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17章 所谓患难见人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优德中文手机版优德国际娱乐场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17章 所谓患难见人心

    牢里光线不明。

    牢内的人,并未看清外头站着的是谁,只以为狱卒又来了,皆是神色奄奄的没去理会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的狱卒发觉了柳蔚的不快,上前一步,小声问道: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指向柳域:“伤成这样,不唤太医?”

    狱卒听闻便愣了一下,随即脸有些涨红,憋着道:“这……他们都是犯人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犯人就是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有何不对?还请太医?

    柳蔚眸色微冷的盯着这狱卒。

    狱卒被唬住了,后退半步,立刻垂下头,忙道:“小的知罪,小的知罪,小的这就去请太医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不用了,本官亲自带他去。”

    狱卒一愣,僵硬的看着柳蔚:“啊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开门!”

    狱卒这下子为难了,攥紧了手里的钥匙,连连摇头:“大人,这些可都是朝廷重犯,被皇上亲自下令收押的,这……这若是没有圣旨,小的们可不敢开门,放人出牢。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本官光明正大前来,自是得过皇上圣谕,只是皇上突然病重,本官不忍打扰,便未请明旨。怎的,你连皇上亲授本官的令牌,都不识得了?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又把那令牌拿出来,举到狱卒眼前。

    狱卒还是很为难,柳蔚却已经不耐了:“总之,一切后果本官一力承当!开门!”

    狱卒不想开门,可盯着那令牌,又左右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这令牌代表的是什么,狱卒自然清楚,非圣上亲信,可是决计不会有这东西的。

    但是,光凭令牌就要释放重犯,这,这若是出了纰漏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而就在狱卒犹豫不决,迟迟不拿出钥匙时,柳蔚啧了一声,从袖袋里拿出一锭金元宝,丢过去。

    狱卒眼皮一闪就接住了,掂量了一下那元宝的分量,重得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心中最后那点顾虑也没有了,寻思着反正这位大人说了,出了事,一力承当,如今又有这么大的金元宝加持,狱卒当即便笑嘻嘻的把钥匙拿出来,殷勤的开了牢门。

    牢门打开,里头的柳家人似乎还未明白怎么回事,就听狱卒喊道:“柳域,柳逸,出来!”

    坐在柳城身边的柳域,身子稍微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昨日也是这么被叫出去,接着遭到殴打,柳域握了握拳,凄惨的脸上,露出坚韧神色。

    而从未被单独叫出去过的柳逸,一下子慌了,连忙往角落缩,嘴里念着:“为什么是我,我的银子都给你们了,不要打我,不要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狱卒看他们磨磨蹭蹭,又看了眼还隐没在黑暗中的大人,当即皱着眉头,走进去,将两人一手一个提拽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狱卒喝道。

    柳域一把挥开狱卒,理了理早已黑污的牢衣,倔强道:“我自己走!”

    柳逸则一把抓住狱卒的手,哀求着道:“大人,究竟何事,我,我做错了什么?我的银子都没有了,你们就算打我,我也再拿不出半分了,大人,求您饶我一命!”

    柳域看不下去弟弟的无用,狠狠的瞪柳逸一眼,骂道:“堂堂男子汉,你还有没有出息!”

    柳逸才不管这些,他只求自己不受那皮肉之苦,至于尊严,出息,在这天牢,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两兄弟,一个刚正,一个懦弱!

    柳域被柳逸气得胃疼!

    柳逸则是只要自己平安,甚至可以向这低贱的狱卒下跪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瞧着的目光,都已司空见惯般,实际上,在牢里这段日子,他们看这样的戏码,看得实在不少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中,只有柳城,用那双表面看似浑浊,实则精明的眼睛,一直盯着牢门外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透过那片黑暗,捕捉站在那里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,柳域和柳逸,还是都被带走了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柳琨终于松了口气,慢慢让自己身子放松,他方才,多怕狱卒将他一起带走。

    细说起来,他才是柳家最强壮的男人,父亲老迈,大哥是个书呆子,三弟是个文弱商人,四弟更是年纪尚小,在这样的环境下,同一间牢房,本该是他多照拂父兄,但他见识过那些狱卒的狠毒手段,他不想亲身尝试。

    大哥不是很勇敢吗?既然如此,那些狱卒有什么火气,就找大哥发吧。至于他,只要他老实乖顺,总不会受那要命的伤。

    在这牢里,就算你伤重不治,怕是也不会有人为你找来太医,给你开一幅良药。

    看,父亲不就如此?堂堂丞相,之前那场大病,将父亲整个人都烧傻了,可那又如何,没人会为父亲出头,除了傻乎乎的大哥。

    不过出头的结果,也就是大哥也挨了一顿毒打,打到腿都快断了。

    最为胆小的柳谈确定那狱卒真的走远了,才从稻草里爬出来,在衣服里掏出两个半块的馒头,悄悄挪到柳城身边,道:“看来今日他们又不会送饭了,父亲,先吃点。”

    柳谈说着,将那已经干硬的馒头递到父亲嘴边。

    柳城嘴无意识的张了张,柳谈将馒头塞进去,看着父亲在咀嚼了,才把另一块馒头,塞到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吃完干硬的馒头,柳谈又拿了根还算干净的稻草,放在嘴里嚼着玩,似乎这样,能饱一些。

    柳城目光未动,但心里却想,若早知晓,该求那位大人将柳谈带走,至于柳逸……

    所谓患难见人心。

    柳城抬了抬手,不着痕迹地摸了摸四子的头。

    柳谈低头笑了一瞬,在柳家,他就像个透明人,上头三位兄长一个比一个能耐,下头有个五弟柳丰,乃是父亲的老来子。而他是庶子,又没本事,除了姨娘会看顾他,督促他念书习武,平时里,他无论做什么,都得不到父亲的半点关注。

    下牢落难本是坏事,但,却能与父亲朝夕相处,算来,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牢里情景,还是那么千篇一律,狱卒将柳域和柳逸推着,让他们快些走。

    柳蔚则走在最前头。

    此时,光线已经明亮许多,柳域看着那刺眼的白色身影,心跳很快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柳逸似乎也发现了什么,他不再抗拒,不再求饶,变得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禁牢门口,走在前头的柳蔚才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回过身来,一张清隽不俗的脸庞,令柳域和柳逸同时出声:“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同样是说两个字,但语气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上次一别,柳逸却还记得这位与他家夫人关系匪浅的男子,只是当时这男子,容貌没这么俊。

    商人要的就是眼力,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,但他终究还是认出了此人,同时也更错愕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