狠狠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哪怕一国之君,但终究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    内务府的人,来得很快。

    几名有经验的老宫女看过公主的遗体后,便道:“回皇上,公主身上并无一星半点伤口,面色看来,也未中毒,老奴实在……实在看不出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荒谬!”皇上雷霆一怒,厉喝一声:“并未受伤,并未中毒,那人这是如何了?你等可有看仔细了?”

    老宫女忙跪倒在地,一连的磕头,嘴里一边说着恕罪,一边却坚持,就是看不出死因。

    贵妃闻言,哭得更厉害,直将皇后的衣襟都哭湿了。

    皇后只得安抚着贵妃,却也皱了皱眉,看看时辰道:“早朝时辰将至,皇上不若还是先去上朝,这后宫之事,交由本宫便是。”

    乾凌帝心中哪怕再怒,也终究不好将满朝文武晾着,命皇后好好调查,这才去上朝。

    皇上一走,皇后又表面的安抚了贵妃两句,便去亲自看沁阳的尸体。

    老宫女被皇后叫了一声,站起来。

    比起皇上的一意孤行,皇后自然更懂这些后宫的门道,便问老宫女:“真的看不出死因?”

    老宫女不敢欺瞒,老实应说:“回娘娘,外表看来,的确看不出死因,但公主这表情,娘娘可有觉得古怪?”

    皇后端详着沁阳公主的脸,看了许久,脸色才突然一变。

    沁阳公主……竟是……在笑。

    虽说嘴角抿得角度很浅,但的确是在笑。

    老宫女适时的道:“公主这是……死而含笑,在民间有一说法,厉鬼索命,惑人阴阳,神颠志乱,笑亡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皇后有些不信,但老宫女却点头:“依老奴看来,沁阳公主,这是被冤鬼要了魂魄,娘娘,老奴斗胆,您若是真要还公主一个公道,不若还是,请些大师,在宫中好好做一场法事,尤其是……玉屏公主生前那璞香宫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