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47章 你的哥哥天生天养,你却这般娇贵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布衣神算b版图库一分钟时时彩稳赚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47章 你的哥哥天生天养,你却这般娇贵

    与此同时,柳蔚坐在马车上,催促着车夫快些。

    马车稳稳的前进中,柳蔚时不时回头,撩开后车帘往外面看看。

    确定没人追上,才松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但很快又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按理说,容棱很疼小黎,小黎病了,他陪着应当是必然,而今日容棱不在,自己办起案来也能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毛毛的……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马车突然被车夫拉停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一咯噔,朝着外面问了句:“怎的了?”

    车夫没有回答,但取代回答的,是车帘被一只男人的大手撩开。

    看着那站在车外,如此熟悉的男人面孔,柳蔚整个人都僵住了,而后,艰涩的道:“你,你怎的来了?”

    容棱上了马车,车帘刚一放下,马车便继续行进。

    稍显狭窄的车厢内,两人四目相对,容棱看着柳蔚的眼睛,问道:“将本王支开,是为何?”

    柳蔚不说话。

    容棱蹙眉,就这么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容棱的目光太灼热,柳蔚撑了一会儿,终于扛不住了,道:“小黎是真的病了,我没空陪着,而你作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柳蔚却突然卡壳了。

    容棱沉着眸子,问道:“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……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气恼:“你作为小黎的长辈,陪陪孩子,不也应该?”

    “只是长辈?”容棱又问。

    柳蔚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逼,只道:“你既然不留下陪小黎,便说明,小黎并不严重,况且,小黎是习武之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怔,暗叹自己大意了,想着利用容棱的“为人父之心”,却忘了,自己还有“为人母之心”。

    小黎只是有点低烧,昨夜着了凉,喝两剂汤药便好,果然,容棱是极其精明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做什么?”容棱问完,便猜测:“你还是认为,此案背后,有钟自羽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吸了口气,终究道:“至少要查清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所以支开我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:“你会同意我再与那钟自羽扯上关系?”

    容棱沉声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了。”柳蔚面有了然。

    容棱面色不好,眼底一片冷色。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我相信我的直觉,所以你也要相信我,这桩案子要查深,今日,我去找向易,而向易若真与钟自羽有关,你就该知道,钟自羽武艺不凡,你若随我一同,哪怕隐藏行踪,也难免会被发现,况且,你现在的身份,在京中若是因此暴露,反而会误你大事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开始变得寂静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目光晦涩。

    柳蔚也看着容棱,却心有忐忑。

    面对容棱,柳蔚仿佛,已经越来越没底气,像是任何事,都不敢违逆容棱之意。

    “如有不测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两人沉默了许久,久到柳蔚觉得,皇城门已经近在眼前,才听容棱如此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柳蔚立刻道:“我会小心。”说着,手指无意识的抚了抚小腹。

    此案总要有个了断,最快捷,也最简单的方式,便是当面对质。

    当然,她会保护好自己,这一生都不允许自己在同一个人的手上,栽上两次。

    上次古庸府,柳蔚未有防备,疏忽大意,但这次,有备而去,自不会令自己陷入囫囵。

    出发前唯一要考虑的,反而是容棱对她的保护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容棱的体贴与担心,眼神不觉柔了下来,慢慢倾身,手臂展开,将他的腰际轻轻抱住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说话,有着属于他的思量。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容棱扬声,对着外头的车夫道。

    只听“吁”的一声,车夫叫停了马。

    容棱看都没再看柳蔚一眼,直接跳下马车,转身,便迅速没进人群。

    柳蔚撩开车帘,看着容棱背影消失的方向,知道他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放下车帘,柳蔚吸了口气,垂眸看着自己的肚子,慢慢摸着,道:“那有什么办法,已经开始孕吐了,若是再不将此案了结,如何有足够的时间静心安胎?你的哥哥天生天养,你却这般娇贵,如此折腾着娘,叫娘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柳蔚入宫。

    才走进内务府,就见杭公公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柳蔚见杭公公满头大汗,目有急色,就道:“本官都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松了口气,知道柳大人说的是昨夜那封信。

    看看左右,确定隔墙无耳,杭公公立刻满面忧愁的道:“柳大人,杂家的前程,也是全依仗您了,若是真被撵到那惠州去,杂家非得死在那儿不可,柳大人,您可一定得帮帮杂家才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闭眼摆手,示意杭公公冷静,而后目露严肃的问:“林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大人是说京兆尹林盛,林大人?”杭公公问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。

    杭公公道:“林大人方才上朝前托下头的人来传过话,说是要见大人您,但您这不是还没到?杂家便命人告知了,怎的,大人要见林大人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说起来,林大人眼下的前路,怕是与杭公公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是说……”杭公公一顿,随即更是急得不行:“杂家担上了沁阳公主之案,林大人担上了月海郡主一案,我俩果真是同病相怜,那如此说来,皇上是当真打算,把我二人,给送到那边境之地去?柳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杭公公都快哭出来了,柳蔚安抚道:“事情,也并非没有转机,劳烦公公,托人去乾宁殿前候着,若是下朝了,便知会林大人一声,说柳某有事与他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杭公公应下,这便吩咐了两个人去。

    柳蔚接着进了偏殿,看着桌上自己昨日走时放下的东西,眼神晦涩。

    拿起那支银簪,簪子上还有血迹,是琴儿的血迹。

    摩挲着簪子的边缘,她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柳蔚在偏殿一个人呆了许久,外头的人,都不知道柳大人在做什么,只听到里头乒乒乓乓,很是忙碌。

    林盛是在一个时辰后,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内务府,而是下头的小凉亭。

    外臣无召不得入内宫,这是规矩,谁也破不得。

    杭公公得了消息,便过来叫柳蔚,却刚好听到里面“砰”的一声,仿佛有什么东西摔碎了。

    杭公公敲了敲门,问:“柳大人?”

    里头一时半会儿没动静儿,直过了好一会儿,柳蔚才来开门。

    杭公公透过柳大人,看到屋子里头有烟雾蔓延。

    柳大人在里头做什么?烧东西吗?

    “何事?”柳蔚问着,身子一侧,挡住杭公公继续探寻的视线。

    杭公公收回目光,道:“林大人已在清风亭等候。”

    柳蔚出门,转身亲自将门关上,才道:“公公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在前头带路,走了好远,还好奇的回头看了房门一眼,心中越发的狐疑。

    柳蔚瞧见了杭公公的目光,什么也没解释,只步伐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见到了林盛,三人便在清风亭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着两人对柳蔚都算是有求,柳蔚也不拘谨,该说的,都说了,不该说的,一个字没说。

    而三人洽谈之时,却早有人,将消息传往御前。

    “说了多久了?”金色龙椅之上,那满面沧桑的九五之尊正垂眸下笔,批阅奏折,闲空之时,才随口询问身边的大太监戚福。

    戚福看了看时辰,道:“回陛下,已经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乾凌帝“嗯”了一声,最后一个朱字落在绸面的奏折上后,将其阖上,又问:“说的还是那些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