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81章 差遣小弟去办事,果然不牢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78香港正版挂牌手机查询六合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81章 差遣小弟去办事,果然不牢靠

    小黎这一去,就去了大半天,也幸好今日是学堂休沐,否则小黎也没这个空闲。

    容矜東练完三套拳后,瞧着日头已经暗了,再看旁边笨手笨脚,绣了好几天,连一棵草都没绣出来的师父,不免有些担心,就询问道:“师父,小黎怎的还未回来?”

    因为有过失踪前科,这几天容矜東走哪儿都盯着小黎,不让小黎离开自己视线半刻。

    但今日师父交代小黎去办事,他无法跟着。

    柳蔚在又刺歪了一针后,从善如流的把针脚又拆了,一边拆,一边道:“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镇格门距离三王府,并没多远。

    柳蔚计算起来,儿子只要说服容棱回府,那回来的路程不过几刻,而等到天黑了,小黎也该回府吃饭了,容棱就算不考虑他自己,也总得考虑孩子饿不饿。

    容矜東有点不放心,又看今日的教学完成了,便问:“师父,我能去门口等吗?”

    柳蔚挥挥手,让他去吧。

    容矜東去了,院子里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丝夕阳也消失,小妞严厉的走过来,将柳蔚的针线都没收了,还谴责的指着昏黑的天空说道:“公子你答应过我,不会在晚上绣的,晚上光暗,很伤眼睛!”

    柳蔚这才发现,距离容矜東离开,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,而现在,正是晚膳时间。

    没将小妞的教训听在耳里,柳蔚问道:“王爷,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小妞愣了一下,摇头:“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小公子呢?”

    小妞还是摇头:“好像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再问:“矜公子呢?”

    这次小妞回答得爽快:“矜公子之前被镇格门的人接走了,好像是王爷要带小公子和矜公子去一品楼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她以为小黎会把容棱带回家吃晚饭,容棱却带着两个孩子下馆子去了?

    于是,当柳蔚用了晚膳,又在房间看了会儿书,眼看时辰越来越晚,再询问时,小妞终于告诉她,小公子和矜公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只有他们回来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大概玩得太累了,两孩子回来就困,现在明香惜香伺候完他们洗漱,已经哄他们睡了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算是知道了,看来,差遣小弟去办事,果然不牢靠。

    大概,还是得她亲自出面……

    不过亲自出面,是不是显得太郑重了,而且也太纵容容棱了!

    柳蔚又在心里把付子辰骂了一遍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柳蔚梳洗完毕后,便带着明香惜香出了门。

    出门之前,柳蔚特地换了一件白色外衫,束上发冠,最后又让明香拿了一件略显臃肿的皮裘套着。

    大年过后的京都,愈发热闹。

    哪怕是出门出得极早,但也因着恰巧是赶集日,一路上,小贩众多,到处都是人潮涌动。

    柳蔚吩咐车夫慢点驾车,不要碰撞到人。

    车夫应下,不敢凭着是三王府车夫的身份再做嚣张,也就只得提着缰绳,指挥马儿一下一下的往前挪,那动静儿,小得还不如走路快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马车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车夫有些恼火的声音传进来道:“公子,这前头的马车像是撞了人,正在争执,人太多了,水泄不通,咱们堵在这儿,怕是一时半会儿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明香却已经识趣,撩开车帘,下车去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明香回来,脸上明显都是愁色道:“前头像是把人撞死了,这会儿正在等京兆尹衙门来人,公子,这闹起来,路怕是不下一个时辰通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惜香有些惊讶,问道:“哪家的马车这般猖狂,今个儿这路,还能撞死人?再说被撞死的那个,纸人不成?”

    今日人多,街头两边又都是摊贩,寻常马车,稍快一点都保不住得蹭着谁了,越是这样,驾车的人越是合该放慢车速,慢慢的挪过去。

    而行人也都不是傻子,看到马车过来,哪能不躲?

    但偏偏就是这样的情况下,有人被撞,还撞死了,可想而知,那马车驾的得是多快,连带着行人都避之不及,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也不是官家的马车。”明香说着,又往前看了一眼,道:“那马车外头,没有府字标示,但看车壁华丽至极,显然是造价不菲的,应当是哪个大户人家的马车,我方才看,被撞死的还是个老人家,现在老人家儿女都围着那马车呢,死不放行,嚷着要车里的人下来说理,但车里的好像是个姑娘,下人们拦的紧,马车里头的人一直没露面!”

    “姑娘家啊,那可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这种街头纠纷,官府来了人,当事人出来说道一番,能私了的私了,不能私了的去衙门。

    而闹出了人命,私了的可能性就变小了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是人命关天,押去衙门,怎么处理,里头大有学问,可总归,再麻烦,只要想解决,还是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车里的人是个姑娘家,大户小姐。姑娘家直接在街上跟一大堆男男女女说道,这于礼不合。

    但人命在上,名节在下,到时候衙门的态度肯定也会很强硬,即使不是姑娘家自己解决,也得让其家里来个做主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来二去,这件事怕是一折腾就得大半天。

    再看看那马车,卡在街头中间,前面人山人海过不去,后面又有别的车人挤着,前不能进,后不能退,还真就只能如此耗着了。

    明香嘴里怨着,怨那驾车的人不仔细,大过年的给东家闹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惜香则唏嘘老人命不好,年节过后出个门,从天而降这样的灭顶之灾,子女也跟着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两人说来说去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撩开车帘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公子去哪儿?”明香忙凑上去把裘皮给公子披好,没让外面的冷风把公子冻着。

    柳蔚拢了拢裘皮,淡声说道:“总归是要等的,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丫头没意见,一左一右在前面给公子开路。

    一条街上,只是三王府马车前头,就堵了三辆马车,柳蔚看了眼车壁上的标示,三辆都没有官家标示,乃是普通人家的马车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