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30章 就算不是元凶,也必然是帮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55125福彩3d彩吧图库2018十二生肖运程图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30章 就算不是元凶,也必然是帮凶

    衙役头头听了也皱起眉,觉得不可能:“大人当真这么说?”

    小衙役忙点头:“属下可不敢拿这种事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对啊。”衙役头头纳闷:“林大人不是一向推崇柳大人,怎的会说出这种话?我问你,当真是大人亲口与你说的,还是托人转达的?你是不是中了别人的计了?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,就是大人亲口说的,明明白白的人,明明白白的话,属下不是瞎子不是聋子,说的都是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反复看了小衙役几眼,见其果然不像骗人,便更狐疑了。

    两人说的起劲,却没发现,身后的回廊拐角,刚从净房回来的柳蔚,正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将两人的对话尽数听了,柳蔚面色不变,眼神却微微变冷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在再三确定小衙役没说谎后,终究忐忑不安的进了大厅,却见厅内只有两个丫头在打扫,便问:“柳大人呢?”

    丫头道:“那位大人说临时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时走的?”

    “就刚刚,一盏茶功夫前。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听了,皱皱眉,却也觉得松了口气,自己走了就好,若是真让他去撵,他也不知道如何动手。

    对方可是个斯文清隽的读书人,自己这等子老粗,莫非还敢与其动手不成?

    林盛回府后,立刻就将妻子叫到跟前,让妻子赶紧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林夫人有些担心,不住的问怎么了?

    林盛只说,好久没回老家了,眼看着还有十天就是年节日了,他今年与吏部告个假,今日就启程离京,待年后再回来。

    林夫人有些不信,这十天时间,够干什么?从京都回老家至少也得半个月的路程,回去这年都已经过完了,还算什么回去过年?

    林夫人说出自己的疑问,未想林盛竟然大发雷霆,将其呵斥一顿,大吼:“让你去收拾就去收拾,哪儿这么多废话!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林夫人吓到了,到底战战兢兢的去了,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林夫人一走,林盛便在书房将自己的收藏都拿出来,正要打包,突听身后一声冷音,猛然想起:“林大人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林盛头皮一麻,立刻转头,就看到自己身后,不知何时站了个清隽男子,男子一身白衣,气度不凡,脸色却冷的惊人。

    林盛知晓不好,心中暗叹一声,到底打了招呼:“柳大人……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柳某于衙门等大人数个时辰,大人一言不发,竟要打包行李离京,柳某莫非连来问一句都不成了?”

    林盛忙谄笑:“林某,不,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什么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懒得与其废话,直接问:“大人说说吧,究竟怎的回事,白日还好好的,这会儿晚膳时辰尚未过,怎的大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?”

    柳蔚是真的有点生气,且不说白日那干等的几个时辰,就说这林盛,一句交代都没有,竟就打算一走了之?

    他将她当什么了?又将这桩命案当什么了?

    林盛也知道不说出个好歹,与这位柳大人是必然会结仇的,他叹了口气,不得不将自己所知,都道了一便。

    说的过程中,林盛还频频看四周,确保隔墙无耳,才继续。

    柳蔚听林盛说完,表情丝毫不变,只道了一句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林盛满头大汗的道:“这还不够?若事情是真的,那林某便只有两条路,要不与天子为敌,要不为天子所用,其一,死路一条,其二,同样死路一条,此案无法解,也解不开,里头的东西,是林某绝对碰不得的,与其坐以待毙,在这儿等死,不若赶紧离京,先走再说。如今皇上全面封城,走正路必然是走不出,今晚林某便派人去找贩夫,哪怕走黑道,也得先离了京再说。”

    也不怕将自己的计划说出,林盛现在已经无所顾忌了,只要今晚一走,这京中的一切,都与他再无关。

    柳蔚见林盛心意已决,沉默半晌,最后点了点头:“既然大人心意已决,那柳某,便祝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林盛看看柳蔚,拱了拱手,诚挚的道:“借柳大人吉言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了垂眸,道:“就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林盛好奇的问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大人一走,大好仕途,将再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林盛也叹了口气:“命都没了,还要仕途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平静的道:“凶手并非皇上,幕后之人也不是皇上,与命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林盛一滞,错愕的看着柳蔚,眼睛大睁。

    “大人可想知道柳某心中怀疑的凶手是谁?”

    林盛立即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向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向……”林盛哑然,一下子觉得事情超乎自己想象的复杂,便急忙问:“此话怎讲,还请柳大人详细告知。”

    柳蔚拉了一把椅子,随意在旁边坐下,林盛赶紧亲自给柳蔚斟茶,一脸的渴求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说:“郡主的尸体我虽未去看过,但却有人将现场告诉了我,那人的判断是,郡主是被熟悉之人所害,那么那熟悉之人谁?皇上?不,皇上若是出宫,京兆尹会一点消息也得不到?方才大人说,郡主是被皇后严令留在宫中,倒想出宫,但皇后不允,便只有皇上才能做主将其放行,但大人忘了,这宫中,并非皇上皇后二人独大,太妃太后尚在,郡主出行,若是太妃或者太后其一过问,便也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可太妃娘娘还未回宫,太后又久不过问宫中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娘娘未回宫,向公公不是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个公公而已……”林盛呢喃,声音却很小,像是自己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柳蔚笑道:“大人可莫要小看公公,有的公公,所作所为,可是比咱们正常男人,还令人惊讶。”

    林盛神色恍惚,似乎不知道该不该信。

    柳蔚看林盛摇摆不定,最后只道了一句:“若是大人走了,那此案元凶是谁,反而不再重要。因林大人你畏罪潜逃,你不是凶手,也是凶手。如此一来,最开心的会是谁?自然是真正的凶手。反过来想,谁怂恿大人离京,那么此人,是凶手的几率,就比其他人都大,就算不是元凶,也必然是帮凶、知情人,大人以为呢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