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69章 大人……便是那位柳家小姐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免费之家资料大全香港六合千彩王中王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69章 大人……便是那位柳家小姐吗?

    玉染顿了一下,慢慢的从容棱身边退开几步,撇撇嘴委屈道;“开个玩笑嘛,生什么气……”

    芳鹊也跟着附和:“师兄越来越小气了,难怪师嫂不喜欢!”说完,感觉那逼人的视线又转到了自己身上,芳鹊这才缩了缩脖子,躲到玉染背后,不敢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容棱离开后,黄儿明显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柳蔚与其介绍了自己,之后放软了声调,问: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    黄儿看着柳蔚,沉默半晌,突然问道:“在此之前,奴婢有个问题,想先问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蔚点点头,道:“你问。”

    黄儿便问:“大人可是丞相府柳家人?”

    柳蔚在凝视了黄儿片刻后,道出:“我不是柳家人,我与丞相一家无亲无故,我曾是个孤儿,被义父收养,而义父死前,只告诉我,我是被捡回来的,因义父姓柳,我也就姓柳,至于我的亲生爹娘究竟是谁,家族是何,我却不知。”

    黄儿微微地皱起眉,似乎在判断柳蔚的说辞是否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但柳蔚何等能耐,就算说谎,也不会让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黄儿似乎是思考了很久,才道:“若是大人发现,其实你与京都柳家,关系匪浅,你又是否还会秉公办案?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!”柳蔚道:“不管我身份是何,我都不会让任何势力影响到这个案子。还有,这个案子牵连甚大,你是多方追逐的目标,如今你既然在我面前,我便可向你承诺,你信任我,我绝不会出卖你。”

    黄儿却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,反而是盯着柳蔚的脸道:“大人你的容貌,让我想到了一个人,一个……曾经救过我的人,他,是京都柳家的亲眷。”

    柳蔚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家亲眷,柳家的远亲?

    “但他不姓柳,我听过别人叫他岳公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精神一震,脱口而出:“岳单笙?”

    岳单笙和岳重茗兄妹二人,与自己有着相似的容貌,这个,柳蔚是早就知道的。

    黄儿点点头,平静的道:“岳公子曾说,这世间能为娘娘洗清冤屈之人,出在柳家,但不是柳家哪一辈的公子老爷,而是,柳家一位小姐,大人,您,认得那位小姐吗?”

    岳单笙救过黄儿,并引导黄儿来找自己?

    柳蔚突然觉得头有些大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件事上,竟然会有岳单笙的牵扯,此人不是失踪许久了?不是说上天下地都无人寻到?

    柳蔚心绪未平,就听黄儿继续道:“奴婢的性命不值钱,就因如此,奴婢才更不怕死,大人也说过,奴婢是打开这一连串事件的钥匙,既然如此,奴婢怕什么?疼,能忍着,打,能受着,嘴,依旧紧着,奴婢什么都不怕,只想等到那位救命恩人岳公子口中提到的能还娘娘青白之人,方才那两位姑娘称大人为师嫂,奴婢想问大人,大人……便是那位柳家小姐吗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头。

    就如黄儿所言,黄儿什么都不怕,大不了一死。

    而人在不怕死的时候,基本上便是无敌的,柳蔚被黄儿压着,实际上不奇怪,只是这种观感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任何法政人员,都不愿意被人证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,我认得你说的那位小姐,如此,你愿意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黄儿似乎要的就是这句,不算承认,也不算否认的话,黄儿笑了一下,认真的道:“若是如此,自然是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将你所知的,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儿问:“大人想知道哪些?”

    “所有。”

    黄儿沉默一下后,开始道:“娘娘腹中胎儿,的确不是皇上的,但,娘娘也并未对不住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黄儿说得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事情,要从三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三年前,新年宫宴之后,御花园外头的小径上,宫妃们看着璀璨烟花,一个个皆是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而变故,就是在那片烟花下展开的。

    有人,晕倒了。

    晕倒的那位,为四品宫妃,被唤作蓓妃。

    蓓妃突然晕倒,下面出血,一下子,惊动了无数人,便是已准备回宫的皇上与皇后,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太医过来问诊,查出蓓妃怀有两月身孕。

    方才新年宴会上吃的膳食中,包含了好几样相冲的食物,蓓妃身体不支,晕倒后,孩子也掉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后,所有人都吓到了,实际上,因着太子与几位王爷的壮大,现今的后宫,早已对妃子怀孕一事,看管不严。

    若是早年,一个宫妃想怀孕两个月还神不知鬼不觉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蓓妃这个孩子掉了,而蓓妃算是裳妃父亲引荐进宫的,进宫后便一直对裳妃马首是瞻,裳妃对其也诸多照拂。

    蓓妃出事,裳妃不可不管。

    去到寝宫,裳妃便问究竟怎的回事。

    裳妃以为这是蓓妃不信任自己,怀孕这事儿,便一个人藏着。

    但当裳妃见到蓓妃那奄奄一息的模样时,又否认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蓓妃哭得肝肠寸断,直说自己根本不知已经怀孕,裳妃起初不信,但看蓓妃说的又不像假话。

    而之后,蓓妃说了一句话,令人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她说:“姐姐有所不知,六日前,妹妹才走了小日子,又,又怎的可能,怀孕两月……”

    裳妃一听,当即不知脸上如何表情。

    问了蓓妃身边的宫女,宫女挨个回答了“是”。

    蓓妃还说,自己已经半年多没有受过皇恩,又哪里有可能怀孕,若是怀孕了,便必然是孽种。

    此事只要内务府翻查侍寝名单,即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到最后,蓓妃哭得气儿都快没了,拉着裳妃的衣角,道:“这是有人要害我啊,姐姐,姐姐可要救救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裳妃彻底懵了,问,要不请太医再来看看,会不会是之前在御花园人多嘴杂,看错了诊?

    蓓妃觉得这是唯一办法,便点头,同意了。

    但还未等到太医过来,却先等来了禁卫军,一连串的侍卫齐刷刷闯入蓓妃寝宫,将人直接扣上枷锁。

    蓓妃刚刚大出血,身子还未恢复,哭的可谓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裳妃有心阻止,却几次拦阻,都被禁卫军推开。

    最后裳妃甚至跑到御书房去,但裳妃却没见到皇上,只见到了戚福,戚福道:“此事乃是皇上下令,娘娘无须多问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皇上直接下的令……

    裳妃知晓自己不能硬闯,便问,能否再见见蓓妃?

    戚福却摇头,道:“皇上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从那以后,蓓妃再未出现,七日后,宫中传出消息,蓓妃娘娘因小产调养不及,已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知晓蓓妃是被禁卫军带走的裳妃,顿时面色苍白,知道蓓妃的命,是皇上夺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,蓓妃明明没有身孕,皇上此举又是为何?

    听到这里,柳蔚也问了一句:“为何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