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45章 小蔚选择容棱,这条路走得与你一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马开奖2016记录香港赛马直击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45章 小蔚选择容棱,这条路走得与你一样

    当年柳桓之死,纪夏秋被困京都,这里头出的最大问题,便是两个字——“内奸”。

    纪家內有朝廷的人,这是毋庸置疑的事,只是时隔多年,却依旧不知,谁是那内奸。

    那人,实在隐藏得太深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多年都没尽过母亲的责任,而一出现,便是要将女儿拉入逃亡的深渊。

    如此残忍之事,纪夏秋做不到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纪夏秋联络了容煌。

    纪夏秋,柳桓,容煌,多年前便是挚友,当初柳桓身亡,纪夏秋逃离京都,从中出力最多的,便是容煌。

    而逃亡多年,纪夏秋从未与任何人泄露过自己的行踪,这次,为了女儿小蔚,到底联系了容煌。

    容煌当即动身,直接来古庸府,一等,就是一段时日,终究,是将纪夏秋等了回来。

    前尘种种,眼下境况,所有事连成一线,让纪夏秋越发的疲惫。

    纪夏秋闭上眼睛,纤细手指,掐着眉心,狠狠的按下。

    “又头疼了?”容煌一瞧纪夏秋这模样,便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纪夏秋摆手:“没事。“

    “本王替你按按。”容煌说着,起身就要过去。

    纪夏秋放下手,注视着他,表情迅速变得冷淡疏离了一些。

    容煌一看她这表情,到底没有坚持,重新坐下,道:“你这样,柳桓怕是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滞了一下,想起早亡的夫君,脸上才出现一丝动容,最后道:“明日,叫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容煌嗤了一声:“这么多年了,还是只有柳桓治得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纪夏秋不说话,沉默着端起茶杯。

    容煌道:“本王看你也累了,先休息吧,有什么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日还要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见到本王?”容煌问。

    纪夏秋沉默。

    容煌有些气,最后道:“算了,明日不来了,话就今日与你说完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容煌也没卖关子了,道:“本王来找你,说的便是你女儿之事,容棱那臭小子,虽然冷淡一些,人狡猾一些,长得比我差一些,但是,算个可以托付终身之人。人既然是小蔚自己选择的,你倒是也无需担心,现在第二个孩子都有了,想来,婚事也是早晚了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听到这里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煌皱眉:“怎的?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纪夏秋摇摇头,道:“同意,但小蔚不是个普通孩子,或者说,比普通孩子更敏感,不会那么容易依赖一个人,哪怕那人与她,已到缠绵悱恻的地步,她心中,却依然会为自己留有一条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容煌更听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能指望男人明白女人的心,这话,果然是对的。

    纪夏秋这般想着,便道:“每个聪明女子,都会下意识为自己留一条后路,就像动物,总是正面对着森林喝水。小蔚是个独立的孩子,她的独立,因她的实力。这样的人,最忌讳的,便是反其之去倚靠一个人,倚靠,代表放松,代表依赖,代表了很多,而当你习惯了去倚靠一个人,你就会越来越脆弱,仿佛野兽,成了家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容煌听懂了,他看着纪夏秋,斟酌着道:“就像你一样?”

    纪夏秋一顿。

    容煌道:“刚认识你时,你的武艺应是在我之上,狡黠灵动,肆意狂放,当时本王便想,你这样野,将来谁敢娶。未曾想,柳桓收服了你,把你从一只野鹰,驯成了家雀。而你,甚至甘愿如此,你断绝了与柳桓效忠朝廷成对立面的纪氏家族,跟柳桓回京,你抛弃了所有,把后路截断,哪怕前路是悬崖,你也与柳桓一同跳下。你是想说,小蔚选择容棱,这条路走得与你一样,只是,小蔚没有你那么果敢,你敢将一切都堵在柳桓身上,小蔚,却是不敢?”

    纪夏秋垂下眸来,道:“我多想,当年也像小蔚这般慎重,如此,便不会是这个结局,夫君,也不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里一时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在过了许久后,容煌才道:“柳桓有你,不枉此生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却有些凄凄。

    容煌皱眉,还想再说什么,纪夏秋却不想提,陈年旧事,还有何好说的,该过去的,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容煌也看出纪夏秋心情不快,这便转了话题:“说起来,这些倒是小事,容棱自己的媳妇儿,他自个儿操心去,倒是钟自羽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……

    纪夏秋厉下眸子:“他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容煌瞧着纪夏秋这决绝的模样,不免,又想到了当年初见此女时,此女便是个心狠手辣之人。

    容煌道:“本王记得,钟自羽的命,是你三番五次相救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沉眸,无奈道:“你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煌不明白。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是小序。”

    “小序?”容煌错愕。

    纪夏秋道:“小序从不知自己还有个姐姐,我也未曾告知,只怕他稍不注意,节外生枝。小序与单笙重茗青梅竹马,那钟自羽又是单笙提过要护之人,小序不知所谓,救了那人数次,我原也无所谓,但没想到,那钟自羽动了小蔚……”

    容煌明白了:“好,小序你管着,那钟自羽的头,过些时日便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又问:“那钟自羽是否与付家联系上了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容煌知道纪夏秋问的是什么,钟自羽去了青州,搭上了付家的船,但这艘船,迟早会沉。

    容煌笑道:“付氏家族即将改朝换代,付子辰也要回去了,一个钟自羽,又能成什么气候?”

    纪夏秋没做声,眉头却蹙紧了,只要一想到小序竟无意中险些害了自己的亲姐姐,做母亲的,便面有怒色。

    到底,是太宠着了。

    失去了女儿,便将对两个孩子的爱,都灌输给了一个,到头来,险些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得好好管管那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,小序去哪儿了?”容煌想到上次见柳序,还是柳序五岁时候的事,或许因为先天不足,那孩子当时便病怏怏的,说不了两句话,就得咳嗽一阵。

    当时容煌还一度认为,那孩子怕是长不大,却不想,如今,都二十了。

    “在南水。”纪夏秋道。

    容煌眼眸动了动,问:“这些年,你便是一直定州,丰州,两头跑?”

    小序身子先天不好,北方天气极端,他不适应,便多居住于江南,纪夏秋大部分时间也在南水府陪儿子,很少的时间会在古庸府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