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61章 上好的台阶送到了柳蔚脚边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开码现场直播-百度马会绝杀一肖不出平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61章 上好的台阶送到了柳蔚脚边

    吕氏脸霎时就白了,急忙起身,因为动作太慌,还跄踉了一下,她站稳后,也不顾自己看起来有多失仪,忙将柳丰抱过来,青白着脸,道歉:“大人,大人恕罪,小儿莽撞,还望大人莫要怪罪!”

    柳城也铁青了脸,他拧着眉头,呵斥道:“还不把丰儿带下去!”

    吕氏忙抱着柳丰就要走,柳丰却还有些懵懂,咬着手指喊道:“大姐……”

    吕氏急得一把捂住柳丰的嘴,将孩子匆匆带出去。

    而后,气氛一直很诡异。

    柳瑶在柳丰喊了大姐的那一刻,就豁然抬头,不确定的目光,在柳蔚脸上打转。

    柳蔚究竟长什么样子,柳瑶已经快要忘了,上次见柳蔚全貌,还是六年前。

    六年时光,人会变太多。

    而柳蔚去年回来时,已经是毁容后,那时候,大姐日日带着面纱,但凡揭开面纱,露出的都是红红白白,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人的视线,本能的会被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毁容那半边脸所吸引,导致忽视另一半未毁的脸。

    现在柳丰一声大姐唤出,柳瑶却终于明白了,自己为何第一眼就觉得这个柳大人面善。

    柳蔚,这,竟是柳蔚吗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他是大人,他是朝廷官员,历来只有男子才能入朝为官,女子,这怎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柳蔚已经毁了容貌,眼前这人,分明容貌完整,不可能是柳蔚的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柳瑶心里复杂极了,眼睛更是黏在柳蔚脸上,想看破,又看不破。

    而比之柳瑶的惊讶,其他人,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柳琨、柳逸也几乎是瞬间就盯着柳蔚不放,但比起柳瑶,他们更记不得那个曾经的庶长女生得一副什么样子了,因此,看了许久,都没看出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这时,柳域咳了一声,道:“小弟口无遮拦,平日又被家母娇宠惯了,方才那句大姐,想必只是喜爱大人,觉得大人亲近,才唤出了口,要知以前,小弟最喜欢的便是我那长妹,只是如今,她远在禅寺静养,早已不常回府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派严肃的听着柳域瞎说,问道:“我长得,可像女子?”

    柳域低头,道:“小孩子,哪里认得清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没做声,冰冷视线,又在席上转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柳蔚这一看过去,才让柳琨与柳逸惊醒,此人,可是镇格门的司佐,三王爷的贴身亲信,哪里是他们如今这样的布衣身份,敢亵渎的。

    柳琨与柳逸当即低下头,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而在柳蔚这样严肃的威慑之下,却唯独柳瑶,依旧是抬着头,始终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瑶失神般的注视着柳蔚,待半盏茶功夫过去后,柳瑶才缓缓垂下眸子,放在桌子上的双手,却慢慢握紧。

    柳瑶虽然不记得柳蔚的容貌了,但是,却记得柳蔚的眼神。

    柳蔚曾经看她的时候,眼神总是那几种,透着轻蔑,冷嘲,不屑一顾……

    便是因为柳蔚的眼神太逼人,太清高,柳瑶才会如此讨厌她,恨不得将其杀之后快,让她永远不能出现。

    而此刻,曾经那双让柳瑶憎恨到了极点的视线与眼前这人的视线,重叠了。

    女子不能为官,柳蔚是女子,柳大人是男子,这两人不可能是同一个人,但,却有同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两个人,会有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?

    不会,至少柳瑶没遇到过。

    那也就是说……就算再不可能,再无稽之谈,答案,也只剩那个了。

    柳瑶心里很乱,她觉得自己是疯了,不,不是她疯,是眼前这人疯了。

    女子入朝,女扮男装,这样的欺君之罪,柳蔚都敢犯下!

    柳蔚要做什么,是否非要害死柳家才罢休?柳府刚刚死里逃生,而柳蔚,要在这个时候,送整个柳府再下地狱吗!

    柳瑶紧紧的握着双手,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控制不住,随时都会抓起桌上的盘子,敲碎成锋利的瓷片,直接往那人心窝子里刺。

    柳蔚为什么要这样,柳蔚凭什么这样!

    她到底要害柳家多少次?

    六年前逃婚,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柳府,现在,又犯下滔天大罪,株连九族的无穷大罪!

    但这次,父亲没有了官位,兄长们孑然一身,又还有谁,能为她收拾后路。

    柳府如今一无所有,朝廷一旦怪罪下来,便只能用全府人的鲜血,去洗刷她一个人的罪孽。

    柳瑶脸色变得狰狞起来,她真的,真的恨不得这人,立刻死了算了,不要,不要再拖累柳家,拖累整个家族了!

    柳蔚不知柳瑶心中所想,但却感受到了柳瑶冲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为怕节外生枝,柳蔚不着痕迹的示意柳域一眼。

    柳域明白,这便起身,拽着柳瑶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柳瑶被硬生生拽走,直到走远了,还一直回头往这边看。

    柳陌以还有些处在状况外,看桌上气氛越来越沉,不由张口道:“柳兄长得清隽秀雅,若是在暗些的地方,看不清衣饰,看不清装扮,说不定还真会被误认为女子,小孩子童言无忌,说柳兄像女子,无非是夸柳兄好看,小孩子小,阅人便少,估摸是认为世间生得最好看的,就是他大姐了,因此,才有方才一言。”

    柳陌以这圆场打得好,上好的台阶送到了柳蔚脚边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下了,道:“看来,找一闲日,在下还得拜访拜访这位柳家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但柳蔚心里却清楚,柳丰,是真的一眼就认出自己了。

    避得了大人,摸得透大人的心思,却败在了稚嫩孩童口中。

    倒是百密一疏了。

    这页算是揭过去了,一句童言无忌,只要不追根究底,也就一句笑谈,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柳域很久都没回来,想来,是安抚柳瑶那里不顺利。

    柳城吩咐人将酒送上来。

    柳陌以一看见酒就要喝,柳蔚便给他倒了一小杯,柳陌以不太满意,还盯着那酒壶看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忘了上次醉的有多快?”

    柳陌以讪讪,没敢说自己其实是装作宿醉,不过是打算逮到机会,逃离付子辰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付子辰脑仁有病,谁靠近要谁的命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