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02章 谁观月影孤寂人心,调戏柳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料六h彩2018年开奖记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02章 谁观月影孤寂人心,调戏柳蔚

    因着太妃娘娘后日才抵宫,向公公这两日的确清闲。

    但此事与向公公有什么关系,叫向公公来又有什么用?杭公公想来想去,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有解释,只是随口说道:“向公公不是受了太妃之命?此番,让向公公参与进来,想来太妃娘娘回宫后,向公公亲自禀报起来,也更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皱皱眉,总觉得原因不是这个,但看柳大人执意不说,又只得作罢,道:“大人说是什么,便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再说话,眼睛直接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见数尺之外,朦胧的灯笼之光,慢慢朝这边飘近。

    待走得够近了,隐约才看清那边走来的四人,一个是内务府过去请人的小太监,一个是向易,另外两个,是与向易平日几乎形影不离的两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向易走到门口,杭公公已经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动,而是就坐在那边,以淡定的目光,打量着眼前这位大太监。

    向易轻易触及到柳蔚的目光,面上却带笑:“柳大人!”

    “向公公!”

    这算是二人互相打过招呼了。

    向易显然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,在杭公公一番热情之下,向易坐到了柳蔚旁边,却是一直与杭公公攀谈。

    向易听完来龙去脉,才道:“如此说来,若是柳大人猜测的没错,今夜,凶手便能落网了?”

    杭公公点头:“是,梦香宫已布满内务府人员,只要那凶手敢来,便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向易听着,点点头,随即又道:“献祭一说,到底透着神怪,杂家倒是没想到,皇上竟会应允这么来办,看来,沁阳公主之死,果真令皇上失去常性。”

    向易说到这里,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杭公公心虚的咳了一声,将话题带开:“说来我等突然造访,让向公公陪我们一道儿熬夜,却是辛苦公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破案,不过一两夜不睡,又算得上什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连忙点头,又与其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但杭公公与向公公也不算熟,两人硬聊半个时辰,便聊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最后,实在是太尴尬了,杭公公只好拖柳蔚下水:“柳大人,您想必还未见过太妃娘娘吧,这倒不是杂家瞎说,太妃娘娘虽已过八旬,却当真精神得很,前年过年,杂家有幸得了娘娘一个红包,红包里包了些散碎银票,还有一副对联,那对联杂家也是很久以后才知晓,竟是娘娘亲自手笔,说来,那对联现在还被杂家贴在书房墙上,改明儿柳大人定要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自己突然被拉扯进来,也看出了杭公公是黔驴技穷,便淡淡的接了这话,算是为杭公公解围:“对联?上联是何?”

    杭公公刚要回答,却听向公公突然道:“说到对联,柳大人文质彬彬,想必也才思敏捷,杂家这里有一联,柳大人可要对对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向易,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向公公便道:“冬过春辞,万花尽是逍遥,美景眼前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很寻常的对子,柳蔚顺势便可以接下一句,但柳蔚没有接,只是噙着一双略微冰冷的目光,凉凉的看着向公公。

    向易对着柳蔚又是一笑,挑了挑眉:“大人怎的不对?是太难了?”

    柳蔚对道:“夏至秋初,枫月缥缈人间,山明水秀。”

    向易点点头,却是又道:“月下回廊,谁观月影孤寂人心,渴人爱疼。”

    柳蔚瞬间厉了眸子。

    向易笑得越发放肆,露骨的目光,在柳蔚身上扫视一遍,眼尾挑出上扬的弧度:“柳大人?”

    柳蔚双眸漆黑,看着向易的目光,带着戾气。

    杭公公念书不多,但能坐到这个位置,自然也不是文盲之辈,他默默擦汗,看看向易,又看看柳蔚,心中暗忖,虽然柳大人的确长得眉清目秀,清隽俊雅,但向公公用这类调戏的对子去侮辱柳大人,当真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做太监的,年头久了,难免都有些心智不常。

    杭公公自个儿也有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,但他没想到,向公公的癖好,竟然是男风。

    一会儿美景眼前,一会儿万花逍遥,一会儿月影孤寂,一会儿渴人爱疼,这说来说去,不就是调戏着柳大人,但你说调戏就调戏,人家若是对你的趣儿,你们倒是可以聊聊,但没看柳大人都要发怒了吗,偏向公公还笑的事不关己一般。

    杭公公头疼,心想早知道还不如不让柳大人说话了,三个人就这么尴尬而沉默的呆着也挺好。

    但后悔已经是没用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对第二个对子,向易却打算说第三个对子了。

    杭公公一听,这还得了?赶紧打个喷嚏!哈欠一声,道:“这寒气入骨,怪冷的,来人,再端两个炉子来,火烧望点。”

    外头太监立刻进来伺候。

    杭公公顺势就把话题绕到了天气上,然后缠着向易,问向易太妃娘娘在京郊寺庙,可有因这冷人的天气,而身体不适。

    向易像是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,到底没有逼柳蔚了,转头继续与杭公公闲聊起来,只是聊上两句,眼睛还是要往柳蔚身上瞥一下,柳蔚每次抬头,都能看到向易在看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忍了又忍,在心里深呼吸,拼命告诉自己,不能动怒,这或许就是此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人明显就是为了激怒她,只要她一怒,两人一番争吵,向易就可以争执为名,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特地将向易找来,就是柳蔚确定,在这桩案子里,这向易一定担任了某个角色。

    只是柳蔚不确定到底是什么,所以在抓捕凶手的关头,她要把这人放在眼皮底下。

    若是在自己的亲自监视之下,这人还能有什么作为,那柳蔚便服了这向易。

    柳蔚调节了一会儿,只觉得心绪终于平了下来,却听那向易,突然又道:“柳大人,可有人说过,你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蹙眉,手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向易却笑:“你的脸,比念梦阁的小官儿,还要好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双拳紧握,看着这人,眼中已经冷得再无一丝温度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