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22章 容三柳蔚第N次虐容七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老牌灯笼王中王凤凰码经正版信封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22章 容三柳蔚第n次虐容七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柳蔚睡得很沉,可能是坦白了一些事,心里如释重负,也可能是因为过年,心情尤其轻松。

    总之,第二日她醒来时,已经日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头洋洋洒洒的小雪,柳蔚把身子缩在被窝里,想到,昨个儿还是好天气,今个儿竟下起了小雪。

    明香听到动静,在外头屋檐下敲门:“公子可是醒了?”

    柳蔚懒散的应了声道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房门被轻手轻脚的推开,明香端着面盆,显然是在外面等了有一阵儿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新年快乐。”明香嘴甜的道了一句,就把面盆放在架子上,从外面又提了壶热水进来,往面盆里倒。

    待将水兑匀了,明香打湿了帕子,过来伺候柳蔚起身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从床上下来了,手里拿着个红包,递给明香。

    明香笑呵呵的接过,小嘴更甜了:“公子今个儿看着精神气真好,人家说,一年第一日精神好,一整年精神都好,公子今年定然福泽连绵,更甚去年。”

    柳蔚被这丫头逗笑了,走到面盆架子前,一边洗脸,一边道:“你这张嘴,树上的鸟儿都哄得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可不是哄公子呢,奴婢说的可都是实在话,公子若是不信,奴婢也无法。”说着,明香还故意摇摇头,一脸很是无奈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蔚失笑,问道:“小黎可醒了?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”明香一边帮柳蔚再兑些热水,一边道:“今个儿一大清早就醒了,让咱们王爷带着出门走亲戚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愣了一下,看向明香:“走亲戚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明香脆生生的道:“说是先去七王府,再去五王府,还要去太子府,咱们家王爷还说,公子醒了,您也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?”柳蔚有些懵然。

    明香点点头,道:“看着现在这个时辰,应当还在七王府,公子准备好了,奴婢便陪公子过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像是大过年爱走亲戚的人吗?至少柳蔚觉得不像!

    那为何新年第一天,他就带着小黎到处跑?

    本还以为,他才刚刚重回镇格门,这两日事务必是繁多,应当无空才是,没想到,他却这么闲。

    洗漱妥当后,明香已经备好一切,陪伴着柳蔚一同出府。

    三王府府门外头,马车早已备好,柳蔚上了马车,马车驶走,一路往七王府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按照本地老人家的规矩,这日是不宜探亲,不宜出行的,也因此,往日熙熙攘攘,热热闹闹的京都大街,今个儿却透着一股子静默的箫凉。

    街头下着小雪,纷纷扬扬的细碎雪花让人心中平添了一股冷意。

    柳蔚闲适的撩开车帘,往外头看去一眼,这一眼,却正好瞧见街边的药铺里,一道行色匆匆的身影正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走的很快,出了药铺还谨慎的看了看左右,确定无人,才低着脑袋,快速消失在街尾的拐角处。

    柳蔚眼看着那身影消失,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没瞧错,那人,好像有些眼熟?

    思绪乱了一下,待柳蔚再想深思时,便听身边的明香道:“今个儿可真冷,按理说,去年冬天分明比往年冬天暖和许多,怎的过了年关,反倒还下起雪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年关刚过,天气是突然又冷回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之前不在京都,并不知京里的具体气候,听明香感叹,柳蔚就顺嘴问一句:“往年很冷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明香看着马车外的雪花,搓了搓手臂,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别时不说,就说前年腊月的京都城,就冻死了二十来流浪的人。那冻死的人,一个个都浑身发红,满手满脚是化脓的冻疮,看着别提多渗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明香一眼:“你亲眼见过?”

    明香心有余悸的点点头,压低声音道:“不止见过,还碰过呢,公子快别说了,说起来,奴婢这心口又泛凉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见明香是真的害怕,也就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马车又行驶了一会儿,很快便到了七王府正门。

    柳蔚下了马车,七王府的门房显然是认得柳蔚,见柳蔚过来,当即迎出来,笑呵呵的唤着:“柳大人,新年好啊!”

    柳蔚对其笑了一下,低头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红封。

    门房喜不自胜的点头哈腰着接下,嘴里接连又说了两句吉祥好话,才领着柳蔚往里头走去。

    因为提前知晓柳蔚会来,容溯便早已吩咐了门房,出来等着接人,接到了人,直接领到他的院子。

    柳蔚过去主人院子时,就看到细雪张扬的庭院,容棱与容溯正坐在亭子里,手边放了两个炉子,神色严肃的两人似是在说着什么话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花圃地里,蒙上了浅浅一层半融化的雪粒子。惜香带着几个小孩正嘻嘻哈哈的闹腾着,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尖叫声。

    柳蔚看孩子们玩的开心,也没多过问,直接就朝亭子走去。

    容棱看到她来,抬头便对身边的丫鬟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丫鬟应声离开,柳蔚此时也进了亭子。

    “都说三王七王针锋相对,关系不睦,这若是让旁人瞧见了,你二人大年初一便凑在一起说小话,不知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调侃一句,便要在容棱旁边的石凳坐下。

    容棱却极快拖住她的手,不让她坐,说了一句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时,刚才被吩咐走的丫鬟气喘喘的跑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个厚厚软软的垫子。

    容棱接过,将软垫放在石凳上,才松开柳蔚的手,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看软垫,又看看面无表情,一脸平常表情的容棱,有些想笑,但还是坐下了。

    从大门口走到这儿,吹了一路的冷风,虽然柳蔚有功夫底子,不觉得多冷,但手脚也的确凉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在刚才拖她手时便发现了,所以她坐下后,容棱便自然的将摆在容溯手边的小炉子拖过来,摆到柳蔚面前。

    柳蔚明悟一下,就把手放上去,瞅着炉子便烘手。

    被夺取暖源的容溯:“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