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75章 柳小黎也看出自家娘亲是装病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83000老奇人一句爆诗2018年香港特马资料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75章 柳小黎也看出自家娘亲是装病

    柳小黎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两步,可因为后退得太急,撞到了身后的墙壁,他自己没事,却听“咚”的一声,被他扛着的容倾的脑袋,撞到了墙上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小黎滞了一下,连忙关心费劲的把容倾翻过来,摸着容倾的头看看,确定他头上没流血,才放下心来,又假装方才的事没发生过,对老人道:“我不认识爷爷,爹说,不能要陌生人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不是陌生人!”老人脸上的笑没变,去抓起小家伙的手,强行将戒指固在小孩的拇指上。

    可大人的戒指,对于这五岁的孩子而言,哪怕是固在拇指上,也还是太大了,松松垮垮,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真的不要。”小黎说着,就要取下来。

    老人却一下子握住他的小手,看着他精巧的五官,缓声道:“这是爷爷送给你的见面礼,你要是再拒绝,爷爷就要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想爷爷伤心,但是又觉得乱收别人的东西不好,他咬咬唇,小眉头皱成一个结,看起来很苦恼。

    老人笑了一下,起身,拍拍他的肩:“先送弟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这才想到肩上的容倾,又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,最后“唔”了一声,索性单手,在怀里掏了掏,掏出一只小瓷瓶,塞到老人手心:“那,这也是我送给爷爷的见面礼。”说完,面上绽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手上的瓷瓶,猜测里头应当是小糖果,也没做多想,点点头,示意他进去吧。

    小黎看老人收下了,觉得一物换一物,这不算占人家便宜,才心安理得的扛着容倾,回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七王府后门开了又关。

    老人站在外头,手里握着瓷瓶,瞧着那门,眼底的笑意,始终没散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远处传来奔跑声。

    方才还面带笑意的老人,登时神色一凝,笑意收敛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两个身着暗服的年轻男子过来,他们停在老人身后,低垂着头,有些焦急的道:“您,怎的到这边来了?这外头,近日一直不太平,您若是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头不太平,府里头便太平了?”老人冷着面容,寒声道:“只怕最不太平的,不在外头,反而,是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子皆是一惊,脑门开始流汗,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老人似乎也不需要他们的回答,只是抬起步子,朝着巷子外走。

    待走远了,巷子里似乎还飘渺的回荡着一句老人威严的吩咐:“大事在前,那些不安分的,该处置的便处置了,莫等到了关键时刻,被他们,拖了后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巷子外头,老人上了一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蓝顶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快速驶去,极快的淹没在人流穿梭的京都大街上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另一辆马车,则正好从相反的方向,驶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下了马车,她手里提着好几样物件,都是方才从宫里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因着黄儿的一番话,柳蔚从天香楼出来,便直接入了宫,先去了一趟裳妃娘娘处,又去了一趟玉屏公主处,从里头,带回来几样东西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都是贵妃与公主曾经的贴身之物,按理说,已经没什么价值,但柳蔚想要求证黄儿的话,便只能从这些私物下手。

    这里头,有裳妃死前看过的书,用过的笔、砚台,也有玉屏公主屋内的一些摆设。

    其实人都走了这般久,两处宫殿里头,被偷的,被带走的东西,不知凡几,而能留下来的,也大多是残破的,让人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柳蔚自己也不确定能否从这些东西里面,找出与太妃有关的线索,但无论如何,都要试试。

    柳蔚的东西带了不少,来开门的门房瞧见了,立刻大惊小怪的接过去,要替柳蔚送回院儿。

    柳蔚顺手交给门房,可东西刚接手,就听远处一道女音,气急败坏的道:“柳大人,我家王爷有请!”

    柳蔚转头,就看到是个一脸怒色的小丫鬟,正横眉竖目的瞪着自己,那双眼睛,像是要把柳蔚戳出个窟窿。

    容溯要见她?

    柳蔚下意识的看了眼身后一直降低自己存在感的,侍卫装扮的易容后的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似也不解,但还是对柳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便大方的走过去,让丫鬟带路。

    丫鬟一脸气哄哄的走在前头,柳蔚不明所以,也没特地问,但是,当到达主院,看到满院子的丫鬟嬷嬷,个个严阵以待的模样,柳蔚脚步不自觉的开始迟疑了。

    这,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柳大人,请吧!王爷就在里头!”领路的丫鬟不阴不阳的转头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蔚此时再觉得不对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头走。

    而等进入主厅,柳蔚迎面,便对上容溯的一双冷眸,再转头一看,又对上小黎一双漆黑的瞳眸。

    容溯,小黎,这两个人,同处一室……

    柳蔚作为母亲的第六感,在第一时间显灵颤抖,她什么都没有问,只突然,按住额角,“哎哟”一声。

    容溯和柳小黎都看着柳蔚,包括主厅里的其他人,一群柳蔚至今没认识全的,容溯的后院众女眷们。

    柳蔚痛苦的扶着额头,几乎是当机立断的,就直接道了一句:“不知为何,这几日总是觉得头疼脑热,精神不济,王爷可是有要事,若是不太急,在下想先回房歇息片刻,有什么事,晚些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一落,连儿子都没理,直接转头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容溯没有被柳蔚所迷惑,第一时间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柳蔚身子一僵,停在原地,有些忐忑的回过头,看着众人,坚持道:“我的头,真的疼!”

    容溯冷哼一声,压根不信。

    柳小黎也看出自家娘亲是装病,知母莫若子,娘亲真不舒服的时候,绝对不是这般模样,至少,不是看起来这般好说话的模样。娘亲身子不适会很凶,很暴躁,丁点看不顺眼的事儿,都要大发一通脾气,而每次那种时候,第一个遭罪的,永远是他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