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77章 欺君之罪,柳蔚该如何承担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778849四不像9com神童网免费资料区论坛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77章 欺君之罪,柳蔚该如何承担?

    这白玉戒指是个圈儿,上头,刻着古怪的花纹,花纹的样式别致,纹络清晰,但就是太清晰了,容棱几乎一眼认出,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花纹。

    容棱皱皱眉,抓起小家伙的手,问道:“这东西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小黎错愕,他看着手上的戒指,乖乖的说:“是一个爷爷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表情变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神色不对,起身,走过来,也看向小黎的手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问的是容棱。

    能让容棱在意的,说明,这东西显然并非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说话,确切的说,他是在想,这白玉戒指自己曾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柳蔚让小黎把那戒指给她。

    小黎乖乖脱下递给娘亲,柳蔚拿着戒指,对着阳光仔细的看,妄图看出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可柳蔚还没看出门道,身后,另一道男音响起: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,就看容溯也盯着她手里的戒指,面色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这两兄弟,犹豫一下,还是把戒指递给容溯了。

    容溯接过白玉戒指,看了好几眼,而看的越久,他的表情就越难看,到最后,容溯整张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什么?”柳蔚好奇。

    容棱还是没回答柳蔚,但容溯却出声了:“贡品。”

    “贡品?”柳蔚愣了一下,看向小黎:“你说给你戒指的是个爷爷?什么样的爷爷?可还记得容貌?”

    小黎被娘亲问得呆愣,他傻傻的眨眨眼,后知后觉的摇头:“是个头发花白花白的老爷爷,老爷爷说话很和蔼,一直在笑,老爷爷说这是他给我的见面礼。可爹,我不认识老爷爷,这是老爷爷硬要给我的,我说了我不要了,老爷爷还非要我收下,我……我也给了老爷爷一瓶羽叶丸……爹,我,我没贪人家小便宜。”

    像是怕娘亲说自己乱收人东西,小黎很委屈的辩解着。

    但柳蔚在意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,脸色也难看下来,再问:“那老爷爷,你看着可觉得眼熟?仔细想想,可有在其他地方见过?”

    小黎不知娘亲为什么这么问,但他还是乖乖的回忆了一下,最后摇头:“没有,这位老爷爷我是第一次见,只见过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再仔细想想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小黎又仔细想了想,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神色变得不定起来,头发花白的老爷爷,很和蔼慈祥,一出手,便是贡品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不得不让柳蔚想到当今那位乾凌帝。

    但小黎是见过乾凌帝的,不说在富平县,就是入京后,小黎也进过宫,见过皇帝。

    若是乾凌帝,小黎应当会认出才是。

    莫非,当真不是乾凌帝?

    倘若真的不是乾凌帝,那么能随随便便将贡品等级的物件给一个小孩的,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容溯的想法与柳蔚一样,也怀疑是他的父皇,但听小黎一再否认,容溯便迟疑了。

    这羊脂白玉戒指上刻的,是慈悲花,乃是一种来自西方的花。

    前些年,西域天伢国送来贡品,其中就有两件羊脂玉做成的手镯,一件给了皇后,另一件则给了容溯的母妃,宜贵妃。

    那只手镯,因着在中原极为罕见,到现在,宜贵妃重要场合还时不时的会戴上。

    容溯以前进宫给母妃请安,便瞧见其戴着那手镯,上头的慈悲花模样,就与这白玉戒指上的一样,只是戒指毕竟小,刻的花,也看着小些就是。

    容溯如此想着,又抬起头,看向容棱,道:“若当真是父皇出宫,还找上了小黎,只怕,父皇是有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容溯也不在意小黎欺负自家儿子的事了,小孩子之间小打小闹,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真正的大事,是容棱回京这个事实,还有柳蔚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视线不觉看向一旁的柳蔚,容溯不敢想象,若是此人女扮男装,入朝为官之事被圣上知晓,欺君之罪,她该如何承担?

    容棱之前暗暗回京,不愿被人发现,从他这儿借人遮掩时,他便是看在柳蔚的面子上,助他一把。

    说到底,与容棱斗了这么多年,这人是死是活,他不在意,但柳蔚,他却忍不住在意,更忍不住相助。

    见容棱一直没说话,容溯表情更难看了,他将戒指一放,问道:“你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回话,只是还在思索。

    容溯忍着怒火等了容棱一盏茶的功夫,终于不耐了,扬高了声音问道:“你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伢国。”容棱倏地出声,打断容溯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容溯与柳蔚同时看向容棱,等容棱说下去。

    容棱这便抬起深邃精锐的眸子,看着两人,表情很不好:“定是天伢国的人,入了京都。”

    容溯一怔。

    柳蔚则疑惑道:“你是说,有他国之人,隐藏身份,来了我们青云国,且进入京都?那他们想做什么?图谋不轨?可图谋不轨为何却找上了小黎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面前的小黎,只道:“那老爷爷与你说过什么,一字不漏,复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小黎很懵懂,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见几个大人都面色凝重,一惊一乍,就想了一下,说:“那老爷爷,腿是坏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拧眉:“说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小黎乖乖道:“那老爷爷走路没声音,原本我以为,是我武艺退步了,连脚步都听不到了,可后来我才发现,老爷爷走路特别慢,步伐特别轻,并非他武艺比我高,而是,他一只脚,安的是假肢。”

    “假肢?”这算是个陌生字眼,容溯先表示出了不解。

    小黎看着容溯叔叔,又看看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准了儿子继续说。

    小黎才说:“人的手或脚,在因意外或人为创伤断裂后,并非一辈子都只能残疾,如果允许,可以做假肢,也就是义肢,这样从外表看,这个人至少全身都是完整的,只是假肢到底是假的,后安装的,不可能像真的手脚一般灵活自如,而且我爹说过,在现今的医疗系统下,假肢在某些地方,虽然已经开始有研究,但毕竟是起始,其材料与便携度上,都还很简陋,有的患者在使用上,更是可能出现过敏感染等情况,最重要的是,假肢这种,非达官显贵,肯定是安装不起的……”小黎说到这儿,转头看向他娘亲说:“爹,老爷爷的腿看起来贴合度非常高,若非我仔细看,当真看不出那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沉下眸子,她不怀疑小黎的判断,在这当面上,小黎从没犯过眼睛上的错误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