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884章 撕心裂肺,柳大人,你快进来你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苹果官网报价最新2018正版综合资料大全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884章 撕心裂肺,柳大人,你快进来你!

    林盛却摆摆手,道:“李小姐稍安勿躁,本官为官,向来执法严明!无论你是国侯府的小姐,还是街边小贩家的姑娘,本官都会一视同仁!”

    林盛说完,又转头看向受害者一家道:“余大,你说你娘是被马车撞死的,可是亲眼所见?”

    老人儿子,也就是余大,当即点头:“回大人,是,当时小人就在老娘身后,亲眼看见车轮子从我娘身上压过半寸,是我大喊一声,他们才将马车后退。”

    林盛点点头,又问:“既然你是全程看着你娘受害,为何,不冲上去将你娘推开?”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明鉴啊!当时变故来得太快,小人,小人根本还未反应,就听老娘大叫一声,接着就浑身是血……”余大说着,又是一阵嚎哭。

    林盛沉默了下来,良久才道:“你说亲眼看见你娘被车轮压过,车夫老李说没撞到你娘,虽说李家小姐已经认罪,但本官断案,自不会含糊不清,既然口供有二,便要追究到底,来人,将仵作带来!”

    一听“仵作”二字,原本还哭得丧心病狂的余大,突然停住,问;“大人,当时大街之上多人都瞧见了我娘究竟是如何死的,还要仵作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盛眼皮都没抬的道:“但凡人命案子,都得出验尸报告,这是镇格门新出的规矩,本官自要公事公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人,我娘就是被马车撞死的,这,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……”余大说着,突然语调一变,嘀咕起来:“莫非,大人是想拖延时间,好放了李家这位小姐不成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林盛大喝一声,一拍惊堂木:“污蔑朝廷命官,你可知,罪当如何?”

    余大却突然不管不顾起来了,吼道:“大人若是清正廉洁,这明摆着的事实,还何故纠缠不清?谁知道你们要对我娘的尸体做什么,你们不能碰我娘,不能碰!”

    余大说着,扑上去抱住架子上的老人,死活不松手。

    仵作此时过来了,肩上背了个工具箱。

    林盛不理余大,直接抬手吩咐:“将人给我拉起来,仵作,验尸便是!”

    一众衙役立刻上前将余大拉开,但老人的其他亲属却不干了,一个个都闹起来,有上来和衙役扭打的,有过去守住老人尸体的,顿时,堂上乱作一团!

    李茵被丫鬟安安拦在身后。

    这余家人的反应,未免也太大了!

    折腾了好半天,衙役终于将几个余家人的嘴都给塞上了,堂上终于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林盛也在此时,站起身来,慢慢往堂下走去,嘴里说道:“第一,在听闻这位姑娘乃是李国侯府大小姐时,堂上堂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唯独你们一家,神色正常,毫不意外。第二,祸事出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哪怕本官未曾亲眼瞧见,也知晓今日这路况,马车应当是难以行驶,挪蹭前行,而在这样的情况下,要撞死人,还得压到车轮子底下去,满身是血,就实属不易了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有善心的妇人开始安慰余家人:“你们别怕,这青天白日的,莫非还能冤枉了你们不成?就让仵作验尸,老人家究竟如何死的,自会一清二楚,到时候他们想抵赖也不成!”

    妇人说完后,旁边不少百姓也附和,光明正大的验尸!

    余家人却是满头大汗,一个个的都望着余大,余大被衙役押得动弹不得,嘴里还塞了布条,他说不出话,只能不停挣扎。

    林盛挥手,示意人将余大嘴里的布取了。

    能说话了,余大第一句就是嘶吼:“我娘死的冤枉,什么仵作验尸,你们都是一伙的!就是欺负我们小老百姓无权无势,我余大今日还有一口气在,就不许你们碰我娘的尸体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林盛出声,音色带着些冷意:“家眷既然不同意,本官也不好强人所难,那咱们便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林盛说完,直接回了上位,坐下就开始喝茶。

    其他人却不解了。

    师爷小心翼翼的问:“大人,等什么?”

