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89章 容溯供出柳蔚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二元期权是什么查看今期的四不像图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89章 容溯供出柳蔚!

    璞香宫三字一说出,皇后目光便紧了紧。

    老宫女也知晓这话说的有点触霉头,忙低下头,却并不打算收回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在内务府多年,老宫女见多识广,阅人无数,对这宫里的门道怎的也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老宫女知道,就算皇后不高兴,但沁阳公主之死太过突然,尸体又全无痕迹,在这样的情况下,做法事是必不可少的,宫中人多嘴乱,总是要平定人心的,不给宫人们一个交代,这后宫迟早得乱。

    手握凤印,一国之母的皇后,又如何能让这后宫乱呢。

    老宫女将话说到这儿,便没有再多嘴。

    那厢贵妃娘娘还哭得肝肠寸断,听了这话,虽说爱女心切,但还是忍不住道了句:“若不然,便请大师来宫中看看吧,娘娘。”

    到底都是住在宫里的人,今日去的是沁阳公主,但哪怕沁阳公主的生母,也着实害怕,若真是厉鬼宿命,下一个受害的,会不会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皇后一直没有表态,实则是想将此事大事化小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请人来做法事,那必然会闹得更是沸沸扬扬,届时,先后两个公主之死,便直接成为宫闱诡闻。

    思忖了许久,皇后娘娘终究什么都没说,只让人将贵妃送回寝宫,又吩咐内务府的人将沁阳公主的遗体安置好,才回了昭宁宫。

    树甄一直在陪着皇后,待皇后将其他人都打发出去了,才问身边的树甄:“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树甄恭恭敬敬的屈了屈身,道:“回娘娘,若是要奴婢说,奴婢是不信什么厉鬼索命的,玉屏公主并非在宫中身亡,便是冤魂未散,又怎的会在宫内?便是在宫内,又与沁阳公主有何干系?沁阳公主您是知晓的,性子有些跋扈,自诩贵气,但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哪怕在贵妃娘娘那儿学到了再多的心思,莫非,还能活学活用到将玉屏公主之命收了去?而若是玉屏公主的死与沁阳公主无关,那玉屏公主的亡魂,又为何要和沁阳公主过不去?”

    “贵妃呢?”转动着手指上的金缕镂空指甲套,皇后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树甄笑了:“娘娘这是笑话奴婢呢,莫说贵妃娘娘,便是这宫内所有的娘娘贵人妃嫔加起来,您要问奴婢她们几时几刻在何时做了何事,说了何话,奴婢都能给您数出来,如果贵妃娘娘与玉屏公主有瓜葛,奴婢怎会不知?”

    贵为一国之母,皇后充分表现了自己的雷霆手段,面上是雍容华贵的国母,私下,亦对宫内每个人了如指掌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既然要肃清后宫,管辖嫔妃,自己手上的东西,就自然少不了。

    树甄说的没错,几位贵妃也罢,那几位最近受宠的小妃子也好,都与玉屏公主没有直接矛盾。

    也就因为如此,皇后对玉屏公主究竟怎的死的,甚至玉屏怎的出宫的,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但现在,沁阳也死了,且一字一句都说明了是与玉屏有关。

    说实话,只是死状奇怪了些,并非就当真是鬼怪所为,比起鬼怪,皇后更相信这是人为。

    只是谁人所为,这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与沁阳有矛盾的,要致沁阳于死地的?

    这一下皇后却想到昨日得到的消息,看向树甄,问:“太子妃昨日何时出的宫?”

    树甄一愣,闻言猜到什么,便报了个时间,那个时间,正是太子妃从沁阳公主寝殿内离开后,直接出宫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之后便再未回来?”

    “据奴婢所知,没有。”树甄笃定道。

    皇后吐了口气,有些放心的用手指揉了揉眉心。

    树甄瞧见了,便主动上前为皇后按了按头,让皇后舒服些。

    “此事先莫要声张,更莫要牵扯什么狐媚鬼怪,先查吧,本宫晚上与皇上说说,若是能得皇上开口,允了沁阳疾病而亡之名,便索性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树甄明白了,皇后娘娘这意思,是打算泯灭一切。

    是啊,真凶是谁不重要,死因如何也不重要,只要皇上不在意这条命,这条命便不算是命,只消一句“因病身亡”,什么后续都解决了,也不费那个脑子,不费那心思。

    但关键,就怕是皇上不同意。

    毕竟,沁阳公主,也算是皇上比较喜爱的几个公主之一,多少在皇上心中,还是有些分量的,再说还有贵妃在旁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前朝上,早朝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今日朝上,许多大臣都感觉到皇上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待将近午时,早朝终于结束,一众人等刚要离开,却听戚福道,皇上招太子与七王爷单独面圣。

    上书房内,戚福端来了御膳房刚做出来的燕窝银耳汤,送到皇上御案后,便规矩的带着一众小太监宫女,退了出去,从外头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大门轻阖,房内只剩下父子三人。

    年过半百的九五之尊此时正面露疲态,揉着鬓处,看向案下两个同样优秀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可知朕为何将你们留下?”

    两人摇头,声称不知。

    乾凌帝凌厉的视线在两人间回转一遍,突然道:“沁阳死了。”

    容霆与容溯同时抬头,看着圣上,待确定父皇不是说笑时,两人面色都变得微妙。

    太子先出声,道:“父皇,您说沁阳死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乾凌帝没说话,只是不太精神的看着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瞳孔一闪,皱紧眉头。

    乾凌帝又将目光转向容溯,见容溯只是抿紧唇瓣,沉默不语的站在那里,皇上的脸上,露出些许思索,半晌问:“老七,朕将玉屏一案交予你多日,可有线索了?”

    容溯回道:“回父皇,是有些线索,只是线索太少,儿臣还在查探。”

    “月海抓到的那嫌凶,可确定了?”

    容溯道:“那嫌凶并非真凶,实乃无辜,儿臣先将人软禁府上,只等多查明些情况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乾凌帝挑了挑眉,眼睛眯了起来:“软禁?”

    容溯垂首道:“是,碍于那嫌凶身份,儿臣对其有些尊重,再加之还未确定其杀人之罪,便对其一番厚待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老七你给予尊重之人,朕倒是有些好奇了,说来,月海只道那嫌凶狡诈多变,能言善道,让朕多加防范,倒是不知,那嫌犯与老七你,还有一番别的交情?”

    “交情谈不上,但此人,想必父皇对其也有印象,毕竟,此人前几个月,还算在京都内有些名气。”

    “连朕也知道的名气?”乾凌帝眉头不觉皱起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