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35章 要说打架的话,他是肯定打不过柳蔚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永利娱乐快三是真平台吗澳门永利集团游戏误乐官方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35章 要说打架的话,他是肯定打不过柳蔚的

    柳蔚虽然知道容飞肯定会被惊动,但也想着,他若主动找上门来,最快也要明天。

    毕竟他一直住在宫里,且在昭宁宫受皇后看守。

    贸然出宫,到底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但他却说来就来,一来,还就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怎的,突然来了?”太子是第一个发出惊疑的,问出这话后,太子表情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最近太子的脾气 不好控制,加之与容棱谈事正谈到关键处,容飞突然前来,被打断的滋味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给兄长拜年。”容飞倒是拜年拜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只是话落,容飞眼睛却看向一旁的容棱,道:“三皇兄也在,真是巧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这位五弟,道:“听说你身子不适?”

    容飞的身子情况如何,容棱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之前容棱与柳蔚就进宫顺便探望过容飞,但这些暗里做的事,其他人皆是不知。

    因此,面子上的话头,总要唠唠。

    容飞淡淡的勾勾唇,却说: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对五弟这语气不是很满意,怎么看着,容飞这模样架势,瞧着倒有点像是来闹事的?

    “你出宫来,母后可知晓?”

    按照太子对皇后的了解,五弟身子受创,正是宝贝疙瘩的时候。

    母后连五王府都不准五弟回,怎会让五弟在这初春冷天,还下着细碎小雪,跑来外面瞎溜达逛。

    容飞没回答,这一趟出宫,自是先斩后奏偷跑出来的,但这也没办法,眼看着自己的人要被挖墙脚了,他哪里还在宫中呆得住?

    而此时,旁边的隔间里,柳蔚也听到了动静。

    柳蔚看看对面正在取暖的容矜東,道:“你五皇叔来了,不过去与他打声招呼?”

    容矜東有些为难,弱弱的喊了一声: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起身,对小孩伸出手。

    容矜東自觉的也站起来,抓住师父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牵着小孩,一边往外走,一边道:“总要有个交代,你五皇叔来得快,想来,也是太在意你,一会儿好好解释,有师父在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么说,容矜東就安心了不少,但还是有些忐忑,说到底,五皇叔是真的很关心他。

    柳蔚牵着容矜東去给容飞请安。

    作为晚辈,容矜東进去后,就规规矩矩的朝容飞行了个大礼。

    容飞勉强维持着面子上的镇定,但双目瞧见柳蔚拉着容矜東的手时,眼底却难掩的涌出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容飞定是有话想对自己说,便给他找个台阶道:“没想到今个儿还能见着五王爷,听闻,五王爷遭了刺客,身子不适,如今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五王爷坏了身子,不能人道之事,在京中早已是公开的秘密,容飞没半点不好意思,反正柳蔚是真实情况的知情人,便不太在意的敷衍道: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事关己身,还是慎重为好,五王爷若不嫌柳某才疏学浅,柳某倒是可为您诊上一番。”

    容飞听出了柳蔚这是想要单独与他说话的意思,便利落的起身,道:“柳大人医术高超,京中盛传,那便劳烦了!”他说着,走到厅门口,客气着对柳蔚比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颔首,随容飞一同出去。

    容飞来了又走,不过半刻钟。

    太子尚未搞清楚五弟到底是来干什么的,对面容棱,却已出声:“说来有一事,弟弟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太子的注意力立刻转到容棱身上,坐正了些身子,谨慎的道:“可是阿棱对前面为兄之言有所顾虑?阿棱有何意见,大可提出,方才为兄所言,也非死定,究竟如何,咱们尚有周旋余地。”

    容棱端起手边的茶杯,才道:“事,与矜東有关。”

    容棱与太子如何商量容矜東的归属问题,暂且不谈,大局势所压,太子让步,是件易事,隔壁房间,容飞却是炸了毛。

    一进了屋子,容飞转头关了房门,直接就对柳蔚发了一通脾气:“柳大人,你怎能这样!”

    开口就是质问,且语气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椅子上,看着这位五王爷,对他伸伸手:“王爷过来坐好,将手伸出来。”

    容飞气吼吼的坐到柳蔚对面,“砰”的一声将手放到桌上,却依旧怒目瞪视着柳蔚,道:“你别以为我打不过你,就会随了你,我知你心疼矜東过的日子苦,但你又怎知我的一番苦心,我有我的打算,柳大人不明所以,就请不好捣乱!”

    柳蔚伸出手指,探着容飞的脉搏,再听着他满口的气话,却是慢慢的道:“你有野心是好事,我也不反对你培养小矜,但你的教育方式,我不认同,小矜跟我走,我可应你一事,你日后可继续扶持他,但想再用这等极端的方法,却是要过我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飞气得不轻:“你可知我培养他,是要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做皇帝。

    柳蔚心中是有回答,但看容矜東还在旁边一脸紧张的看着两个大人为他争吵,柳蔚便没打算将这么敏感的话,当着这孩子面前说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手指放开容飞的手腕,道:“伸出舌头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容飞瞪着眼睛把舌头吐出来,还在继续说话:“缓尊乃要带走鸡東,欧不同意,太子五丝我精腰细选的场地,是培育他对好的土壤!”

    反正你要带走矜東,我不同意,太子府是我精挑细选的场地,是培育他最好的土壤!

    容飞说的含含糊糊,因为伸出舌头,说话必是不利索,但这一点不影响他的火气,他还是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柳蔚听了半天,才猜出这位五王爷的原话,又确定他舌头没问题,让他收回舌头,才道:“矜東,已拜我为师。”

    就这一句话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容飞一下愣住了,木木呆呆的看着柳蔚,然后视线一转,又看向容矜東。

    容矜東心虚的低下头,双眼盯紧自己的鞋尖,不敢看大人。

    柳蔚趁势道:“容棱此时恐怕也在与太子交涉,若得太子同意,小矜便会随我走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飞气得直接跳起来:“你这是在害他!”

    柳蔚转首对小黎道:“带你小矜哥哥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小黎听出大人要谈事,就乖乖的点头,牵起小矜哥哥的手,把小矜哥哥往外面拉。

    容矜東其实很想留下,但这是师父下的令,他不想违背师父的第一个命令,就没挣扎,老实随小黎出门。

    房门开了又关。

    等容矜東一走,柳蔚拿起桌上倒扣着的茶杯,“砰”的一声,将茶杯磕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声响,把容飞唬了一跳。

    容飞抖了一下看着柳蔚,柳蔚抬起眸,视线锁定在容飞脸上。

    容飞突然有点紧张,要说打架的话,他是肯定打不过柳蔚的。

    柳蔚并没有直接动手,所谓,先礼后兵,道理偶尔总是要讲一点的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