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70章 柳蔚心口一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预测最好用的软件六合现场开奖结果168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70章 柳蔚心口一疼

    黄儿恍惚的转过视线,冷嘲一笑,道:“还能为何,不过就是前朝的那些旧事,朝堂上政见不合,牺牲的,便是后宫一些人的命。自那日起第三日,裳妃娘娘便得到宫外传来的消息,原来,是蓓妃娘娘的族人,数月前曾前往江南监察,不知为何,却与辽州势力搭上了关系,有人说,蓓妃娘娘的族人,已经叛为权王门生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黄儿又道:“皇上要让一些人付出代价,却不会直接对朝中重臣下手,所以,选择了蓓妃,蓓妃只是个无辜的可怜人罢了。而不得宠的蓓妃的性命,在这个世上,除了裳妃娘娘,无人在意,其后,蓓妃家人,在族中又重新选了一个女子,送入后宫,最后,那位与权王有所干系的族人的人头,也奉上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到这里,不禁暗想,权力争夺,这种男人的战争中,放弃的,总是无足轻重的女人。

    蓓妃族人并未因蓓妃的死,憎恨皇上,反而通过蓓妃的死,猜测这是皇上看破不说破的警告,唯能做的,是赶紧弥补过失,将族人人头送上,以表忠诚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有些同情那裳妃,这件事上,受到冲击最大的,或许就是裳妃了。

    “裳妃娘娘,当时很害怕,那段日子,娘娘吃不好,睡不好,一到夜里,想到的就是,自己族人若是在外做了什么不妥之事,那不管她知不知道这件事,有否参与其中,是不是,都会被第一个拎出来处置了,以儆效尤?”

    黄儿越说越替主子难过:“想着想着,娘娘就想到了自己的嫡亲姐姐,曾经的敏妃。敏妃病危,按理说,娘娘可以进宫伺疾,但却一直无人安排娘娘进宫,而在娘娘知晓敏妃病危后三天,便收到其暴毙的消息。敏妃当年死的突然,与眼前蓓妃之死是如此相似,娘娘越想心绪越是不定,到最后,娘娘整个人已经变得神经兮兮。从那时候起,娘娘便开始寻找答案,可要在宫中寻找一位已经死去数年的宫妃的死亡真相,并不是件简单的事,娘娘,也是因此,遇到了向公公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这位向公公,黄儿的表情很平静,但柳蔚还是从黄儿的眼睛里,看到了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那位向公公?”

    黄儿并无隐瞒:“他透过娘娘,在寻找另一个人,但他找不到,所以娘娘,成了那个人的替身。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向易想的是谁,除了敏妃,应当也无第二人了。

    因着向易的鬼祟出现,还有向易的一些告知,裳妃才明白,原来自己从被送入皇宫起,便是族内已经放弃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就如姐姐敏妃一样,说死就死,甚至连真正的死因都无权知晓。

    裳妃得知后,很是绝望。

    而向易,便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裳妃不见得有多喜欢向易,但却与向易行了苟且之事,这里头,掺杂了裳妃的刻意报复,自暴自弃,报复那九五之尊,也是报复族人,她要用自己的脏污,无声控诉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当一个牺牲品,没有人愿意不明不白的死。

    当你以为,你进宫是为了过人人都称羡的锦衣生活之时,却有人告诉你,这些美好,不过都是虚幻,这里,其实是一座死牢,你又如何能平静承受?

    而不能承受的直接反应,无非就是两种,一,必须接受,二,无声反抗。

    裳妃选择了二。

    根据黄儿讲述,其实,在三年前,裳妃已经有孕一次,只是那次运气好,发现得早,偷偷辛苦着弄掉了。

    只是用药阻孕几年的情况下,还是意外的有了,而这次,有证有据,裳妃的死,就变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黄儿说着,想起了一些事,凄凉的扯扯嘴角:“那个时候,娘娘的族人,似乎也是做错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打心底,为皇帝的女人们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“大人,可知晓幼儿失踪案?”

    柳蔚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黄儿道:“大人知晓,十六王爷,也在被绑架的孩子中吗?”

    柳蔚正想问,知晓又如何?但却猛地一震,因为柳蔚想到了,十六王爷的年龄。

    若是这些年狗皇帝都已心有余而力不足,那么,显然十六王爷也并非皇帝亲生。

    可是,皇帝明明知道,却对其宠爱有加,这……

    看出柳蔚的表情变化,黄儿才道:“这个后宫,就是如此,前朝错做的事,要用后宫的性命来填。十六王爷的母妃一族现在尚有重用,所以皇上能假装不知,对其和颜悦色,但待十六王爷母妃一族有了什么不臣之心,那第一个死的,就是十六王爷和十六王爷的母妃。”

    柳蔚沉默下来,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敏妃当年遭遇了与蓓妃同样的一死遭遇,难怪,容棱总说敏妃是因他而死,容棱是一个没有母族照拂的皇子,但敏妃却在照拂他,甚至极力引荐他入狗皇帝的眼,而狗皇帝表面答应,心底却打着要给敏妃一个警告的主意,于是,试图干预皇子命运的敏妃死了。

    柳蔚心口一疼,视线看向那扇紧闭的门,想到外面还在等她的那个男人,手指紧紧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想问我,裳妃娘娘是否有勾结权王,那奴婢的回答是没有,大人要证据,奴婢也只能说,没有。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蓓妃在御花园众目睽睽之下晕倒,下身血染,太医严名,这是小产,那谁又会相信蓓妃其实几日前才过了小日子?敏妃娘娘死的不明不白,但既然皇上已经定下了敏妃久病不治而死的由头,其他人,又如何敢怀疑皇上之言是否正确?大人说能帮娘娘平冤,奴婢实则是不信的,这个冤屈是皇上给的,试问犯案之人,又如何能成为破案之人?”

    黄儿目光里很是萧索:“其实,有时候奴婢会想,若是早知如此,娘娘不如当真就与权王走得近一些,这样,好歹还算是死的名副其实,总不至于,死的如此冤屈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到这里,皱眉:“听你这么说,权王,当真是找过你家娘娘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黄儿半点也没余留,直接就道:“还找过不止一次,从两年前,便一直断断续续的联系,其中过程奴婢知晓得不多,但娘娘一直没有点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娘娘不是要报复?与权王联手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黄儿垂下眸子,恨恨地道:“都怪向易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