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43章 付子辰,你有病吧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王中王码会资料最新一期买吗结果118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43章 付子辰,你有病吧!

    容棱专程过来,似乎也就是问这么一句,然后督促她喝大补汤,等到她喝完了,又保证不去迎付子辰,他才离府进宫。

    听到惜香说王爷出门了,柳蔚就无聊的打算回屋再睡会儿。

    这时,外头小丫鬟来报,说有人送了请帖过来。

    一般府里收到请帖,都是交给管家或是明香惜香,少有这么直接禀报上来的。

    只有一处送来的请帖,曾被容棱特别吩咐过,每次送来,都需立刻禀报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又是那个人?”

    小丫鬟点点头,道:“来送帖子的还是上次那个小厮,他说,他家主子真的很想见王爷一面,若是王爷不答应,这帖子,还会不断的送来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说着,就要将帖子奉上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封皮,犹豫一下,没接,而是回身朝着寝房走去,等走远了,才想好怎么处理,幽幽丢下一句:“把帖子送到王爷书房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的决定,她不会干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都最近天气不好,气候一直多变。

    雨雪交杂,实实在在的让京都城周边的普通老百姓吃了一顿苦头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又开始变暗,狂风也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往京都官道上的一辆红顶马车内,坐在车窗边的男子撂下厚重的车帘,俊朗的五官上露出一丝笑意,对着车厢内另一人道:“要下雨了,不知今日能否入京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完,靠在车壁上假寐的青年,便微微睁了睁眼,瞧了他一眼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车窗边的男子往前凑了凑,盯着青年白皙的面庞,问:“今夜若是赶不上入城,咱们住哪儿?这附近可没客栈了。实在不成,在这车上混一夜?”

    青年不耐的蹙了蹙眉,盯着男子过于靠前的面庞,伸出一根手指,抵在男子胸前,将人推开些,表情嫌弃,却语气笃定的道:“能进城。”

    男子顺势往后靠了一些,悠闲的道:“那可不一定,意外这种事,可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青年表情微妙起来,看着男子微笑的脸,下意识的警惕: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男子双手摊开,一脸无辜:“瞧你这话,好像我在打什么鬼主意似的,我说陌以啊,咱们这么久没见了,你就真盼着再次分开?你说你进京是要找人,可你倒说出来,要找谁?到了京都,我帮你找!我还没跟你说吧,其实我在京里有些人脉,不过我背景比较复杂,怕吓到你。总之,你就记着,我很厉害就是了,你说,你要找谁,说不定我还认识呢。”

    靠着车壁的青年闻言嗤笑一声,再次闭上眼,虚虚的歇息着。

    男子见自己被鄙视了,又道:“我大小也是个官,而且京都新上任的户部尚书是我昔日同窗,你说个名字,不出三天,我便能帮你把你要找的人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得信誓旦旦,青年终究再次睁开眼,瞧了男子好半晌,才道:“岳单笙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愣,而后语气有些迟缓:“岳单笙,这个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微微挑眉:“怎的,你还当真认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男子摩挲着下巴,似是在回忆。

    青年坐不住了,一改之前的慵懒,坐正了身子,期待的盯着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停顿了好半晌,才意味深长的对青年道;“岳单笙,这个名字……真难听。”

    青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之后的路程,青年再不理此人,眼睛也重新闭了回去。

    青年特别后悔,早知如此,便不该在路上与此人相认。

    原是想着有人带路,进京也方便,还能加快路程,却不想,这人想一出是一出,一会晕车,一会口渴,一会又说困了,非让马车停下来,睡舒坦觉。

    总之,原本两天的路程,被此人硬是拖到如今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眼看着京都近在眼前,听此人方才那话,分明是还有什么毛病,又要拖延马车进度。

    青年肠子都快悔青了,若是回到几日前,他断不会进那间客栈,更不会在听到此人唤他时,嘴贱的回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简直是冤孽!

    那男子却仍旧烦人的唤道:“陌以,柳陌以,吃馒头吗?吃橘子吗?吃香蕉吗?吃梨吗?吃饭吗?”

    柳陌以受不了了,他噌的一下睁开眼睛,双眼冒火,气愤难当的瞪着眼前之人道:“付子辰,你有病吧!”

    付子辰幽幽的说:“陌以,你骂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陌以:“!!”

    柳陌以与付子辰,于两年前认识。

    当时丰州南水府有个诗会,因着丰州与松州比邻,南水府与曲江府也极近,所以,在将一桩新发生的‘邻里纠纷引发的母鸡半夜惨死悬案’潇洒的交给自己最信任的仵作后,付子辰就偷偷的跑到丰州去参加诗会了。

    柳陌以不叫柳陌以,这也是付子辰后来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陌以是他的字,据说是他兄长为他取的,但他的名字是什么,付子辰至今不知。

    柳陌以此人有些神秘,当日诗会,付子辰是揣着雄心壮志去的,但他出的上联,不过半柱香,就被这个叫柳陌以的书生给对上了。

    付子辰觉得很丢脸,便又出了一联。

    然后又被对上了。

    再出一联,又对上了。

    再出,又对上。

    在十联之后,付子辰悲痛的发现,自己,果然是遇到对手了。

    文人以才会友,在嫉妒了这个一看就比他年轻不少的青年半个时辰后,付子辰找他搭讪。

    诗会开办三日,付子辰就在这三日认识了柳陌以,可直到分开,他也还是不知此人真名,只听与他相熟的学子说,这个柳陌以,是个胸怀大才之人,但却并无功名,平日总是不见,只有偶尔诗会书会,他才露面片刻。

    大家都说,柳陌以应当不是丰州人,或许也不是江南人,否则,怎会半点踪迹都让人探寻不到。

    那次偶遇,实属巧合,尽管付子辰已经自来熟的唤人陌以兄了。

    萍水相逢,不过数日缘分。

    但付子辰没想到的是,数个月后,他们又见面了,这次是在曲江府,柳陌以在曲江府街上,被人讹诈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