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42章 莫非那人与坊主是……那种关系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香港开奖历史记录王中王救世网金码堂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42章 莫非那人与坊主是……那种关系?

    珍珠洋洋得意的仰起头,小黑眼睛眯缝着,又叫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扶额,有些哭笑不得:“小黎出生的时候你不是瞧见的吗?你想想那次怀了多久?”

    珍珠干脆的说:“桀!”不知道!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了,那到底是头一胎,她什么准备都没有,什么经验都没有。

    从金南芸家中去往曲江府后,更是条件不允许她重视,肚子逐渐大了,用宽大衣袍遮一遮,几个月后,小黎自然就降生了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这第二胎,不止她稀里糊涂的,珍珠也是稀里糊涂的,以至于现在,珍珠时不时担心她突然在别人的巢里下了蛋,却没人孵,最后生生让小宝宝胎死蛋中。

    虽然她解释过很多次了,人是胎生,不是卵生,不是蛋生。

    看着珍珠现在这理直气壮的模样,柳蔚也不说了,转移话题,问道:“咕咕也同你一道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珍珠摇头,安生的窝在柳蔚怀里,就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因着这里是京都内,所以自打回京后,柳蔚便让珍珠与咕咕在府中活动,尽量不要出街。

    但两只鸟儿生性不喜拘束,便偷偷跑到野外去溜达了。

    一只半大不小的老鹰,带着一只俗称灾鸟的不详之鸟,两鸟在京都附近的丛林差点把天都给翻了去,没两天就混成了京中一霸。

    后来,柳蔚觉得这样不行,加之京中事物繁重,她无暇顾及明悟大师的病情,便让两只鸟带药去苦海寺盯着。

    可是,昨日才去的,今日就回来了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珍珠摇头,表示没事,就是惦记柳蔚的肚子而已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珍珠这话很假,又问了两句,珍珠就不说话,只撒娇,在柳蔚怀里滚来滚去,从这边滚到那边。

    柳蔚这回明白了,直接揪着珍珠尖尖的鸟嘴,问:“是不是犯错了?”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珍珠可怜巴巴的望着主人,弱弱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你偷吃肉了?”

    珍珠呜咽一声,整个鸟身子,软趴趴的匍匐在柳蔚肚皮上,无辜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还吃了生肉?”

    珍珠又开始打滚。

    柳蔚把它按住,不准它滚,继续问:“还让寺里的人发现了?”

    珍珠扭过头,用尖嘴去轻轻磨柳蔚的指尖,动作全是讨好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指腹痒痒的,但柳蔚并没有纵容:“只有你自己回来,是咕咕没有破戒,还是它不敢回来?”

    珍珠把脑袋缩回翅膀下面,闷闷的捂着头,悄悄的说:“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咕咕把寺庙里养来挤奶的唯一一只母羊咬死吃了,现在被明悟大师关进了笼子,说是要让柳蔚亲自去接,不然就把咕咕丢在大雄宝殿听佛经,听满三个月才放!

    柳蔚看着珍珠心虚的小模样,长吐了口气,才有些疲惫的说:“听听佛经,也是不错,说明它与佛有缘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珍珠不说话,只撒娇的往柳蔚身上拱,它没敢说,那母羊它也吃了,只是吃的少,加上它个子小,躲得快,没被发现。

    但养了珍珠多少年,柳蔚怎会不知它的劣根性?

    柳蔚心里愁着,看来下次见明悟大师的时候,还得牵只母羊过去,这大京都的,哪儿找母羊去。

    珍珠是打定主意了,逃出来就不准备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咕咕怎么样,它是不管了,当然,想管也管不到,反正,它一直不喜欢咕咕,这只蠢鹰,扔了就扔了吧。

    柳蔚倒也不担心咕咕会怎么样,估计就是被关些日子,佛经不杀生,让它吃点青菜,当清清肠胃了。

    只是珍珠却还是得回去。

    摸着黑鸟圆圆的脑袋,柳蔚道:“今夜在这儿睡,明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珍珠呜咽的叫了一声,显然不愿意,整只鸟瘫软下来,死活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推了它两下,戳戳它的脑袋,道:“替我照看寺中,最重要的是什么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珍珠不情不愿的“桀”了一声,表示自己记得,但就是不愿意再回去。

    柳蔚哄它:“乖,下次给你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珍珠这才来了点精神,但还是懒洋洋的,窝在柳蔚怀里撒娇,柳蔚也不撵它,让它今晚就睡在枕头边。

    珍珠飞了这么久,也的确累了,靠着柳蔚的脖子,就要睡过去,临睡前,似乎又想到什么,仰着头叫了一声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侧眸:“嗯?”

    珍珠又说了两句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精神了点儿:“你说,在苦海寺附近,看到过形迹可疑之人?”

    珍珠点点头,将今晚下山回来之前看到的事,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时它眼看着咕咕被抓了,知道自己难逃大劫,便溜之大吉,但它好歹还有点良心,先在寺庙观摩一下,尝试过,能不能救出咕咕。

    最后确定救不出后,就头也不回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它走之前,感觉到寺庙附近有人闪过,鸟的感应力很强,尤其是在山上。

    那样静谧的环境下,任何风吹草动,更是逃不过鸟类的神经。

    但是那人影一闪而过,等它扑扇着翅膀去追的时候,却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它又围着寺庙转了几圈后,确定真的没人,这才飞回了城里。

    珍珠说的稀里糊涂,柳蔚却听懂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觉想到明悟大师身上的伤,其实,让珍珠去寺中盯着,就是柳蔚对于明悟大师受伤一事,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到现在那倔强的老头儿都不肯告诉柳蔚,究竟是怎么受伤的,但能被武林高手所伤,便必然不是寻常小事。

    柳蔚与那寺庙既然有一番因果,就不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而今天珍珠带回来的这个消息,果然应了柳蔚心中猜想。

    有什么势力,在对那寺庙进行动作?

    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一个普普通通的寺庙而已,能有什么东西,让人感兴趣?

    最近的事情太多,柳蔚当真疲惫。

    这一夜,柳蔚睡得很沉,或许是心中装着太多事了,反而很珍惜这难得的放松。

    但这一夜,对某些人来说,却很漫长。

    远在极北的古庸府八秀坊内,云织梦一边脱着舞衣,一边走进房间内室,小丫鬟在旁边伺候着,眼看周围没人,才悄悄的说了一句:“姑娘,那人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一愣,解下耳坠,压低了声音问:“何时来的?”

    小丫鬟道:“就是姑娘方才跳舞的时候,是从大门进来的,进来就去了后院,坊主屋里的四婢亲自接的。”

    云织梦有些楞然:“坊主回坊不过三日,就见了那人三日,说来,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那人与坊主是……那种关系?”小丫鬟口无遮拦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