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33章 都是套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宝典最新开奖828222018幽默笑话中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33章 都是套路

    柳蔚僵在当下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好半晌,才听容棱道:“不是说饿了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,呐呐的点点头,看着桌上的芙蓉糕,后之后觉的拿了一块,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容棱问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,瞧着容棱平静淡漠的脸,却只觉得,后脖子凉飕飕的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,好吃……”她结结巴巴的说着,咬了一口糕点,却什么滋味也吃不出。

    “少吃些。”容棱又道:“夜里易积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老实的点头,咬着芙蓉糕,眼睛,却一直盯着容棱。

    等到她吃了三块了,容棱见她还要去拿第四块,这才抬眸说道:“别吃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立刻把手收回来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乖乖的起身,一步一个指令的坐到床上,脱了鞋子就钻进去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尚有余悸的小脸,道:“睡。”

    柳蔚急忙闭上眼睛,眼皮都不敢颤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睡了,容棱收拾了东西,也上了床,房间里,一片静谧,两人呼吸匀称,却都知道,彼此都没有睡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乱糟糟的,她其实很多次想告诉容棱,她怀了,但每次又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给搅乱了步骤,但她是真没想到,容棱竟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谁说的?

    知道的只有自己与珍珠,容棱听不懂珍珠的话,不可能是珍珠告密,那是什么,他自己发现的?

    柳蔚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那自己又该如何解释,容棱现在是没问,但不代表自己可以继续装傻。

    脑子一片混沌,柳蔚烦的叹了口气,可刚出声,她便听到身后男子的声音响起:“睡不好?”

    柳蔚立马崩成一整块,不敢再动,也没答应。

    容棱侧身,轻轻将她搂住。

    柳蔚不敢反抗,顺从的窝在他怀里,却更加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一整夜,柳蔚是到快天亮的时候,才稍微眯了一下,等到再醒来时,发现容棱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觉松了口气,起身,去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外,大妞小妞正在说些什么,嘻嘻哈哈的,见着柳蔚出来,立刻唤了一声“公子”,就端了热水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一边洗漱,一边问她们:“三公子何时走的?”

    小妞说:“三公子辰时不到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早?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大妞又说:“公子,三公子临走前吩咐了,说是您起来就得用早膳,早膳已经准备好了,现在要用吗?”

    柳蔚还想着容棱的事,随意的应了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早膳被送进来,揭开罩子的一刹那,柳蔚看到满座的东西,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鲫鱼养生汤啊。”大妞道。

    柳蔚又指着另一样:“这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锦药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呢?”

    “豆腐玲珑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柳蔚有点慌。

    大妞脆生生的道:“三公子说,这些公子都要吃完,都是大补的哦!”

    柳蔚表情很难看。

    柳蔚也知道这些是大补的,但问题是,就是太补了,而且,不要以为她不知道,这个鲫鱼养生汤是安胎的!她都看到里面有枸杞,白术,当归了!这些都是保胎良物!

    眼看着大妞将那安胎汤送到自己面前,柳蔚挣扎了很久,才说:“我不爱吃鱼。”

    小妞闻言咯咯一笑,道:“公子糊涂了,公子虽说不太多吃鱼,但却是喜吃的,尤其是鲫鱼,在古庸府时,您就吃过,还说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垮着脸。

    大妞将汤又往前面递了递,说:“公子快趁热喝吧,三公子说这些日子公子要忙的事情很多,再不补一补,身子是会受不了的,三公子还说,往后一日三餐,都要喝这养生汤,这里头的药材,可都是上品呢,厨房的人说,都是效用一流的好物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想吃,一点都不想吃。

    但大妞小妞才不管她想不想吃,两双眼睛就这么盯着她,守着她吃。

    柳蔚长吐口气,摸了摸自己的腹部,咬牙想着,为了这孩子好,那就,努力多吃点。

    勇敢的给自己打了气,柳蔚拿着勺子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然是安胎汤。

    只喝一口就喝出来了。

    鲫鱼倒是鲫鱼,但里面的辅料里,加了一整包的保胎散。

    默默的咬着嘴唇,柳蔚又喝了一口,越喝越心酸,越喝越愁人,一会儿,可怎么面对容棱。

    喝了一半,外面咋咋呼呼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柳蔚闻言眼前一亮,将剩下一半的安胎汤放下,冲外面唤道:“小黎,进来。”

    刚起床,正撒丫子玩的混小子听了娘亲召唤,利落的从外面窜进来,笑嘻嘻的喊:“爹。”

    柳蔚注意到他背上背着个小书袋,皱了皱眉,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小黎乖乖的道:“去找容倾玩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神厉害起来:“又欺负人家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小黎连连摆手,急忙道:“容叔叔说,以后在府里呆着无事,可以去找容倾玩,容倾不是还卧病吗?容叔叔说他问过容倾的爹了,容倾爹也说让我陪容倾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一大早就去,人家还没醒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小黎得意的一笑:“他醒了,我去,他肯定醒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觉得儿子这语气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爹,我要去找容倾了,我先走了。”小黎显然心心念念着新收的小弟,着急的想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作为母亲,还是要叮咛:“不要欺负人家,还有,你的书要自己抄,昨夜你容叔叔打你你可记得了?不想再挨打,就不准作弊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一落,小黎立刻悚然,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问:“爹……爹……爹你怎么知道,我的书……不是……不是自己抄的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:“昨夜你容叔叔不是找过你?还让你不抄完两页纸,不准睡?”

    小黎白着脸道:“容叔叔是找我了,他说我的字难看,让我重新抄两页,只抄了两页孝经,很快就抄完了,爹……你……你不要告诉容叔叔我让容倾帮我抄书,他会骂我的,爹,爹……”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容叔叔那张严肃的脸,他就害怕,小黎缠着娘亲,又是撒娇又是哀求。

    柳蔚看看儿子,又想想容棱昨夜回来时,那冰冻的脸,她突然,好像想通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人不是去找小黎撒气了,而是,给自己下套了?

    套路,都是套路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