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68章 被防备的容棱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3期牛蛙彩票四不像图黄大仙资料二四六好彩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68章 被防备的容棱……

    玉染与芳鹊一起走到柳蔚身边,两人悄悄又看了这位师嫂一眼,才在师兄不悦的视线下,说道:“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玉染挽住柳蔚的一边胳膊,亲昵的将柳蔚往屋子里带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不习惯这突如其来的亲热,难免愣了一下,但另一边胳膊,也倏地被挽住。

    柳蔚转头一看,就对上芳鹊那张娇俏盈盈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师嫂莫要客气,便当这是自个儿的地方就是。”芳鹊甜甜的说着,玲珑的身姿,又往柳蔚身上贴了贴。

    柳蔚感受到了芳鹊那婀娜的身材,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,柳蔚与这两位姑娘都不熟。

    视线投向门旁的容棱,柳蔚等这男人开口。

    而容棱掀动薄唇正要开口,玉染却突然道了一句:“师兄可不要胡乱插嘴,咱们可是在与师嫂说话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无语,柳蔚艰难的动了一下,将自己两只胳膊从两位姑娘怀中抽出来,再次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便冷着脸道:“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番命令,当即遭到玉染芳鹊的反对:“不!”

    容棱皱皱眉,再次出声:“出去!”

    玉染芳鹊还是挺着脖子,直直的说:“就不!”

    “一。”容棱开始数数。

    玉染芳鹊还是硬撑着。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目光都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“三”的尾音落下,玉染芳鹊二人分明感觉到已有罡风从远至近,不过瞬息,便直逼二人面门。

    女子爱容,两人几乎立刻侧过身子,躲过那罡风刃,咽了咽唾沫,灰溜溜的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原以为师兄当着师嫂的面,会顾忌一下兄长的身份,不会对她们动手,但原来,她们只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跑出去后,还顺手将门也关上。

    待终于安静下来,柳蔚吐了口气的同时,也看向了那从头到尾,一句话没说的黄儿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这段时间一直颠沛流离,黄儿的面容看起来很是憔悴。

    柳蔚只消稍稍打量,便瞧出黄儿有严重的贫血症状,身体正处于一种营养不良、不均衡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黄儿?”柳蔚坐下在椅子上,开口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那黄儿这才麻木的抬起视线来,定定的看着柳蔚,没说话,但沉默的模样也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裳妃娘娘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听到裳妃二字,黄儿的眼神终于动了动,轻微的换了口气,她低声但是老实的道:“娘娘……是奴婢的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伺候裳妃娘娘多久了?”

    黄儿不用思索,脱口而出:“十一年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如此说来,你在裳妃娘娘入宫以前,便伺候着了?”

    黄儿没有隐瞒,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看黄儿老老实实,态度也就亲和了一些,继续问:“你伺候裳妃娘娘多年,是娘娘身边的老人,想必你对娘娘之事,应当是一清二楚的?”

    黄儿慎重着看了柳蔚一眼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再问:“有人颁下证据,声称裳妃娘娘勾结权王,叛上作乱,你可知其中内情?”

    黄儿这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不知,还是不说?”

    黄儿低垂下头,也摇了摇头,给了二字回答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贴身伺候娘娘,娘娘身边有何风吹草动,你不应当是最清楚的人?那些在裳阳宫找到的与辽州来往的书信,你也都不知?”

    黄儿继续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这黄儿开始有些不配合了,便问:“那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黄儿这次抬头认真凝视着柳蔚的眼睛,语气坚定的道:“娘娘,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身子往椅子后头稍微坐坐,沉默一会儿,道:“你说娘娘是无辜的,可有证据?没有证据,空口无凭,又如何与人说道?”

    黄儿再次低头沉默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,看向容棱,目光是在问,这黄儿一直以来都是这么一问三不知的?

    容棱没做声。

    他的人也审问过几次黄儿,但这黄儿的确很硬,不想回答的问题,一个不回答。

    手底下的人,也曾对黄儿用过刑,但在那次刑供中,黄儿险些一命呜呼,可哪怕如此,黄儿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是什么都不说,而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。

    容棱从黄儿的表情便能看出,这宫女,就是不想说。

    或许是那次严刑逼供留下了问题,这黄儿从那之后,身子便没养起来,一直病怏怏的。

    从古庸府将人带回来,中途几次险些死了。

    柳蔚又与这黄儿磨了好一会儿,得到的有用讯息,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柳蔚觉得这么绕圈子下去不是办法,索性就更直接了:“裳妃肚子里的孩子,是谁的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黄儿平静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柳蔚沉了沉眸,道:“裳妃娘娘身怀孽种,这才是她真正的死亡原因!你若不将你知晓的全部告知于我,你以为,这辈子裳妃娘娘还能沉冤?”

    柳蔚一番话说出,黄儿则开始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耐心的等着,过了好一会儿,黄儿才张了张嘴,道:“娘娘,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还是这句。

    柳蔚舒展眉宇,尽量让自己语气轻柔些,道:“娘娘是不是无辜的,取决于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,所以,你决定坦白了吗?我知道你心有顾忌,但你家娘娘的事,实则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,你家娘娘被人利用,甚至死后,都要背上莫须有的罪名,你真的想你家娘娘一生清白不明不白下去?黄儿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黄儿怀疑的目光一直打量着柳蔚,很恍惚,有不信,有不安,最后,又看向了容棱,接着,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转首看向容棱,当机立断道: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总算看出来了,这黄儿不是防备着她,而是防备着进机关后褪去那层易容后侍卫皮的容棱,当朝三王爷。

    被防备的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最后还是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在外面厅堂的玉染芳鹊还等着师嫂审问完出来,却见先出来的竟然是师兄。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呆滞了会儿,玉染便幸灾乐祸起来:“哟!师兄这是怎的了?一脸闷闷不乐,师嫂呢?师嫂还在里头?莫非,师兄将我二人赶出后,自己又被师嫂赶出……”

    玉染的话还没说完,便迎上一双凌厉且严肃的黑眸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