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26章 顿时头晕目眩,后背全是热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小鱼儿四肖期期准11选5赚钱技巧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26章 顿时头晕目眩,后背全是热汗

    如此杂乱的行凶手法,凶手应当并非早有预谋,倒像是临时犯案,且,凶手虽杀得慌乱,却个个一刀致命,其若非习武之人,便定是男性。

    月海与个男子在宫外私会?

    月海的交友圈子,来来去去便只在宫中。

    认识的男子,除开几位王爷,便是几位侯爵世子,细细算看,倒的确有好几位乃习过武艺。

    算是都有嫌疑,

    容棱不是柳蔚,在镇格门多年,也少有他亲自破案的,更遑论现下身边无人好用,查事不便,看得一些皮毛,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剩下的,却是再观不出大异。

    只是仅从现下,却能看出,月海之死,她自己也有部分责任。

    只因,出宫不说,还与其私会,如此悖常,自寻死路,虽说可惜,但也怨不得谁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看容棱一会儿眉头微蹙,一会儿神色冷峻,顿时满头大汗,只等对方看完了,才战战兢兢的上前,打着笑脸问:“大人可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“嗯”了一声,却无其他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犹豫一下,问:“是否要将掌柜的与店小二叫进来问话?”

    秦中此时插嘴道:“据你们林大人所言,那逃出去的宫女分明道,她根本不知厢房除了郡主还有旁人,那么四个贴身宫女尚且懵懂,掌柜的与店小二,又能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噎了一下,虽他也知道是这个道理,但,他总得做点显出自己是一心为了破案的事吧,怎的也比这样干站着好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说不出话,秦中也没有故意挤兑的意思,只是实事求是。

    但不能否认,秦中的确对京兆尹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上次是玉屏公主,这次是月海郡主,这林大人,当真是越来越没用了,按照京兆尹的本职,别说是郡主出宫,便是宫内随便一位官阶大过四品的嬷嬷出宫,那都是要受京兆尹监视的。

    真当着皇宫是说出就出,说进就进的?

    你好好的宫内人,出宫做什么,可是偷了什么金贵的东西,拿出来偷卖?或是在宫中探得了什么消息,出来传递?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以前镇格门没被取缔之前,这些事,京兆尹还可以不做,躲个懒子,毕竟,有镇格门的人监视着,也生不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但明知道现在镇格门今非昔比,以前的老人实权尽数遭到架空,这林大人还不长长心,整日就知道躲灾躲难,却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也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听出了这位大人语气中的不满,顿时后背觉得一片冰凉,脸也迅速涨红。

    他想说点什么,求求情。

    却听另一位大人,开腔道:“叫来吧。”

    秦中一愣,道: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摆手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眼前一亮,喜不自胜,立刻亲自出去,将掌柜的和小二叫来。

    这厢容棱在审问,宫里头,林盛也是急的头发都揪紧了。

    在使了银子,第三次催促后,仍旧不见御前之人来传召,林盛看看天色,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他猜测,究竟是他使的银子不够呢,还是皇上有什么其他打算?

    他在侯厅内坐不住,站起来走来走去,眼睛望穿秋水的朝外头瞧,但没瞧来御前的人,却看到一位不应该出现在此的人。

    “向公公?”看着向易走来,林盛愣了一下,才拱手,道了招呼。

    向易淡然的走进来,看看左右,对屋内伺候的太监招招手,那小太监机灵的垂首,退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待侯厅再无旁人,向易才走到椅子前,问:“林大人不介意杂家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林盛忙道:“自然自然,向公公请坐。”

    宦官虽说常受人不喜,前朝官员更是多视其如无物,但林盛现在情况特殊,也端不起那个架子,更甚的,因着向公公身份不低,在宫中行走得多,林盛现在,更是需得仰仗仰仗此人。

    “公公特地前来,可是知晓林某在此?公公是特地来找林某的?”

    林盛不是愚人,这向易一来便将伺候的小太监支走,明显是专程来找自己有事的,他便问得谦逊,态度放得也低,只求一谋好感。

    向易倒是没端着,点点头,面上仍旧带笑:“月海郡主一事,杂家已是听说了,方才,杂家恰逢从昭宁宫路过,偶然听到宫人提及林大人在此侯驾,便来了一趟,却是劝大人,早些回去,莫要干等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着急:“公公这是何意?还请不吝告知。”

    向易叹了口气:“大人可是在此等了数个时辰了,却不见圣颜半分?”

    林盛点头。

    向易道:“皇上是不会见大人的,说句大不敬的话,皇上现在,宁愿枯坐昭宁宫,也要避开大人,大人若是再不识趣,继续等着,等不到不说,还得招皇上厌烦。”

    林盛慌了:“这……这是为何?皇上莫非以为林某是来讨饶的?实则非也,林某今日不易求得镇格门的柳大人,为林某主持郡主一案。今日进宫,非是求饶,却是请旨,只待皇上金口一开,允得林大人插手此案,便是足矣,林某保证,必在最快时日,抓获凶手,为郡主平冤。”

    向易听了前半段,先是皱眉,听到后半段,又是叹了口气:“那位柳大人,皇上已特命其调查宫中多起命案,哪里还分身得余,为林大人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已是答应了,只待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,你还未听懂吗?不是柳大人答不答应,是皇上……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林盛怔了一下,再回神时,已是满头大汗:“皇上不允?可……可这是为何?皇上不是为了郡主之死,连城门都关了,为何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城门是为了郡主,这话谁与你说的?”

    林盛怔忪。

    向易看看左右,确定隔墙无耳,才压低了声音,用仅有两人才能听见的音量提醒道:“兵符都到手了,还留着人做什么?更遑论,此时关了城门,正好将太妃娘娘拦在外头。皇上有多不喜太妃,林大人是真不知,还是假不知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堪称大逆不道,林盛顿时头晕目眩,后背全是热汗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