    林盛搁下茶杯,云淡风轻的道:“自然是等余家老娘自个儿起来,说个清楚,究竟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师爷听得瞠目结舌,只觉得大人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师爷还想说什么,又听林盛问:“余老娘是几时死的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余大。

    余大没说话,只是双眼通红,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林盛一拍惊堂木,重问一遍:“余大!你娘是几时死的?”

    余大这才回神,磕磕巴巴道:“一,一个时辰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一个时辰啊……”林盛叹了一声,道:“那还得等一个时辰,有劳诸位,同本官一道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回,余大表情直接炸裂,不止余大,其他余家人也个个面露心慌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围观百姓看他们反应奇怪,再次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余大却在一番思索后,突然大叫:“你们想拖延时间,想拖延到李家来人!好狠的心肠,好毒的心肠!娘啊,孩儿不孝啊,孩子斗不过这群阴官,孩儿对不住您啊……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余大这么一说,百姓们思想又开始摇摆,难道,府尹大人真在故意拖延?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又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林盛看着余大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顿时懊恼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若是柳大人在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柳大人来了一趟,告诉他这案子就是碰瓷,说这老人一家多半是冲着李大小姐去的,为的就是找李家麻烦,又说老人根本没死,而且诈死手法也不高超,用的药也不算好,一眼就能瞧出破绽,看那模样,顶多不出一个时辰,自个儿就会醒。

    林盛还来不及问具体的,柳大人一句告辞,跑的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等着一个时辰结束,药效过去,是最好的法子,但现在民心浮动,再等下去,恐怕他就真要背上徇私枉法的锅了。

    林盛一时为难,恨不得现在就去把柳大人抓来,让其将这案子一口气破了算了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之间,要去找人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两头不到岸的情况下,林盛也只能继续稳坐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百姓的意见越来越大,甚至因为林盛迟迟不表态,已经有不少人以为他真的被收买,当即就有人出去造谣,说京兆尹衙门出冤案了,青天大老爷要陷害忠良百姓了!

    外头听了消息的百姓都往衙门跑,衙役们在外头堵拦,却耐不住众怒难收,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直接推开衙役,放行了后面无数群众。

    京都衙门本就不比京都其他断案机构,不是刑部,不是大理寺,不是镇格门,京都衙门针对整个京都百姓的管辖与治安,就连衙役们的征召,也比其他断案机构要简单。

    因此,京都百姓们很容易在京兆尹衙门里看到自个儿的亲属就是当差的,这来来去去都是一家人,谁又真敢对谁动狠手。

    群策之下,衙役们只得后退,最后直接缩到正堂里面去。

    一众百姓越逼越近,林盛满脸寒意,心里想着,其中有多少是余家背后那人找的内应?

    能煽动如此多百姓到衙门闹事,余家背后那人,是当真不将他这京兆尹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堂上场面,一触即发,余家人得意洋洋,底气十足!

    李茵则被这突然冲进来的众人吓得接连后退,不知情况为何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棘手时刻,一声不疾不徐的淡音,自人群后头,飘了进来:“不过是桩不安好心的闹市纠纷,折腾到现在还未扯完,林大人,你这效率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音色,林盛稍顿一下,随即立即起身,探头探脑的往外头张望。

    当那抹素色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时,林盛激动得差点哭了,他大喊一声,撕心裂肺:“柳大人!你终于来了!你快进来你!”

    柳蔚来了,是因容棱不在镇格门,已经进宫,所以她心情不好,就打算来找林盛,让林盛请自己吃午膳,毕竟自己之所以错过容棱,就是因着前头给林盛递话耽搁了。

    没成想,一过来,就看到这幅场面。

    一个“老人碰瓷”的案子,竟到现在还未解决。

    午膳时辰可都要到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