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68章 容叔叔可能会反帮娘亲揍自己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10五码二期免费计划官方上期开特今期必开单双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68章 容叔叔可能会反帮娘亲揍自己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女子看着小黎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小疯子:“《千草全集》总五百页,《内膳大发》总十七册二十九篇,其中最短一篇也有六十七页,莫非,你要告诉我,你都背得?”

    小黎觉得女子这话问得奇怪,便道:“姐姐莫非背不得?那姐姐平日看诊,是如何看的?遇到不解之症,再回家翻书查找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女子被这孩童的语气弄得浑身不舒服,只觉得被人羞辱了,登时火气更甚:“医书药学本就是旁用参考,这世上的医术药学,莫非还有人能通通背诵出来不成?”

    小黎却道:“一时背不完,慢慢总能背完!最近若非爹爹要我上学,背诗词歌赋若干,分我心神,我至少还能看完七册药籍!书到用时方恨少,身为医者,连基础根基都打不好,还不打算打好,得过且过,你算什么大夫!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这小孩,简直有毛病!”女子已经气得想骂脏话了,但看对方是个孩童,又是大人要见之孩童,女子便忍了又忍,也只骂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小黎不觉得自己有毛病,只是实话实说,但是这里他人生地不熟,娘亲和容叔叔又都不在,他到底有所收敛,便不再吭声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旁边的男子本做好了劝架的打算,但看这小孩已经不打算再吵,登时,也是松了口气,随即又忍不住瞪了女子一眼,心想,孩子都比她大气。

    可这女子还真就小气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涉及到平生所学,没有人会甘心认输。

    女子突然快走两步,走到一盆花前,指着问道:“这花有何药效,你可能说出一二?”

    小黎瞥了眼那已经过了花期,此刻怎么看都只剩枯杆儿的花盆,道:“苏甲蓉,花蕊清香,可治风湿,花瓣可制外用化瘀散。”

    女子却道:“没花没叶,你怎的认出这是苏甲蓉,而不是别的芙蓉!”

    小黎有些无趣的道:“芙蓉花花期短,正常花期是八月到十月,唯独苏甲蓉花期较长,这是玉芙蓉的一种变异花种,花期六月到十二月,如今刚过新年,正是苏甲蓉败落之时,苏甲蓉败落后,不到来年立春都不长叶,特性独特,一眼易辩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黎又补充一句:“《万花千绿册》第八十四页有载,姐姐可曾看过《万花千绿册》?我看完了,放在府里,要借给姐姐吗?”

    女子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,握着拳头,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,摆摆手道:“小童博学,你莫要再与其争执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”女子登时把火气都撒在男子身上,扬声讲道:“我学医十年,阅遍药典,师父教导在上,常说多背不如多用,我用药一法素来就好,否则也不会被大人看中,你却告诉我,我的学识还不如一个小屁孩,你找打是不是!”

    男子心说,你就是比不上小屁孩,但男子知趣的没吭声,这女子动怒起来,男子还是莫要招惹的好。

    小黎此时却有些惊讶,瞪大眼睛问:“姐姐学医十年?这般久了?”

    女子一口血差点吐出来,什么意思,看不起她是不是,嘲讽她是不是!

    小黎其实只是惊讶,没有恶意羞辱,但放在女子眼中显然不是这回事,小黎也知自己现在还是不说话的好,便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,低喃一句:“容叔叔说得果真没错,唯女子与小人,难养也。”

    小黎声音虽小,但这里安静,女子和男子都听到了,顿时一个脸色发青,一个忍笑忍得辛苦。

    最后,女子不理小黎了,将小黎扔给男子,转身便走了,走的时候还把步伐踩得很重,表示她的心情有多差。

    男子叹了口气,道:“她就是这个脾气,你不用管她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,认真的道:“我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挑眉:“哦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家爹,也很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男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又道:“不过容叔叔说,有些事,忍忍就过去了,毕竟我们谁都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尤其最近,从古庸府回来,容叔叔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,以前还会帮着他与娘亲对峙,现在,却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遇到什么事,容叔叔能扔了自己的,他绝不手软,就怕惹娘不高兴,所以现在,三王府里,大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,谁也没比谁好过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突然失踪,娘亲不知道会不会发火,小黎心里也有点悬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还是尽早回去吧。

    偶尔跑出来一下或许容叔叔还会帮自己撑着,但要是惹了娘亲真动怒,容叔叔可能反而会帮着娘亲揍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容叔叔,也是没有什么立场的人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还有多久到。”瞧着前头还有挺长一条道,小黎催促着问。

    男子顺势估算一下,道:“再过两道门就是,大概半刻钟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,小短腿不觉加快一些倒腾。

    等到又走了一会儿,终于走到了目的地,小黎仰头看着这装饰低调的院落,不觉对要见自己之人,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将小黎领到门前,敲了敲门,对里头恭敬禀报道:“大人,人带到了。”

    里头,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人来开门,开门的是个模样周正的青年,青年瞧了门外男子一眼,又低眸看了眼门前站着的小孩,这便礼貌的退后半步,道:“大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男子点头,对着小黎道:“小公子自己个儿进去便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担心小孩害怕,想再说一句安慰之言,毕竟一路过来,这小孩实在听话,让他忍不住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但他还未吭声,就见小孩已经毫无心理负担的步入门內。

    男子滞了一下,捂着自己破碎的玻璃心,干笑着后退,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青年与小黎一道进去的。

    里头有些黑,小黎目视不差,眼珠周转一下,便看清了屋内情况,也看到了坐在内室,正亲自拿着火折子,打算点蜡的头发花白的老人。

    看到老人的动作,小黎身边的青年赶忙上前一步,接过那火折子,将火点好。

    等到蜡烛点亮,房间里的情景,也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老人特有的沧桑慢音,从内室传来。

    小黎看了那老人一眼,认出了其容貌,便上前,规规矩矩的拱起小胖手,道:“老爷爷好。”

    老人看孩童如此乖觉,面上便露出笑意,坐在椅上,对着小孩招招手,道:“过来,爷爷看看你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