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28章 柳蔚疾言厉色,秋绯吓得浑身发抖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预测双色球今晚开奖号2017什么是特碼1~153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28章 柳蔚疾言厉色,秋绯吓得浑身发抖

    皇后不是下令不许守城门的侍卫将郡主放行吗?那又是谁将郡主给弄出去的?

    这皇城里头,如此手眼通天,能视皇后之令于不顾的,可不就只有那一个人了?

    林盛越想越是心惊,头都开始嗡嗡的响。

    难道,月海郡主当真是被皇上派人杀死的?

    既然是皇上做的案,却还要京兆尹交出凶手,那如何交?有人敢查到皇上头上吗?

    可若是查不到会怎么样?

    简单啊,京都衙门背锅,衙门上下依律处置不就得了?

    合着,这是皇上要铲除异己,最后将整个京都衙门的人,都拖进来当替罪羊呢?

    林盛此刻只觉得心口剧痛,呼吸都要不顺了。

    林盛不是气,不是怒,而是慌,打从心底的发慌。

    所谓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    莫非,此事,就当真是个死局了?

    眼看着日头越来越下去,天色越来越晚,去通禀皇上的小太监还迟迟未归,林盛只觉得两眼一黑,仿佛阎罗地狱,已经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是了是了,真让那向公公说准了,看来,他这次,是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如此关头,林盛也后悔了,性命当前,哪怕是冒了不讳,他也应当将那向公公拦下,好好问问他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毕竟,命只有一条,谁也不愿意平白为谁断送一生。

    林盛来回在侯厅内走动,眼睛依旧往外面看,但眼中的期盼却少了许多,他是在等,等小太监来回禀一句,皇上今日无空,林大人请回吧。

    只要得了这句也好。

    他主动面圣,按照规矩,圣上不发话,他是不能走,但现在,他想离宫,想回家,想将府中上下打点一番,为家中妻儿做好随时逃命的准备。

    是的,他不会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这官不做了,命也要留下,是人都是惜命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林盛这一等,又等了两个时辰,直到已经日落西山,终于,有小太监来回,说是皇上身子微恙,旁人不得打扰,若是他有事,让他明日再来。

    林盛嘴上应允,送走了小太监,却是立刻心急火燎的往宫门外走。

    而此时,柳蔚又回到了京兆尹衙门,在衙役的伺候下,柳蔚淡看了眼外头天色,问:“你们大人还未回来?”

    衙役朝旁边的下人看了看。

    下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衙役便对柳蔚道:“许是路上有什么耽搁了,柳大人稍等,属下这就派人去宫门口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柳蔚说着,看看左右,道:“终究闲来无事,那逃离的宫女在何处?”

    衙役眼前一亮,问那宫女何处,便是说要插手此案了?哪怕林大人还未带着圣谕归来,这柳大人也决定帮他们了?

    衙役不敢耽误,一面压制住心底的狂喜,一边赶紧吩咐人去往前头领路。

    柳蔚看衙役那兴奋的表情,便道:“莫要误会,本官与月海郡主有些私怨,如今郡主出了意外,本官询月海贴身宫女问上两句,也算了结,与案子,却是无关。”

    衙役闻言顿时失望,但很快又提起精神,乐观的道:“大人说什么,便是什么罢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多说,随着衙役带路往前走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几人便到了后衙的客院。

    这京兆尹衙门的客院,多是用来招待外地回京述职三品以上官员暂住的,眼下却是单独腾了一间,给那小宫女养伤。

    柳蔚进去的时候,就看到那小宫女还在睡,身边有个衙门的丫头在照料。

    瞧见有人来了,丫头乖觉的将宫女今日一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吃了什么,一一禀明。

    得了大人应允后,丫头才出了房间,在外头守着。

    “柳大人,那宫女叫秋绯,属下们打探过了,的确是月海郡主跟前的近人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证明其身份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便点点头。

    大略是人声太大,那秋绯缓缓睁开眼,一下子看到屋子里多了许多男子,吓得脸色惨白,往后头缩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这一乱动,又硬扯了伤口,登时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柳蔚见其,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你在郡主身边,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秋绯唯唯诺诺的答:“回这位大人,两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海郡主待你可好?”

    秋绯点头:“郡主待奴婢千好万好,可奴婢没用,危急关头,却无法护驾,实在,实在是奴婢对不起郡主……对不起那三位姐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屋中几个大男人都有点尴尬,但不是男人的柳蔚,却半点感觉没有,反倒继续问:“你可认得本官?”

    秋绯撑着一双通红的眼睛,看了柳蔚一会儿,点头道:“您是镇格门的柳大人,奴婢听郡主提过您。”

    “提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提您……”秋绯面色涨红,似不敢说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那秋绯犹豫一下,才很小声的道:“郡主似不喜大人,提起大人,均不是什么好话,奴婢,奴婢实在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郡主背后骂过本官?”

    秋绯没说话,脑袋却垂得很低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冷笑一声,厉喝道:“大胆奴婢!妖言惑众!本官与郡主关系你尚弄不清明,还敢胡言乱语!如今郡主身亡,本官也不怕告诉你,本官与郡主两情相悦,更早已订下鸳盟,待本官入主吏部,便亲自面圣,求皇上成全!郡主身边一应宫女俱知此事,你却不知?说!你究竟是何人,郡主之死,可与你有关!”

    柳蔚疾言厉色,秋绯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秋绯不可置信的看着柳蔚,见其表情笃定,竟不似玩笑,登时内心一慌,急忙改口:“奴婢……奴婢当真是郡主身边之人,郡主……郡主是提过与一位朝野大人有过相喜,但,但奴婢并不知是大人您,更不敢将郡主秘密随意乱说,奴婢,奴婢对郡主忠心耿耿,断不会做出背德杀主之事,求大人明鉴啊!”

    秋绯说的字字泣血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柳蔚却在此时平下表情,冷漠的道:“郡主从来视本官如眼中钉,肉中刺,又如何可能,心悦本官?本官随便说说,你怎的就轻易信了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