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699章 白衣男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2018年输尽光资料二四六天天好彩zl246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699章 白衣男子

    从太妃身边默默无闻的小太监,到如今后宫内数一数二,他想保护她,不让她强颜欢笑的与那所谓的九五之尊欢好讨宠,更不需她忍痛割爱的流掉她的亲生骨肉,他想为她撑起一片天,让她远离这些后宫纷争,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可她呢?

    她为什么这么等不起。

    为什么连多一点时间也不肯给他?

    熟悉的心痛感,麻痹心口,他知道,这个夜,他将在黑暗中,在思念中,再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就像那人刚死的那段日子,虽然,那段日子已远在多年之前,但,却清晰的仿佛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扣扣。”敲门声,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向易睁开眼,目光敏锐的看向门扉,问:“谁?”

    门外无人应当,但那敲门声,却再次响起:“扣扣。”

    向易下了床,踩着鞋子,慢慢走到门边,拉开门的一刹那,门外突然一股怪力,要往里冲。

    向易眉头一皱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闪身一跃,避开门口。

    门扉打开,门外一股腥气窜入,接着,一颗黑漆漆的东西朝屋内扔进,透着苍白的月光,向易很容易便看清,那是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而那人头的主人不是别人,正是今夜守夜的小太监。

    向易倒抽口气,身形迅速一转,拿起墙上的长剑,拔剑出鞘,动作利落稳准,显然也是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他防御的将剑横在胸前,警惕的看着门口方向,可门外太黑,他看不清明,又不敢贸然前进,只得又试探性的唤了声:“究竟是谁!出来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派头。”门外,清亮的男音,淡淡传来。

    接着,一道素白的身影,缓缓走入。

    那人进了屋子,目光准确的投向旁边的向易,看着向易手上那把剑,轻蔑的哼笑一声,道:“怎的,送了一份大礼给你,还对我拔剑相向?”

    向易眯起眼睛:“你到底是谁?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来给你送礼,方才不是说了。”白衣男子随意的说道,眼睛瞥向那地上人头,道:“手眼通天的向公公,不会没发现,这小太监,是皇帝送到你身边的探子吧?”

    向易没吭声,抿紧了唇,他在端详,端详对方的实力,却无论如何,也看不出对方的底子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很可怕,因为这说明,自己绝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看向易不做声,再是一笑:“别害怕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?”向易声音很沉:“用这种方式帮我?”

    “这种方式不好?”白衣男子姿态随意,嘴角始终勾着一缕弧度:“你可知,你就快穿帮了。”

    向易沉吟一下,道:“我不知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。”对方语气笃定:“你很清楚,现在你的处境不好,但我告诉你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向易手心冒出了热汗,握着剑柄的手,微微潮湿,他的心里很紧张,今夜,变得非常古怪,方才那个梦,更像是在提醒他,今夜之后,有什么,将要变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没有回答,只是,他又笑了一下,笑的比起之前,更是轻松,可这笑音落在向易耳里,却是狰狞扭曲,浑身不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一早。

    容棱睁开眼时,便感觉身边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抬起头,他果然看到屋内的圆桌上,柳蔚正披着外衣,埋着头,在那儿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容棱掀开被子,坐了起来,一边套着衣服,一边走向柳蔚。

    待他在柳蔚身后站定,却发现柳蔚竟未有所觉时,蹙了蹙眉,这才去看她正在写的东西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字,绝大部分都是陌生的词汇,男人看不懂,这才出声: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身子一悚,正在写字的手也一抖,一个失笔,在纸上划出了一道黑痕,她回过头,没好气的控诉:“你吓我一跳,走路怎么没声音似的!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拉开旁边的椅子,坐到她身边,再去看她写的东西,问:“是何?”

    柳蔚将那宣纸推到他面前,道:“案情猜测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容棱看不懂,就道:“是一份关系图,现在我们所知的与案情有关的死者,我都列了出来,正好,还有些问题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容棱接过那张纸,看了半晌。

    看到上头果然写了许多人名,字最大的一个,是敏妃,其次是裳妃,玉屏,沁阳,甚至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柳蔚又打开一张白纸,将笔沾墨,看着容棱问:“我们都知道敏妃大约死于十年前,死因当时的太医禀报,是说重病不治,你对此事可还有印象?”

    容棱想了想,道:“那阵子我受父皇重用,多是外出办事,甚少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没有见到敏妃真正卧床不起的画面?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此记录下来,又问:“那向易呢?你对此人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容棱滞了一下,眉头蹙起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昨夜你回来得太晚,我没来得及与你说,昨日我调查沁阳公主一案,在取证上遇到一些麻烦,那位太妃跟前的向公公,先我一步,将随香宫里的东西,都搅合了一遍。我当时没有坚持进去查看,因为我知道,就算我进去,我要找的东西,肯定也没有了。但这向公公怕是没想到,他如此刻意的举动,反而引起我的怀疑,现在在我看来,沁阳公主屋子里的东西倒是其次,扒出这个向公公的底细,反而更加重要,你快说,你可记得这位向公公?”

    容棱似乎犹豫了一下,沉吟了好半晌,才道:“向公公,曾是敏妃跟前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觉眼前一亮,立刻去把昨日放好的《赏春图》找出来,摊开,指给容棱:“我猜就是,向公公以前与敏妃关系如何?可有主仆不太和睦的迹象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那副干净且保养良好的画卷,盯着上面那恬静的俏丽女子,又看看女子身后笑容可掬的小太监,眸子,沉了下来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