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54章 绣了朵花,把王爷的脾气给绣没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一笑一码期期准1一360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54章 绣了朵花,把王爷的脾气给绣没了

    将两封帖子都送出去了,柳蔚就陪着小妞绣花。

    看着小妞手巧的在绢帕上,一会功夫就绣出了半朵牡丹,柳蔚面带微笑,叹道:“小妞将来定会是个好媳妇,谁娶了你,就是谁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小妞愣愣的看着自家公子,而后想了想,道:“那小妞长大嫁给公子,把福气给公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笑了,伸手摸摸小妞的头,道:“好,你快些长大,长大了,我娶你。”

    小妞眼睛亮晶晶的点头,埋着头,继续绣花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越发成形的手绢,沉默了一下,突然问道:“这个针脚是怎么缝的?”

    柳蔚以前也接触过刺绣,就是在刚回柳府的那阵子,但当时她对这种东西,实在不在行。

    现在,看小妞绣得这么利索,柳蔚又处在穷极无聊时,不禁有些多想。

    长子是草,幼子是宝。

    小黎出生前,柳蔚还在为生计烦恼,没有太多闲情雅致,为小黎操持什么,那时候,小黎的襁褓,都是金南翩给绣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第二胎怀着,自己又被容棱当猪一样圈养了起来,说无趣,是真的特别无趣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无趣,那便消遣消遣罢。

    柳蔚这就动了心思,想给腹中的孩子,绣个襁褓,如果顺手了,再绣个小衣服小裤子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小妞见公子有兴趣,便将自己的绣法仔细告知。

    柳蔚听了半天,云里雾里,最后点头,说要上手试试。

    小妞将绷子和针线都给公子了。

    柳蔚绣了一针,针脚歪了,绣错了,但线已经穿过了绷子,再拉回来,针口难免变大,就绣毁了。

    于是柳蔚硬着头皮,继续往下戳。

    绣了半盏茶的功夫后,小妞抓了抓脸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思考了一下,婉转的道:“公子,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在回想刚才小妞说的绣法,头也没抬的道:“没事,看起来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小妞嘴巴扁了起来,不好意说,本来一眼就能看出的盛开牡丹,现在一瞧,牡丹就跟被人踩了几脚,快碾碎成渣一般。

    小妞决定了,这个帕子绣好了,也一定不会用的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柳蔚耐心有限,绣了一刻钟就受不了了,终于把绷子和针线还给小妞。

    小妞拿回来时,脸色很不好,看了看,这帕子是彻底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而柳蔚这时候道:“花绣起来太乱了,明日开始咱们绣竹子,竹子简单,也清雅,绣个襁褓。”

    小妞心说小公子都这么大了,还要什么襁褓?

    但又想,公子也许是一时兴起,肯定坚持不下来,就点头答应,道:“公子若是喜欢,那明日我去多买些绿线。”

    小妞没想到的是,这个襁褓,将来竟是真的要用的,还是用在未来的小小主子身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尚在书房的容棱,听了明香的禀报,不觉皱眉:“绣花?”

    明香点头,表情也有些不可思议:“是绣花,还说明日开始,就绣竹子,要绣襁褓。”

    容棱表情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认识柳蔚的日子不短了,他自知也算见过柳蔚所有面貌,却从未想过,有一日,柳蔚会绣花。

    柳蔚若是都能绣花了,那这天下怕是没有女子不会了。

    “绣得如何?”容棱问道。

    明香为难了一下,决定婉转一点,道:“绣得,其实不错,但小妞看起来很不高兴,小妞这块帕子,绣了好几天了,一天绣一朵花,已经绣了七朵了,最后再绣半朵就能完成了,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能想到那个画面,顿了一下,他将桌上的两封红色帖子拿起来,递给明香:“去送了。”

    明香一直在柳蔚身边,之前虽然没伺候柳蔚写帖子,但却看到小妞将这帖子交给管家。

    如今,这帖子却在王爷这,其中意思,明香还能不明白吗?

    明香没有多问,老实的将帖子接过,心说柳公子这也是歪打正着。

    今日从外面回来,明香就发现公子与王爷在闹别扭,明香明白,公子与王爷争执的重点,好像就是今日那个撞了自己一下的青年公子,听是也姓柳,乃金老板朋友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帖子,就是送给那青年公子的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王爷会有多不乐意,拦截下来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不过柳公子绣了朵花,倒是把王爷的脾气给绣没了,只是咱们这位冷面王爷,现在,是不是忒好哄了些?

    两封帖子,最后是明香遣人去送的。

    送去付子辰住宅的那封,没甚意外,不过就是付子辰代收了,说是等人醒了,交给他。

    送往柳府那拜帖,却起了大波澜。

    柳域沿着还未修整好的府上庭院,一路前往外院书房,他手里捏着红封的拜帖,面色却难掩紧张。

    到了书房门口,还未进去,柳域已听到里头父亲训斥的声音。

    柳域停了下来,安静的站在书房外的小廊边等着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两刻钟,书房的门被打开。

    柳琨一脸菜色的从里头出来,表情很是难看,青白交错的面上,隐约能看到一道红痕。

    柳域眼睛往房内看去,这便看见地上摔碎的砚台,这样一来,柳琨脸上的伤,就不难想象了。

    没有说话,柳域越过柳琨,直接往里头走。

    柳琨却叫住他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柳域停住步伐,回头看柳琨。

    柳琨的表情很是狼狈,小心的将书房门关上,拉着柳域到了廊下,重重的道:“大哥,只有你能帮我了!”

    柳域沉默的凝视着他,等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琨握了握拳,艰涩道:“此番牢狱之灾,柳府上下损失惨重,父亲器重,派弟弟排查乡下祖田情况,弟弟去看了,但原来,乡田早荒,祖屋破败,根本无法倒卖应急,如今父亲责备,可这些事,以前分明是母亲做主,我一个男子哪里知道这些,田野损烂,也不是我的过失,父亲却,却要我负这个责!大哥,你可得救救弟弟啊!”

    柳域冷漠的看着柳琨,等他说完,才开口道:“父亲做事,自有主张,我亦不敢过问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