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72章 黏到容棱腿边要抱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个数学破解彩票hh百彩网兔费资料大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72章 黏到容棱腿边要抱抱

    容棱听到这里,突然嗤笑一声,随即凌厉的视线看向老人:“听起来,阁下的话像是还未说完。”

    老人不好判断容棱的表情里究竟有几个意思,但沉默一下,还是决定将底牌袒露:“我能护你的柳蔚周全,只要你信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脸上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,淡淡点头,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老人瞧见容棱是此种神色,一时有些忐忑,可终究还是道:“天伢国只是个边陲小国,我想,我的来历,你也早已打听过了,如今我任天伢国三王之首。过些日子,我会回去,届时,便能顺道将你在乎之人先行带走,只要将人送到安全的地方,在这京都,你要大展拳脚,便不需再有拘束,你认为,如何?”

    容棱认真的看了老人许久,在惊讶老人说的这些竟都不是开玩笑后,他到底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饱含讽刺,眉宇神色之间,笑意不达眼底,但其中冷鄙之味,却又分外明显。

    老人一时猜不透他的想法,便只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而容棱在沉默了半晌后,突然严肃的出声问道:“阁下认为,我是谁?我的身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一愣,皱起眉来:“你自然是容棱,这青云朝的三王爷,可国之将乱,你再是本事,再是能耐,也不可能全身而退。改朝换代不过是迟早之事,你现今拖延,也仅是延缓衰时罢了,可乱是必然,而乱之,毁之,灭之,生之,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循环规律,我能为你摒除一切后顾之忧,你却当真,要将我拒之于门外?”

    容棱这次没有笑,而是神色更冷了,他看着老人,像是这一刻,终于将其看透,看明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。”容棱音色浅淡,缓缓而道;“生死关头,你保护不了爱你之人、你爱之人,这是你的无能,但我,不同于你。”

    老人有些生怒,道:“你要如何保护一个女子,两个孩子?就算你的柳蔚武艺高强,躲得过暗杀,躲得过明绝,可是最后,能否躲得过朝廷倾轧,阴谋诡计?的确,我是无能,当年我若能提前洞悉局势,将你母亲送走,如今,我也不会孑然一身,老而孤寂,这是我多年的悔,我不愿你重蹈我的覆辙,踏着我的悔,将来也悔!柳蔚与你母亲不同,你母亲娇弱,无力自保,柳蔚可以,但她到底是个女子,哪怕她比绝大多数男人更强,她也终究还是女子,女子身上弱点太多,而你明明有更好的办法,让她远离斗争,却为何又非要拖她下水?你这是不负责任,是将她置于危险之中!”

    老人似乎真的气极了,谈及多年心事,声音更是透着嘶哑,喉咙差点喊得破音。

    老人内心情感很丰满,丰满得容棱无法忽视,但那又如何,你悔不悔,又与我何干?

    容棱站起身来,直接,朝着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他本也不是话多之人。

    柳蔚如何,他如何,是不是拖累,能不能保护,他与她二人清楚就好,与其对旁人做无谓解释,还不如省了这个时间,多做点正事,说起来,因为小黎突然失踪,柳蔚今日的药膳还未服用。

    回去,还是要补上……

    心里想着柳蔚,容棱脸色不自觉温和许多,可待要推门而出时,身后却传来一声器皿砸到地上的声响。

    容棱脚步一顿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却见老人将手边茶杯打碎在地,常年许是都平和安定之人,这会儿却满脸通红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唯一的儿子,我不能让你出事!无论你愿与不愿,我都不会放弃!”老人怒道。

    容棱笑得有些冰冷,问道:“放不放弃,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老人正要回答,却被容棱打断道:“阁下年已老迈,在天伢国也身份尊贵,为何晚年,却非要谈及那些旧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儿子,不管你承不承认,这都是不争的事实!”老人语气沉重,表情一瞬竟显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容棱看出老人的偏执,又道:“你的弥补,恕不接受,你的好意,在下心领,柳蔚如何,我如何,都不是阁下该操心之事,人不能活在过去。今日道一句各不相干,已是最大忍让,还请阁下莫要一意孤行。阁下前程大好,日子顺遂,实在不该为那些不可弥补的旧事,做一些可有可无的挣扎,如此,对你对我,都是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帮你。”老人急切的道:“我就不能帮你吗?”

    帮?

    所谓的帮,不过也是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柳蔚若当真被带去天伢,他便等同被人截住咽喉,京中会乱,而大乱之时,谁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,他也担心届时柳蔚会受伤,会被有心人士拖下水,所以,他竭力而为,与容溯联手,稳固朝堂,守住乾凌帝奄奄一息的局面,只等柳蔚顺利生产,再行他事。

    若如今有个地方,能令柳蔚,令小黎,令即将出生的另一个孩子平安无恙,他会毫不犹豫将其送往。

    但那个安全的地方,绝对不会是天伢国。

    容时想要的,或许不是报仇,不是整垮整个青云朝,但容时作为推手,的确是利用职务之便,蛊惑周遭其他国家,继而对青云边境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容时想利用柳蔚,容棱看得出来,分析得透。

    容时所图,或许就只是他这个亲生儿子的一句既往不咎,这一点,容棱也明白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!

    一个不配得到原谅之人,用一些阴谋诡计,小恩小惠,就想前事不论,这是否太便宜了!

    容棱自认,二十几年人生里,从未有过容时这个人,以前没有,以后,也不会有!

    况且,如今领略到了这人的不要脸,容棱更是不愿与其再有多少牵扯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回答老人最后一个问题,决心要走,打开门闩,迈步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老人又摔了一盏瓷器,巨大的声响,令门外的侍卫们神情紧绷,却换不来容棱再次顿足。

    坐在石凳上等待多时的柳蔚,此时抬起头,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容棱走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也站了起来,问道:“解决了?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,垂首看向已经黏到自己腿边的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立刻讨好的软糯的唤了声:“容叔叔。”然后伸出短胖小手,要抱抱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