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64章 未曾想,偷人的本事也不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03088摇钱树高手论坛2018年上证指数最高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64章 未曾想,偷人的本事也不小

    “是这人带走了向公公?”杭公公指着那纸条,显然他对如今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,就知道向易不见了,至于如何不见的,又是被谁带走的,都还是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柳蔚将那纸条一捏,攥进手心。

    眸光一凛,柳蔚抬脚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杭公公急忙拉住,问:“柳大人,您当真要去?您可知对方身份?这一无署名,二无来历的,若是要对您不利,可如何是好?东门下红墙是吧?杂家这便派人去将那人抓来,到时候该是如何,随您审问便是!”

    说着,杭公公当真要去吩咐人。

    柳蔚一把扯回杭公公,道:“你的人,抓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皱眉,满脸不赞。

    柳蔚只道:“我知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却没再说了,回头又看了看屋内,眼中尽是冷意。

    柳蔚到底还是独身前往了。

    杭公公没有拦住柳大人,心中难免担心,便派了人在后面跟着,但那跟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,满头大汗的道:“拐个角的功夫,柳大人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杭公公直骂这些人没用,又派了人直接去东门下的红墙处找。

    可回来的人也说,根本没看到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杭公公也急了,最后无可奈何,也只得呆在内务府里等着。

    而柳蔚,在抵达东门下红墙时,也没瞧见任何人,只在墙角看到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,西门见。

    这是临时换地方了。

    嗤笑一声,柳蔚将那纸条捏成一团,转身,又朝着西门而去。

    这次到了目的地,柳蔚瞧见了人,而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魏俦。

    魏俦见柳蔚来了,并且是单枪匹马而来,他拍拍胸口,心有余悸的一直往柳蔚后面瞧,担心的问:“你们家容都尉真的没跟来?”

    柳蔚狠狠闭上眼睛,容棱回京的消息,按理说不会有几人知晓。

    魏俦瞧柳蔚这般,便耸耸肩,无赖道:“不是我打听的,是钟自羽。你也知晓,你的事,这小子打听得最勤快,我就是顺耳听了听,放心,你们家容都尉不表露身份,我也不会多事,毕竟,我早就金盆洗手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睁开眼睛,目光泠然:“丹邪老祖名不虚传,偷东西的本事高,未曾想,偷人的本事也不小,好一招声东击西,妙手空空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过分了啊。”魏俦不高兴的撇嘴,道:“什么叫偷人,是救人,救人,你这孩子,瞎说话。”

    柳蔚脸色无法好看,更无心情与其周旋:“将钟自羽交出来!”

    魏俦满面苦色,道:“他是我朋友,以前还救过我,我答应他,要是他快死了,我也得救他一次,我总不能不守信用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看来阁下是怀念大狱的滋味了!”

    魏俦咂咂嘴,说:“你别老威胁我,你要抓我,我还不会跑吗?况且你独身前来,我虽然打不过你,但是你也追不上我,不信咱们试试,我狡猾着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工夫跟他贫嘴,只道: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魏俦连连安抚,好言好语道:“杀人是该偿命,钟自羽,是不值得同情,他不止杀过人,还害过你,但是这次,他当真是无辜的,没杀什么公主郡主。”

    柳蔚满面鄙夷。

    魏俦也着急了,但他又不敢耽误太久,只能长话短说:“之前钟自羽来找你,你诱他嗅药,你以为他真不知道?我都在边上看见了,他还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微微蹙眉,这人有病。

    魏俦又道:“他是有话要与你说,但是他知道你不会信,也不会听,所以自投罗网,入你圈套,只是到最后,你也没给他说的机会。其实吧,方才在屋子里,你应该也发泄够了,你看我一直藏好没出来,就是知道你心中有怨,这口气你不出,咱们永远无法好好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对话?”柳蔚嗤笑着看向魏俦,冷厉的道:“兵贼,两不立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说的都对!那柳大人,你折磨人也折磨够了,权当大慈大悲,就放他一条生路,其实我都替你想好了,你看他若死了,一了百了,这多便宜他?他杀了那么多人,干了那么多坏事,咱能让他死得这么干脆吗?肯定不能对吧!而你也把他伤的不轻,这样,咱们就让他再活一阵,让他好好的再生不如死一阵,这也是报复啊,对不对,这么想想,是不是开心了很多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魏俦简直得了疯症!

    凝神聚气,柳蔚丹田聚拢内力,随时准备将人生擒。

    而魏俦显然也看出了柳蔚的打算,急忙道:“我本可以一走了之,但却约你前见,你便不想知道这是为何?京都要出大乱子了,若非事情牵扯过于庞大,钟自羽和我也不会多管这个闲事。我们都要前往岭州了,船都开了一半了,中途回行,便是恐你出事!你和你们家容都尉乃是局中人,一旦让那幕后之人得逞,届时你也必将麻烦连连!现在明明可以拯救,你却要为了那等子私仇,视天下百姓于不顾?柳大人,这便是你的天下仁义?”

    柳蔚聚起的真气在手掌绕过一圈儿,最后,却是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魏俦,脸色很难看,额上甚至有青筋浮现。

    但最后,柳蔚还是面无表情的道:“你最好,有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魏俦看柳蔚息怒了,松了口气,才道:“有人在幕后操控,我们还未查到那人身份,但可以确定的是,那人便是杀害玉屏公主之人,玉屏公主死后遗体失踪,再次找回尸体却是数日之后,其后再次失踪,你难道不觉得奇怪?”

    的确,这个疑点,是柳蔚一直没想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无数人曾言之凿凿,告诉柳蔚,玉屏公主死了数日,但柳蔚无论如何看,玉屏公主的死亡时间,也都只是在几个时辰内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最后被柳蔚压在心底,这桩案子,也只好换个方向调查,但到现在,都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几个案子,牵扯的线太多,牵扯的人太多,背后之人的路数清奇,便是柳蔚,也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查到了?”柳蔚终是问。

    魏俦真诚的道:“没查到全部,但是,有一些线索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