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66章 柳蔚有点郁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创富正版才绝图库118香港马会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66章 柳蔚有点郁闷

    容棱冷着五官,问道:“这人说的,你信?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理由骗我?”

    容棱未语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不全信,但至少一半以上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未语。

    柳蔚转移话题,道:“其实,有件事,魏俦倒是提醒我了。我们之前的方向有点问题,这几桩案子里,布满了疑点,牵扯到了敏妃,裳妃,皇帝,太妃,牵扯的角度越来越广,但若是还其本质,则的确,我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,也就是魏俦一开始提到的,玉屏公主的死。没错, 玉屏公主是琴儿与向易所杀,但是,尸体失踪的疑点,我的确是忽视了,在凶手确认后,我便开始思考其他案件,反而将还存在的,如此巨大的疑点丢下,而这也直接影响了后面案件的进展。”

    容棱静静的听着柳蔚分析,看到柳蔚眉头紧皱,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,他问了一句:“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最复杂的,也就是最简单的,玉屏公主一案,是整个连环案件的起因,而玉屏公主尸体失踪的问题,也就是后续案件的一个重要调查角度,虽然我们都知道,案情最开始,是由裳妃之死引起,但真正开始无端端死人,却是从玉屏公主开始。那么我们回归本质,优先排查的,不用是其他,而应该就是裳妃与玉屏公主即可。关于裳妃,我们不是还有一个人?”

    容棱顿了一下,开口道:“黄儿?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黄儿在哪儿?可在京都?”

    黄儿被容棱严加看守,柳蔚也不知其下落,更不知容棱是把黄儿带进了京都,还是留在了京都外面。

    容棱沉默了几瞬,漆黑锐利的眼眸谨慎的看了看四周,才道:“黄儿,你现在打算见?”

    柳蔚眼睛一亮:“可以见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就见!”柳蔚立刻道。

    安排柳蔚见黄儿,对于容棱来说,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而关于一直以来黄儿的藏身之所,在容棱将柳蔚带到目的地后,柳蔚也惊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蔚看看周围的环境,有些讶然:“不觉得这地方有些乱?”

    容棱也看看四周,目光却平静,问道:“哪里乱了?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头顶上那硕大牌匾上的三个字,柳蔚有点郁闷……

    天香楼。

    京都权贵们最爱来的青楼排行榜第一。

    说是京都第一青楼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柳蔚难免想到容棱的两个师妹,玉染和芳鹊。

    这两个师妹,之前就是天香楼的花魁,只是这次回京,听说是被赎身了,已经脱离这一窝点。

    但除了那次容棱利用玉染气过自己一次后,柳蔚也再未见过其人,而此时容棱突然把自己带到青楼来,柳蔚,心情有点微妙。

    “听说天香楼的姑娘,都是最美的,个个柳弱娇艳,云鬓花颜,只消一眼看去,便是美不胜收,多看上几眼,直叫男人眼花缭乱,心都醉了,侍卫大人,以为呢?”

    柳蔚瞥眼瞧着容棱,注意着容棱的表情,而容棱只是回了柳蔚一眼,然后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然敢承认?

    柳蔚在呆愣了两瞬后,咬了咬牙,冷笑起来:“那可真是要见识见识了,侍卫大人,带路吧!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整了整衣冠,让自己看起来更风度翩翩后,才昂首挺胸,对容棱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容棱又看了柳蔚一眼,没什么表情,走在了前头。

    柳蔚落他半步,跟在后头。

    说来天香楼果然是不负盛名,一进去,便是美轮美奂,富丽堂皇,空气中有淡淡清香飘散,那香不是檀香,倒是有些像花香,但又不是花香那么浓郁,里头又带了些清新之感,总之一嗅,便让人轻易联想到人比花美的娇艳姑娘。

    此时还是白日,天香楼还未开始营业,但大门却是敞开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一迈进,便有龟公出来打千,笑眯眯的说:“两位公子,咱们楼子还未开张,两位若是要消遣,这个时辰怕是有些早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早又如何?”

    龟公好脾气的道:“公子若是不想走,小的也可给您开间厢房,咱们姑娘们虽然未起身,但曲师却是在,两位得空不妨厢房一坐,听听小曲儿,权当打个趣儿?”

    容棱冷声道: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龟公这便带着两人上了二楼,七绕八绕的,进了一间厢房。

    房里很宽敞,两人进去后,龟公上了茶,便道:“小的去叫曲师,二位公子稍后。”

    龟公离开后,将房门小心阖上。

    柳蔚仰头看看里头的摆设,正想跟容棱说些什么,却见容棱起身,直接走到旁边的置物柜前,拿起架子顶端一本书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探头去看那书的内容,容棱却已经将书阖上,把书放进了第二排架子的第三个空格,然后,他又拿起第一排架子第一个格子上的一盏玉如意,再将那玉如意,放到第二排第五个格子上,又把第三排第六个格子的青瓷花瓶,放到顶层第一个格子内。

    如此换了十次后,柳蔚正好奇时,就听一声咔嚓,柜子突然自己向左移动。

    柳蔚瞪大眼睛,几个呼吸后,一扇大门,出现在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去,推开大门,朝里头走。

    柳蔚看里面黑洞洞的,迟疑一下,还是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刚进去,身后的大门便关上,接着外面又听到柜子移动的声响,显然是那置物柜又自己挪回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这四周一片漆黑的环境里,由衷的道:“这地方,的确隐蔽。”

    身边传来一声轻笑,柳蔚转头,视线还未适应黑暗,但柳蔚也能大略判断出容棱的方位,问道: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只听一声打火响,容棱动了一下,接着,旁边一支火把被点燃。

    黑暗被光明取代,柳蔚这才看清了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类似于地道的空间,范围有些狭窄,他们前面是条长道,长道尽头,模模糊糊是一架楼梯,而楼梯下面是什么,柳蔚不用猜也知道,就是那黄儿所在之处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