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36章 寻得那位良师,助他前路坦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看码开奖结果直播70期2018.122期香港马报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36章 寻得那位良师,助他前路坦荡

    “五王爷,《资治论》可有看过?”

    这是治事之书,青云朝没有哪个皇室子弟是没看过的。

    容飞点头,自是看过。

    柳蔚便道:“既是看过,可看懂了?”

    容飞皱眉,不太明白柳蔚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柳蔚是要以《资治论》里的内容,与他来辩论容矜東的教育问题。

    容飞自认从小聪慧,虽是不爱念书,但资治典籍这样的启蒙书籍,不用特别硬记,大致也是能背得下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很有信心,因为这书里面,绝对没有一节内容,是斥责他教育方式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自信满满时,柳蔚问道:“这书里,可有说过,若成明君,必得修炼成阴辣无穷之人,断六亲?”

    容飞一愣,下意识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《资治论》里,没讲这内容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《治国宝册》,五王爷可有看过?”

    《治国宝册》也是治国学说中的入门级书籍,容飞必是看过,他继续顺着柳蔚的话茬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问道:“这书里可有说过,自残自乐,方为明德?若要成功,必先自宫?”

    容飞被柳蔚那后一句话的比喻给说得怔住了,一时不知如何接口。

    柳蔚见容飞不吭声,又道:“我不知,五王爷命里究竟受了什么刺激,才会觉得,只有吃更多的苦,才能得更大的成就。若是真的只要吃苦就管用,那世上乞丐何其多,流民何其多,不是个个都要当皇帝了?”

    容飞攥着拳头,思考起反驳柳蔚的措词。

    柳蔚却再道:“小矜才几岁?五王爷做的这些,就不怕给他的童年留下阴影?虽然他知道你这是为了他好,但他到底只是个孩子,为何要承受这些?你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,若要你过这种日子,你可会怨?你可会恨?旁的不说,就说你父皇,天下人皆知,你父皇虽野心勃勃,自小便对权利充满向往,但年少时,却是锦衣玉食,绫罗绸缎在身,可非小矜这般自虐过活。再退一步,我们来说容都尉,三王爷年少多难,吃苦颇多,但他真正成长,却是在敏妃呵护他之后。还有你,五王爷觉得,你如今算有所成就吗?好吧,你不算,你没成就,但你有心机,那你的心机从何而来?吃糠咽菜吃出来的?天天洗衣擦地,动不动就挨打挨骂受出来的?容五王爷,可知柳某为何给你探脉,观你口舌?因为柳某觉得,王爷有病,是真的有病的那种有病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的太不客气。

    容飞被噎住了。

    容飞是想反驳,但话到嘴边,却怎么也理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柳蔚最后道:“这个年纪的小矜,缺的,并不是生活中的凄惨阅历,而是一个真正能为他指引前路的,有真本事的老师,但我确定,五王爷,你并非那位贤师,虽然我觉得我也不是,但小矜既已拜入我门下,我便会为他寻得那位良师,助他前路坦荡。”

    柳蔚与容飞说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,柳蔚若非知晓容飞真的对小矜是一片拳拳之心,也不会费这么多口舌了。

    容飞听完柳蔚的话,只皱着眉,一直没回应。

    柳蔚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立即起身,走去推开房门,这便看到外头,惜香明香正带着四个小孩玩老鹰捉小鸡。

    容矜東当的是鸡妈妈,惜香当的是老鹰,明香则在旁边削果子等着给几个孩子吃。

    院子里细碎的雪花纷飞,几张明媚的笑脸,那么张扬夺目。

    容飞也走出来,看到那笑得一派天真,满脸泛红的容矜東,紧皱的眉头,越发深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正厅也走出来两人。

    柳蔚一眼看去,就看到容棱与太子一同伫立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门口还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刚好听到一句结尾,是太子说的。

    太子道:“那便,多谢阿棱了。”

    而看到柳蔚过来,太子就没继续说下去,只是瞥了柳蔚一眼,对院子里唤了一声:“矜東。”

    正玩得不亦乐乎的容矜東,闻声一滞。

    容矜東转头看着门口的几人,犹疑一下,慢慢走过去,恭敬的垂首,小声唤了一句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太子见了容矜東这懦懦弱弱的模样,有些不喜,耐着性子道:“你三皇叔说,与你颇为投缘,他家小黎又缺个玩伴,便想接你过去住些时日,你回去,收拾收拾,一会儿同你三皇叔一道走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听完,大眼睛顿时明亮极了。

    小黎也很高兴,当下就将他小矜哥哥抱起来,还转了两个圈儿。

    柳小黎个头要比容矜東小许多,被这么小的弟弟整个抱得腾空,容矜東很赦然,但他又确实开心,便没挣扎,反而两手护在小黎背后,惟怕一会儿失重,小弟弟会摔倒。

    小黎有武功底子,别说抱一个小哥哥,就是两个,都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小黎很雀跃,嘴里一直笑着嚷嚷,太子却觉得呱噪极了。

    其实太子以前也对这小孩起过好感,但病痛缠身后,就像变了个人,对什么都不耐烦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着小孩吵闹,更是皱皱眉,挥手道:“去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容矜東这才不敢继续放肆,让小黎把他放下来,清脆的应了声“是”,转头就往内院跑。

    小黎不想离开小哥哥,拔腿也跟上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觉得好玩,也跟着一窝蜂的去了。

    明香惜香无法,只得跟上,就怕几个小孩一会儿跑得太快摔到了,毕竟,从进方才到现在,她们可没瞧见这位太子府的小世子,身边有一个伺候的下人。

    事情这便算是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了容飞一眼,勾了勾唇,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五王爷身子复原得很好,只是,倒多亏了这下身不乏,无力绵根,否则,生出来的后代,还不知活不活得过满月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嘲讽他不会养孩子还瞎养,幸亏没生,若是生了,也是得被他祸害死。

    容飞愈发的烦柳蔚了,连续着瞪了柳蔚好几眼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