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779章 容溯的在意程度,不比容棱少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小姐86期正版四不像图381818白小姐中特网二胎政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779章 容溯的在意程度,不比容棱少

    柳蔚撇了撇嘴,起身,拉着儿子的手,准备走出正厅。

    而柳蔚刚一走到正厅门口,还未来得及把门给关上,就听身后传来容溯仿佛低沉到谷底的声音,道:“他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神色依旧如常,只回应了一个淡淡的“嗯”字,那随意的态度,仿佛此事于他来说,当真是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容溯不喜他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,皱着眉问:“那,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容溯问完,容棱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正厅里接着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在门口一旁咂咂嘴,知道自己偷听被发现了,叹了口气,终于自觉的彻底走了出去,再从外面把正厅大门关严实。

    小黎一直跟在娘亲脚边。

    柳蔚拉着儿子坐下,说道:“今日究竟发生了多少事,你一一说来,包括你是如何将容倾弟弟拐带出去,又怎么碰到那老爷爷的,一字不漏的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看娘亲这么严肃,也不敢藏私,赶紧把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,说到最后,他特别强调:“爹,我觉得那个老爷爷有些奇怪,不止是老爷爷安装义肢的事,还有老爷爷的衣裳。衣裳上的图纹,有些古怪,我记得,我在哪里见过,桌子上?椅子上?反正不是在衣服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过?”柳蔚捏住小黎的肩膀,问:“你想将功补过吗?”

    小黎睁大眼睛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努力的想,想你在哪儿见到过那个图纹!想到了,你今日险些害了弟弟之事,爹就帮你摆平!”

    小黎其实并不觉得自己今天做错了什么,但既然娘亲这么说,他自然会努力的想。

    可是想了好半天,还是什么都没想到,他失望的对娘亲摇摇头,表示自己尽力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儿子委屈的小脸,到底伸手,让儿子到自己怀里来。

    小黎乖乖的贴过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将儿子搂住,让儿子小心点坐到自己的怀里,才道:“最近爹有许多事要做,没时间照顾你,但不能因为大人没空,你便胡闹。这是七王府,是别人的地方,我们是客人,当客人的竟然弄伤了主人家的孩子,你可知,你惹了大麻烦了?”

    小黎不明就里,只呆呆的看着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这么傻,伸手点了点他额间,叹了口气:“这次就算了,但答应我,绝对没有下次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慢慢的垂下头,没有答应,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怎的?你还当真不知错?”

    小黎忙摇头,仰起头道:“爹,我认错,但是,我……真的没有欺负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扶额,这熊孩子,死不认账了。

    柳蔚长出口气,也不说什么大道理了,只道:“看来你的功课还是太少了,一会儿让你容叔叔多给你布置点功课,看你还有时间胡作非为不!”

    小黎一听要给他加功课,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柳蔚就喜欢看他怕的样子,得意了一下,摸摸他的头。

    手掌刚碰到小家伙头顶软毛时,小黎突然一僵,然后猛地抓住娘亲的手,道:“我想起来了!爹,我想起哪里见过那个图纹了!”

    柳蔚问道:“哪里?”

    小黎乐滋滋的道:“家里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三王府!”小黎笃定的道:“那位爷爷衣裳上的图纹,与三王府后花园中心莲花池内的石雕像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主厅大门。

    三王府?

    而柳蔚刚看过去,正厅大门便从里头被推开,容棱挺拔的身影,出现在正厅门口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脸上表情还是不太好,但比之前,算是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脱口而道:“小黎说那老爷爷衣裳上的图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打断柳蔚,他知道她要问什么,而这些事,他现在打算,从头到尾,一字不落的都告诉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年京都的雪,断断续续的不知下了多少场,但这一场,是最大的,也是最狂的。

    柳蔚听着容棱将话说完,看着窗外不知何时已纷纷扬扬的雪花,表情很闷。

    小黎已经在榻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一会儿,起身,打算将儿子抱起来,放进床铺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,容棱上前代劳,最后再把小黎用被子盖严实。

    将小黎安顿好,柳蔚看着容棱认真的道:“若真如你所言,这件事情,恐怕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。”

    容棱垂眸:“我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也不明白,若那老者真是你说的那人,他为何要出现?更遑论,找上小黎。小黎只是个孩子,一个孩子能有什么?还有,他既然找上了小黎,必然是知晓小黎的身份,那他知晓的是哪个?知晓小黎是我的儿子,还是知晓小黎是你的儿子?他在打你的主意,还是我的主意?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自作多情,现如今,自己基本上承接了几宗命案,幕后之人若是当真这么消息灵通,那就极有可能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为了接近她,先接近小黎,也是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其实,若只是这样,倒还没什么问题,可怕就怕,对方是冲着容棱来的,容棱现在隐藏身份,便是乾凌帝都不知晓三皇子已回京,若是那人知晓后来接近,又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这是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身心疲惫,一只手扶着额头,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腹部。

    她打算好好理一理,或许都理清了,真相也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来回摸腹部的手,皱眉,上前将她搂住,让她能依偎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柳蔚也累了,就顺势倒在他身上,道:“等这个案件结束了,我要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应声,侧首,吻了吻她的额头,算是抚慰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案情已经发展到了最关键的阶段,这时候,哪怕他不忍,不准,柳蔚也必须继续下去,这期间,他能做的,就是更加严密的看顾好她,不让她受到丁点伤害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了会儿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抬眸,说道:“帮我查件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,实际上,他知道她要查什么,那些,也正是他所好奇的。

    两人首先要查的,就是那人的行踪。

    容棱的查探进度,比柳蔚想象的要快很多。

    按理说,容棱现在用人受制,查什么,应该都快不了,但第二天下午,却真的传来了有用讯息。

    关于,那个人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惊讶:“这么快就查到了?会否是有人布下的陷阱?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容溯。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,他动用的人力财力,都是容溯的。

    在不知那老人在京之前,无人在意,但知晓了那老人在京,容溯就会哪怕是把京都翻个底朝天,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对于那位老人的身份,容溯的在意程度,不比容棱少,而这里头,涉及了一段上一代的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