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31章 明显比第一胎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10如何看大小单双香港挂牌资料最早更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31章 明显比第一胎重

    林盛现在有些糊涂,事情到了这步田地,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但却有人突然告诉他,事情并非他猜测的那般,而是他中了他人的圈套。

    作为官场老油条,林盛并不算傻,否则也不会在权贵林立的京都,如鱼得水的当他的京兆尹,当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但事情牵扯到皇上,又联系自身性命,他自然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而现在,柳蔚一番话,又让他变得徘徊,说来说去,若是真有其他法子,谁也不想把大好官途,就此断送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林盛还是一脸着急的问柳蔚:“那以柳大人之见,林某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可是还未见过皇上?”柳蔚问。

    林盛点头:“等了足足一日,却一直没有消息,送出去的银锭子也不少,但一个回话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大人可想过,通禀的话,根本没传到皇上耳朵?”

    林盛一愣,问:“柳大人是说,中间有人作乱?”

    “是也不奇怪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林盛不得不想到向易,这位向公公,跟着太妃多年,虽说常年不在宫中,但却自有一股势力,而自己差使去的都是些小太监,小太监容易为大太监所用,也不足为奇,莫非,中间当真出了问题?

    林盛这么想着,也不敢确定,只看着柳蔚,等其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也道:“大人若是想知晓事情究竟如何,不妨求求另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人?”林盛疑问。

    “七王爷。”

    林盛皱了皱眉,似思索一番,才道:“七王爷,会愿意搅合进这桩事情中吗?林某与七王爷关系也不近,此事又牵连甚大,不好脱身,七王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去问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林盛沉默下来,徘徊再三,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柳蔚说完这些,也未久留,本来来找林盛,也只因不知其在宫中发生了什么,出宫后态度大变,才特地一番探究,现在知晓情况,又言明解决之法,她自然无须再呆。

    离开时,林盛亲自送柳蔚到大门口,态度殷勤,几次致歉,柳蔚也没追究,拜别后,独身离开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柳蔚身旁跟过来一人,不需回头,柳蔚就知道是容棱。

    两人都未说话,一前一后,步履稳健,在这人来人往的街上,却丝毫不显眼。

    容棱一路陪着柳蔚从林府回到七王府,待柳蔚进了七王府的大门,容棱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但在柳蔚回到房间时,却看到容棱已经先一步进了屋,且将蜡烛都点好了。

    虽说担上了大内侍卫这个身份,但两人若是太过亲近,同出同进,还是显得过于古怪,不愿落人眼睛,两人在外面,便默契的做得疏远些,只待进了王府,才该是如何,还是如何。

    柳蔚这个院子,被容溯吩咐人特地隔了出来,往日过来的人,顶多也就是王府管家。

    旁的丫鬟小厮,都不敢往这边来,就连伺候的人,也只是大妞小妞,因此,在这院子,柳蔚与容棱也能自由些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柳蔚一边换下衣裳,一边说:“就快过年了,这京都里,却一点节庆的意思都没有,你们以前是如何过年的?”

    容棱将佩剑取下,拔出剑鞘,一边擦拭剑身,一边道:“祭天,大宴,守岁。”

    柳蔚坐到容棱对面,又问:“今年想如何过?”

    容棱抬起眸,看着她,道:“你说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支着下巴想了想,问:“去裳阳宫过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容棱一愣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敏妃娘娘待你如亲子,陪她过这个年,总不过分,只是,却不能让她含冤莫白的过这个丧气年,我打算在过年前将案子结了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容棱觉得柳蔚这话有些古怪,什么叫做打算?此案越扯越大,大年三十又近在眼前,要在过年前将案子解决?她如何敢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也就几天的日子,怎能做到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容棱凌了凌眸,问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起来:“聪明!”

    容棱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向易找过林盛,忽悠了林盛一些话,林盛险些信的,若非我找去,林盛恐怕今夜就要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也知道此事,今日从酒楼回来,他便一直守着柳蔚,柳蔚的行踪,他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林盛的事,容棱一并也知晓,只是,这又与破案有何关系?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不明白,就道:“我让林盛明日去找容溯,托容溯的口去请求面圣,你说,向易若是知晓此事容溯突然插手,会是什么心情?”

    “不解。”容棱几乎立刻脱口而出,因为若是他,他也会觉得不解,容溯只是个局外人,根本不需要搅合进来,但却自愿入局,那除了说他有病,实在找不出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对,就是不解,那么不解又该如何,自然是想解,明日,我们早些进宫,我有预感,有大事将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容棱皱眉,还是未将里头关节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说起来,还有一件事,今日见了那秋绯,突然让我想到了琴儿,看来明日,还要去牢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原本柳蔚是猜想,那幕后之人将琴儿弄疯,而未将人杀死,只是因为其还有什么价值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看到那秋绯自尽,却让柳蔚猛的一愣,这股幕后势力,分明是以圈养死士的方式教导下面的人,既然秋绯是自己咬破卡在后齿的药囊,自尽而亡,那琴儿为何不是?

    柳蔚直觉有什么东西被自己给忽略了,但现在也不敢确定,一切,还是只有明日再说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起身,打算叫大妞小妞将热水端进来,刚起身,却突然感觉胸腔一闷,滞了一下,柳蔚反手捂住嘴,只感觉喉头一阵干呕,脚步也是一晃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容棱几乎立刻便将明显不对的柳蔚搂住,看着她微白的脸颊,他皱起眉,将人扶着坐下,才问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手捂着胸,心里却清楚,自己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孕吐。

    第二胎,孕期反应,却明显比第一胎重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